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决之风起异界

第13章 家族议会 (上)

陆家,丰贤苑,陆家族长陆敖居住的地方。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陆敖听完陆天铭的叙述之后,跟陆天铭当时的反应如出一辙,都是再次确认。

“父亲,千真万确!”说完,陆天铭转头看向陆风,“风儿,将金疮药拿出来,给爷爷看看。”

陆风闻言从怀里拿出金疮药,递给了陆敖。

陆敖拿到金疮药后,拔出瓶塞,小心的倒出一点在手心,仔细观察,然后靠近鼻子闻了闻,最后伸出舌头,小心的舔舐了一点,然后面色平静闭目不语。只不过要是观察够仔细的话,能够看到陆敖的眉毛轻微的颤抖着。

片刻后,陆敖睁开眼睛,威严的说道:“传令,一炷香后召开最高级别家族议会,除了看守药园的,其余长老务必全部到场。”

“是!”门外的护卫听到命令,连忙应声道。

“你们两个先到议事大厅等着!”陆敖接着将金疮药还给陆风,又说道。

“是,父亲!”说完,陆天铭就带着陆风往议事大厅走去。

待陆天铭和陆风走了之后,只见陆敖火速的端起桌上的茶杯反复的漱口,再也不复之前威严的形象。

“呸。。。什么破药,这么苦。”

。。。。。。

“爹,爷爷是炼丹师吗?”在路上陆风问道。

“不是。”

“那他怎么那么厉害,闻一下尝一下就确定金疮药的效果了?”。陆风见爷爷直接召开家族议会,还以为爷爷是鉴定出了金疮药的效果。

陆天铭闻言停下脚步,谨慎的四处看了一眼,然后也不看陆风,边走边小声道:“装的!”

“装的?”

“嘘~你小声点!”陆天铭吓了一跳,慌张的再次四下看了一眼,看着陆风严肃道。

陆风见父亲这种反应,不由得压低了声音,小声问道:“您怎么知道爷爷是装的?这有什么好装的,爷爷为什么要装?”

“金创药是外敷的还是内服的?”

“好像只能外敷吧。忘了问师傅能不能内服了。”

“你见过谁在使用方法都不确定的情况下就将药往嘴里塞的么?”

“。。。。。。既然爷爷是装的那他干嘛召开家族议会?还是最高规格的。”

“因为我,就像我相信你一样,你爷爷同样相信我!”

“好吧。”

陆风说完之后,想起来爷爷鉴定金疮药时闭目品尝的样子,突然好奇金疮药到底是什么味,于是鬼使神差的拿出金疮药,倒了一点在手心,学着爷爷的样子小心的舔舐了一点,然后瞬间一脸便秘的表情。

见父亲没有注意到自己,陆风突然面色一变,转为一脸惊喜的道:“甜的,爹,金疮药好像内服也可以诶,说不定效果更好。”

“真的?”陆天铭不是很相信。

“真的,不信您尝尝,甜的。”

陆风说着将金疮药递给陆天铭。陆天铭接过金疮药,半信半疑的倒了一点在手上,然后送到鼻子边,闻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舔舐了一口。

“呸。。呸。。。好你个小兔崽子,敢骗我,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说着就做势要打陆风。

然而陆风早有准备,在陆天铭准备尝药的时候就拉开了距离,快速闪身边跑边哈哈大笑。

“站住,别跑!”陆天铭在后面追着。

。。。。。。

陆家作为青石镇两大势力之一,实力自然是不容置疑的,一共有十三大凝气境高手,族长陆敖更是凝气境巅峰的存在。

在陆家,修为突破到凝气境就可以成为长老,按照突破的时间排序。所以陆家现在有着十二位长老,而最高级别的议会又称长老议会,只有长老以上才可以参与。一般召开这种级别的议会都是有着能影响到家族未来的大事发生。

议事大厅。

因为议事大厅就在丰贤苑内,所以族长陆敖早早就到了,在首位坐下后,喝着茶等待其他长老到来。

陆敖下首左右各有六把椅子,每一把椅子旁都放着一个小茶几。现在的议事大厅内陆陆续续已经来了七八个长老,每个人到来之后都会先跟陆敖行礼,然后依序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随后就有侍女上茶。

陆天铭因为是陆家最晚突破凝气境的,所以现在是十二长老,坐于左侧最末的椅子上,陆风就站在陆天铭旁边,安静的等待着。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到来,此时议事大厅内只剩下三张空位,其中两张属于看守药园的长老,无法前来。

陆敖看了一眼右手边第一个位置,淡淡道:“看来大长老事务繁忙,无法参会了,开始吧。”

话音刚落,只听门外传来一道呵呵的笑声,随后一位瘦高老者进门而来。

“不好意思,刚刚才处理完手上的事务,来迟一步,各位长老海涵啊。呵呵呵,族长,还请勿怪!”说着朝陆敖拱了拱手。

“无妨,坐吧。”陆敖面无表情的说道。

陆宣在右首位置坐下,自然有侍女奉上茶水。

陆敖抬手挥退所有侍女后,开口道:“今天召集大家前来,是因为有一个重大消息要和诸位商议!”

“等等。”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断。在陆家,敢当众打断陆敖说话的,也只有凝气境九重的大长老陆宣了。

此时只见陆宣端起茶杯,用杯盖将浮在表面的茶叶拨到一边,吹了口气,慢悠悠的喝了一口,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们陆家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位长老了?还是说,这长老议会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参加?”。

说着淡淡撇了一眼陆风,仿佛似陆风这种角色根本不值得他正眼看一眼。

被人说成是阿猫阿狗如此无视,陆风自然不爽,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什么场合,不是自己发作的时候,只好忍着。

老杂毛,给小爷等着,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

“哼,不会说话就不要说,没人把你当哑巴。”陆风是陆敖的亲孙子,骂陆风是阿猫阿狗,那他陆敖是什么?陆敖自然不悦。

“呵呵,我可是好心提醒你,怕你族长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这是长老议会,非长老不得参与,陆风还未退下你便要开始议会,莫非想要打破陆家百年的规矩不成?”

“本族长如何做事,不用你来教!今天的长老议会,本就是为陆风而开,他为何参与不得?”

“陆风突破通脉的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修炼资源也已经发放给他。只不过,这个年龄才突破通脉境,似乎没有必要特意召开长老议会吧?。”

其他长老看到大长老和族长的交锋,都是眼观鼻鼻观心。

派系问题每一个稍微大点的势力都会存在,陆家就分为了三个派系,陆敖一派,陆宣一派,还有中立派。陆敖与陆宣两位大佬的交锋,其他人自然不敢冒然参与。

“谁告诉你我是因为陆风突破通脉才召开的议会?”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到底是为什么!”

陆敖哈哈一笑:“你马上就知道了。”说罢看向陆风:“风儿,议会是因你而起,就由你来说吧。”说完,给了陆风一个鼓励的眼神。

何其幸

作家的话
刚写出来的时候感觉很爽,过了几天修改段落发表的时候,又感觉写的不咋地,求评论,我需要吸收大家的建议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