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真千金是偏执大佬心尖宠

娇软真千金是偏执大佬心尖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他说她很可爱

夏心悦摇了摇头:“奶奶,没有。”

“怎么会没有,你是不是没注意到?”盛奶奶显然不信。

随后开始劝:“心悦也不小了,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结婚了,然后就生了你叔叔。你现在读研究生不影响结婚的,当然也可以研究生毕业后结婚,反正前提是先找个男朋友!”

“要不,明儿奶奶带你去相亲?”

何岚笑着说:“咱们心悦这么漂亮,肯定会有很多人追,妈,怎么需要相亲了?”

夏心悦连忙拒绝:“奶奶,我不急的。”

“奶奶可急了!”盛奶奶拉起她的手,往院子走,“我们说悄悄话,不要让别人听见。”

一到院子,老太太就看到自己二孙子与曾孙女一起在逗狗。

看到不听话的二孙子,老太太就来气,剜了他一眼,顾自拉着夏心悦的手去了后院。

后院比前院更凉爽一些,夏心悦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便问:“奶奶,咱们躲这里,要说什么呀?”

“你大哥已经有了个孩子,你刚才也见到了,他如今腿脚不便,说什么以后都不想再结婚了。”

“你姐姐呢,一天天往外跑,没有一天心思在家里的。”

“你二哥冷情得很,我估计他这辈子都找不到老婆了!”

“心悦,虽然你不是我们盛家的孩子,但是奶奶一直把你当亲孙女看待的。奶奶就想抱个曾孙子,这个希望就落在你身上了!”

闻言,夏心悦一怔。

不是吧,她才几岁啊!

“奶奶,您这个任务太艰巨了,我……”

这时,盛元曜走过来。

夏心悦听到脚步声,连忙道:“二哥,你就听奶奶的话,找个女朋友,赶紧结婚,然后给奶奶生个曾孙子。”

盛元曜微微皱了眉,把老林给的甜点递过去:“奶奶,您在跟心悦说什么?”

“我还能说什么,说你这个小兔崽子不找女朋友,专门气我这个老人家吗?”盛奶奶拎了礼盒,和蔼地看向夏心悦,“心悦乖,快点找男朋友,奶奶抱曾孙子的愿望就指望你了!”

“奶奶,您有这个闲心还不如跟大哥与姐姐去说这事!”盛元曜将视线转到夏心悦面上:“雯雯拿出你小时候的照片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好。”夏心悦点头,“奶奶,我先去看照片了。”

她还是赶紧逃出要被相亲的状况吧!

看着孙子把夏心悦带走,盛奶奶气呼呼的:“臭小子!”

到了三楼的楼梯口,雯雯在那边高兴地拍手:“爸爸真厉害,爸爸能站起来了!”

夏心悦这才看到一旁有一辆轮椅。

记忆中的盛家大哥面上永远挂着和煦的微笑,记得她六岁被母亲接回辰海读小学时,大哥已经是十六岁的少年了。没想到如今再见,少年变成男人,这男人却是需要坐轮椅。

“大哥。”她唤了一声。

盛砚琛坐回轮椅上,解释:“能站一会,就是不能站太久。”

“心悦都这么大了!”他温和笑着,指了指墙上挂着的相片,“那个时候心悦与雯雯差不多大。”

夏心悦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上面基本都是他们小时候的照片。

忽然她看到自己的一张单独的照片。

照片上的她穿着泳衣,三角裤形的连体泳衣,虽然有花边挡着,但是她的臀部边上还是露出了一截……

肉嘟嘟的!

怎么把这张照片给挂上去了?

几人在楼梯口说了几句话,盛砚琛就到了该服药的时间,张妈来叫他,他就带着女儿雯雯乘电梯下了楼。

楼梯口就剩下夏心悦与盛元曜。

她明明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她这张照片没放上去的,这么尴尬的照片,她很想拿下来,于是踮脚去够。

却是怎么都够不到。

盛元曜走到她身后,轻而易举地就将相片拿了下来。

他的身体虽然没有碰到她的,但是她还是感觉到了,整个人僵在那里。

此刻他就站在她身后,如此接近,突破了人与人之间半米的个人安全距离,已经到了亲密距离的范畴。

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清雅好闻的气息。

霎时,她整颗心都吊起来,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

短短几秒钟过得十分漫长……

终于,她僵硬着身体转过去,拿过他递给她的相框:“谢谢!”

“不用!不过,你为什么要把这照片拿下来?”他问。

“太丑了!”

“很可爱!”

夏心悦:“……”

他说她很可爱,是跟他侄女一样可爱的意思吗?

他还是把她当成小孩子。

两人在楼梯口站着,夏心悦很想离开,看他好像还有话讲,可等了许久,他还是没说。

这时,院子里的二哈叫得很响。

听狗语,是那条傻狗饿了。

为了与他能保持些距离,夏心悦自告奋勇道:“我可以去喂狗吗?”

盛元曜将视线从她面上移开:“可以。”

她将相片放到房间,连忙下楼去拿了些肉骨头与狗粮。

被栓在狗舍里的二哈显然没想到是夏心悦来喂它的,它叫了那么久都没人来喂,这个臭丫头不知道按的什么心?

夏心悦看到它的狗眼,就觉得滑稽想笑,直接对它说了人类语言:“你敢不敢吃我喂你的食物?有没有这个狗胆?”

二哈嘴里发出呜呜声。

她笑了:“我知道你能听懂人话。”

二哈:【你长这么漂亮,心这么恶毒吗?】

“那你就是不敢吃了?胆小如鼠!”

【我是狗,不是鼠!】

“连鼠都不如!”

【呜呜呜,我要告诉主人去!】

“他听不懂狗话。”

【你说你要我怎么做才可以不毒死我?】

“很简单,以后别骂我就成!”

【这么简单?】

“对啊,还有,别拿你傻兮兮的眼睛瞪我!”

【我不傻,我挺帅的。】狗叫声弱了些,显然是底气不足。

夏心悦想笑:“好了,吃吧。”

她将宠物食盆往它跟前推了推。

二哈显然很警惕:【没下毒吗?】

“没下!”

二哈这才放心啃起肉骨头来,啃了一会,两眼放光:【真没下毒,还挺美味!】

等盛元曜不放心出来一瞧,就看到一人一狗很和谐地相处着。

二哈谁都看不顺眼的,怎么跟夏心悦这么和谐了?

刚才它叫得那么激烈又是什么原因?

赟子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