我揪出了造物主

我揪出了造物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丢孩子了

何清流上辈子出身官宦世家,从小受到优良的教育,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也不在话下,可是算学方面……也就能达到心算加减法的水平。

这题超纲了啊。

何文启老神在在吃着饭,气态悠然道:“这题是当年你太爷爷给我出的,当初我只用了一个小时就算出来了,你这么聪明,估计用不了一个小时。”

这就吹牛逼了。

这题确实是他爹给他出的,可他用了足足三天都没算出来,最后是掰着手指头一个老头两个老头碰出来的。

何清流闷着头苦思冥想,刚才他还嘲笑那些小屁孩算个题都得掰着手指头,所以他是不屑这么做的,必须要算出来才叫本事。

可最后他头皮都抓红了,还是没有丁点头绪。

何清流瞥了老何一眼,这老头还是那副严肃古板的面孔,眼角却带着些笑意,他是在嘲笑我么……倔劲儿上来,咬牙又想,还是没头绪,说道:“这些老头是不是傻,李继业他们家的梨树地又没人看着,想吃梨去摘不就行了,想摘几个摘几个,干吗花钱买。”

何文启不搭理他,眼角笑意更甚。

何清流偷摸看他一眼,这题都能算出来,老头有点东西呀,难怪骨子里那么骄傲。

……

日子一天天过去,蔚蓝天空看去更加高远,有些树叶开始泛黄,打着转跌落枝头。

秋意越来越浓了,也到了丰收时节。

大人们开始忙碌起来,今年风调雨顺,庄稼长得好,村子里欢声笑语也多了些。

驻马村虽然有人养鸡养猪养牛,也有人外出打工,但大部分人还是从地里刨食。

周末晚上,何家,爷孙俩正吃饭。

这两天忙着收庄稼,何文启脸色有些疲惫,眼里的高兴劲却遮掩不住。

今年收成好,又能多攒些钱,一点一点攒,等孙子长大了,就有钱供他上大学。

何文启想好了,一定要盯着孙子好好学习,以后让他上大学。

以前闺女想上大学,他没让去,后来人丢了,想让何清流上大学,一是弥补这个遗憾,再就是他已经看明白,留在村里顶多不愁吃穿,要想过好日子,还得出去。

何况他就这么一个独孙,以后自己闭了眼,就算他留在村里也孤苦伶仃。

饭吃到一半,马大运来了,进门说道:“老何你听说了没,西头今天丢了俩小子,一个五岁,一个六岁。”

何文启愣住,放下碗筷:“怎么丢的?”

“家里大人下地,孩子自己在家门口玩,中午就找不到了,找了一下午也没影,我看是被人拐走了。”

何文启皱起眉头,下午在地里的时候,他远远看见一群人闹哄哄跑过去,当时没留意,现在想来是找孩子的。

他身子突然发起抖来,今天他没带何清流下地,也是在家门口跟孩子们玩了一天,他在后怕。

马大运道:“县里公安局都来人了,帮着找到现在也没找着,听说还开车追出去几十里地,连个影都没看见。”

何文启沉默,饭也不吃了。

马大运道:“不知道是什么王八羔子干这种丧天良的事,你说这孩子被拐走送给别人养还好点,我听说有的把孩子手脚打断扔到街上讨饭,那可就真没活路了。”

何文启抖得更厉害,他闺女何家曼丢的时候17岁,不可能送给别人养。

马大运没发觉何文启的异常,问道:“你今天有没有见村里有生人来?”

何文启摇了摇头:“没见。”

马大运道:“我听说公安们也在村里转悠着问了,平时在街上歇着晒太阳的老人们不少,都没看见生人,现在秋收,连走街串巷做小买卖的人都没工夫来了,要是真有生人来过,肯定有印象。”

何文启倒了碗水递给马大运,马大运接过来又说道:“我琢磨着这事就是村里人干的,就算不是咱村人,也是周围村子里的熟人,咱村前前后后丢了得有十多个了吧,要不是熟人干的,怎么就这么倒霉,老被人贩子盯上?”

他看了何文启一眼,犹豫着说道:“就说家曼,家曼都那么大了,除非是她认识的人,要不怎么会跟着人走?要说被人强带走的,她不会喊么?县城那个地方人多,我就不信有人能硬把那么个大姑娘抢走的。”

何文启脸色看去更加难看,说道:“也说不准,听说有种迷药,照人脸上一喷,这人就不省人事了。”

马大运不懂不省人事这个词,但大概明白什么意思,说道:“县城里人来人往,要真有人这么干,不可能没人留意到,当初公安局的人调查了那么久,可没人说看见过。”

何文启道:“可能是在没人的地方下手的吧。”

马大运道:“家曼那孩子可不糊涂,能跟着不认识的人去没人的地方?”

何文启握紧了拳头:“那你觉得是谁干的?”

马大运愣了愣:“我要知道,早他妈拿刀把他劈了。”

何文启沉默了一会,说道:“咱能想到的,公安们肯定也能想到,偷了孩子肯定要往外边送,这两天都忙着收秋,出去的人不多,这些人公安们肯定会做调查。”

何清流闷头吃饭,耳朵听着他们说话。

在大仁王朝也有人偷孩子,但偷了孩子卖给别人养的少,因为那里的百姓穷,没钱买孩子,有些人家生不出孩子,可以去找孩子多的人家要一个,只要给点粮食就行。

所以大仁王朝那些被偷走的孩子只有两个下场,要么像马大运刚才说的打断手脚丢到街上乞讨,要么是被吃掉。

李青石就曾经见过有人易子而食,他没见过。

何清流觉得马大运说的有些道理,人贩子可以提前踩点,熟悉村子里的街道,得手后能迅速撤走,可村子里的等死队不少,几乎每条街上都有,要是有生人进村,很难不露痕迹。

而且他那个素未谋面的姑,丢的时候十七岁,这么大的姑娘很难被人强行拐走,如果是熟人的话就会容易很多。

我要不要帮着查查?

何清流看了何文启一眼,要是真查出个结果,人活着还好,如果死了,老何不得伤心死。

现在这样,他还能有个念想。

是留着这个念想好些,还是找出人贩子报仇好些?

何清流有点拿不准。

头大如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