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真千金是偏执大佬心尖宠

第33章 被他拽进沙发里

夏心悦觉得自己魔怔了。

他不过就是随手扔了件西服,又随手扯掉了领带。

可这些动作在她眼里,透露着魅惑与不羁,甚至隐约含了一丝什么意味,让她的心跳突然变得很重!

他修长如玉的手指解开领口两粒扣子,领口微微向下软塌,露出他冷白色的肌肤,隐约能看到他的锁骨。

夏心悦的心跳更重了,好像自己的肋骨随时会被心跳撞断。

偏偏这人还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朝着她的方向走来。

她愣在原地,心头一慌,脑袋发昏。

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直觉告诉她,他今天有些不高兴,因为他面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不,有一点表情,那就是他眼中有些微的冷漠……

与寒凉。

她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光发昏更开始发胀,大抵是自己喝了不少酒的关系。

被他盯得心头发紧,她错开视线,不再看他。

就在这时,她发现他只是经过她身旁,打开了冰箱门,从里头拿了两听啤酒出来。

心头紧张感消失,她连忙回了自己房间。

就在她转身那刹那,盛元曜唇角微动。

他打开啤酒罐,一口气一罐喝完,再喝一罐,摇了摇头。

喝啤酒不过瘾,他索性从酒架上拿出一瓶烈酒,倒进杯子里。

只喝了几口,觉得身上有些热,就在烈酒杯中放了几块冰。

房间里的夏心悦早已将礼服换下,耳朵随时听着客厅的动静,却是没有什么声响。

过了一个小时,实在是因为晚上只喝酒没吃其他东西的关系,她有些饿了,这才打开房门找吃的。

一开门,就闻到了各种酒味。

餐桌上,沙发边有不少空酒罐,他手上还捏了一杯烈酒,到处都弥漫着酒味。

夏心悦拧了眉,他这样子是为什么呀?

叫她别喝,他自己倒是喝得畅快。

“哥,你别喝酒了!”她走过去,从他手中拿走酒杯,转身去给他倒水。

没想到他从沙发上起身,跟着她来到餐厅。

这个人本来就帅到极致,帅得一塌糊涂,此刻喝了酒,眼眸中晕染了酒气,一言不发盯着她,愈发显得撩人心魄。

如果眼神能吃人,她怕是已经被他吃掉了。

心头太不平静,理智告诉夏心悦,要与他保持距离,便指了指沙发:“你先去坐下,我给你倒杯水喝。”

见他安静地坐回了沙发上,她还蛮吃惊,没想到他喝了这么多酒,居然是这么一种形态。

乖乖的样子,在他原本冷峻矜冷的基础上,居然多了一丝可爱。

冷峻矜冷的他,居然有丝可爱,若是被他知道她此刻是这么想的,他肯定会凶她。

不能让他知道,夏心悦抿着笑意,倒了一杯水给他。

他一下子喝完,将空杯子还给她。

接了杯子,她又开口:“咱们晚上都没吃什么东西,都光顾喝酒了。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说话时,她打开冰箱看了,里头没有什么食物,剩下吐司与鸡蛋,那就简单吃点。

看他还是不作声,她也不恼,开始煎鸡蛋,做三明治。

只是,她的头也开始胀的难受。

不多时,三明治做好,她装了盘子递到他跟前:“吃吧。”

此刻的夏心悦不知道的是,盛元曜喝多了酒,是一点都不饿。

他伸手去推盘子,她却是以为他是来接盘子的。

在他的手碰到盘子时,她放了手。

啪——

盘子应声而碎,三明治也分散在地。

“不吃就不吃,你直接说好了!”她蹲下身捡碎瓷片与三明治。

心里的委屈加上年少时的苦涩一股脑儿全涌上来。

情窦初开的年纪,只一个眼神或者笑容都可以高兴很久的,同样的,一件事情受伤了,那也是可以伤心很久的。

更何况,那件事情不是一个眼神或者笑容可以比较或者衡量的。

那个年纪的苦涩,可能对年纪大的人来说不算什么。可是苦涩的滋味一直萦绕在心头,那是怎么都挥散不掉的!

盛元曜按了按太阳穴,他是不饿,想去推盘子,没想到造成他接盘子的误会。

这下盘子碎了,三明治也不能吃了。

坐在沙发上的他一伸手,就抓住她细白的手腕,用劲一拉。

直接将人从地上拉到了自己身上。

他顺势仰倒在沙发上,她就直接摔在了他的身上。

“啊,你干嘛?”

猝不及防的一幕,让夏心悦忘记了呼吸,神经绷紧到了极点。

他到底是想干嘛?

这人的手心滚烫,捏着她手腕的地方,像是要烧着了。

他的呼吸带着热意,身上的灼热透过衣料传递着。

夏心悦又羞又气又恼,刚才她还觉得他这样子喝多了酒可爱,现在看来是一点都不可爱!

净欺负人!

两人四目相对。

她挣扎着想起来,手腕却是被他攥得更紧。

而此刻,盛元曜的眼中,她脸蛋泛红,耳尖泛红,连眼尾也开始微红。由于紧张,她羽扇一般的睫毛忽闪忽闪,惹人怜爱。

更要命的是,她身上的气息,她的每一次呼吸,都在无形中撩拨着他。

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像只受惊的小白兔。

他好想……

亲!

“你到底想干嘛?”她的声音几乎开始发颤,头一遭碰到这么个情况,心慌紧张,不知所措。

这时,他却是眼睛一闭睡着了。

她刚要指责他几句的话忽然就说不出口了,只好伸出另一只手推了推他:“这里别睡,去屋里睡吧。”

他没反应,看来是真睡着了。

夏心悦不敢乱动,僵着身子任由他抱着,一只手还是抵在他胸口,防止自己贴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手终于松开。

她这才得以下了沙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要不是看你喝醉了,我肯定一个耳光扇过去了!”她一边整理地上的瓷片,一边说着话,“一个耳光不够,我还想踹几脚!”

说话时,她咬着牙齿,说得狠狠的。

从小到大,她都没跟男孩子抱过。这段时间,他这么抱她,那么抱她,他到底知不知道她是个女孩子,这种事情,对女孩子来说,那可是……

越想,夏心悦越来气,真想给他一巴掌!

赟子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