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木

第14章 意识流——圆圈

从未来过的医院。

当我醒来时,刺鼻的气味充斥了脑袋,脸隐隐作痛,做不了皱眉的动作。

我意识到,此刻,我正躺在床上,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衣服,我死了吗?

没有,这是医院,一家除了我是白色,其他都是黑底色的医院,四周没有人的声音,只听见输液的点滴声。

突然,门被打开了,进来一个妙龄少女,年纪大约和我相仿,她一身红衣,在黑色背景下映衬地楚楚动人,就像一朵玫瑰。

她步履轻盈,手里拿着一个玻璃杯,玻璃杯里装着白色的水,微笑着向我走来。

她看乌有醒了,也不说话,示意乌有喝水,乌有一动不动,只有眼珠在动还表明她是一个活物。

她放下水杯。

“你醒了?小姐,”

她稍微停顿了一下。

“嗷,不,不是小姐,先生。”

什么,先生,什么意思,我焦急起来。

“给我看看镜子!”

没错,我变成一个男人了,我现在是一个男人。

“是我救了你,你在做梦,要不然,你就梦死了。”

她云淡风轻地说着,似乎在自言自语。

“对了,我还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帮你换了脸,换了身体。唯独,思想和意识没有换,因为,我不太满意你的躯壳,但是你的大脑找不到比你的更好的了。”

她薄唇轻启,声音邪魅,像个男人一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似乎我应该感谢她。

“我可不是白白劳心费神的,怎么会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呢?”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双目紧闭,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

“0女士。”

她开门见山,豪不拖拉。

乌有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真相总要浮出水面,而既然是我遭受了,我就要拨开迷雾,找到真相。

红衣女子来到床的另一边,用头发撩动着我的脚底,痒痒的,跟虫子爬过肚皮一样。

“没有人见过0女士长得什么样子,但是我知道她想长什么样子,传说她杀人如麻,嗜血成性,果断英勇,有智慧,爱玩,至于怎么玩弄,就不得而知了……”

她似乎欲言又止……

乌有不知怎的,压根没有听她在讲什么。

“你看见我回家的钥匙了吗?”

“什么?什么回家的钥匙。”

“就是一串钥匙,上面一个紫色的兔子。”

“没看到,没看到什么回家的钥匙,你有那个东西吗?”

“怎么没有啊?我有回家的钥匙,我有!”

乌有深情激动,似乎丢了很重要的东西。

“没有东西,怎么找都找不到,就算是运气好,找到了一个你觉得是你的东西,也不属于你。”

我不再讲话,因为她说的是对的。

她看我落寞,竟然有些责备自己。

她不再说话,因为她说起话来不好看,也不好听。

她拿出来一张手帕,冰冰凉凉的,因为她蒙上了我的眼睛。

我听到注射器吸药水的声音,我听到药瓶被扔进垃圾桶发出的碰撞的声音。

几缕发丝撩拨在我的脸上,痒痒的,就像虫子爬过肚皮一样。

嫩芽从清香的泥土里冒了出来,带着水汪汪的露水。

蘑菇从嘴里滑滑的。

我闻到鱼腥的味道,还有芝士的香气,散开来,像梦乡,一片花田。

古老的黝黑发亮的树木壳长出了两瓣嘴唇。

山丘连绵起伏,阴雨天不断,接着是雪天,雪地里湿润。

捧起一汪从山崖缝隙里渗出的泉水,干裂的变成湿润的。

只听见栗子从热锅里炸开壳儿,冰川在春日温煦中融化了一块,一股暖流便喷拨而出,晃荡晃荡,红嫩嫩的,变成紫色的桑葚,面团揉好了,馒头要出锅了……

一切渐入佳境,并且开始期待着下一次。

我闻到鱼腥的味道,还有芝士的香气,散开来,像梦乡,一片花田。

大约休养了半个月之后,乌有出院了,他俨然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了,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日子过的平静又自然。

帅气的皮囊让我在现实生活中如鱼得水,我在逍遥快活的日子里仍然有一丝忧虑,那个女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终于,她出现了。

她告诉我,她已经找到了0女士,我心里暗自高兴,终于可以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寻找什么?

夜幕降临,城市灯火通明,音乐声喧哗躁动,一辆黑色豪华轿车停在了一家叫做天上人间的私人会所前。我们的车停在不远处,秘密地监视着会所前的一举一动。

“她来了。”

坐在我身旁的人,一脸云淡风轻,似乎在等一个多年未见的好友,而我,像一个热衷于侦探小说的书呆子一样,傻傻的看着那漆黑的一片。

我看清了从车上下来的女人,身材凹凸有致,面容姣好,如朗月秋风。

天没有下雨,为她开门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装,带着白色的蝴蝶结,绅士地为她打着一把雨伞。

“外面下雨了吗?”我好奇的问。

“没有,但是快了。”她没有看到,拿起了一杯水,玻璃杯上留下了她的口红印,她像品尝一杯陈年老酒一样细细咂摸着水,发出戚戚的声音。

我来了,靠近她,她没有回避,我知道我可以,并且一样她主动。

一片漆黑,还是一片漆黑,挖个洞,软软的,温暖,芝士的味道,嗅,嗅,回环曲折,水龙头打开,关闭。

我暗暗咒骂,这个非女性的躯壳!

我的任务就是0女士,信任是我想要的,享受是我想要的,信任是我想要的,享受是我想要的,思维方式越来越简单。

“去吧,”

门口的迎宾看但是我来了,他们认得我,我是这家会所的常客,他们似乎很熟悉我。

会所内,没有什么不同。

夜是如此的漫长,整个会所音乐声震响,人群络绎不绝,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没有看到0女士的身影,而乌有也什么没有做,而不做,正是他的目的,要用眼神,不是话语。

突然,一道小门被打开了,是0女士,我不由得睁大了双眼,那个背后主谋,和我,不,和她,不是,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我百思不得其解,似乎谜团没有解开,别说拨丝抽茧了,越来越乱。

我看着她,直勾勾的,眼神里是奇怪,她也很快觉察到了我的这股目光。她很满意,似乎这是她想要的,但是她无视我,继续和她身边的男人喝酒。

我再去看她,眼神轻柔,她害羞起来,笑了笑,但不是朝向我,我又看她,眼神变得热烈又急切。

她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来,眼睛还是看着我,我有些懊恼,她得意洋洋。

似乎那男人大胆起来,想要紧紧抱住她,她这才把眼神从我身上移开,她看着身下的男人,先是瞪了他一眼,男人变得乖了起来,随即又变了。

过了一会儿,她起身,我以为她准备离开,可是她却拿着酒杯径直向我走来。

“喝一杯?”

“我不喝酒。”

“这不是酒,是水。”

我看着她手里的透明玻璃杯,将信将疑,她看我迟疑,于是自己喝了下去。

招呼身边的小厮,那小厮又递给了她一杯,我拿到我的面前,我没有拒绝。

确实是水,一杯白开水,凉的,在她递过来的一瞬间,她的手指碰到我的手指,温暖的。

她似乎得到我的默许,默许可以。

她像一朵娇艳的玫瑰花,苞含怒放。她轻轻贴了上来,温暖,她抚摸着我的头发,然后按我下去。

我在深海看到一只肥大的墨鱼,墨鱼通体红润,在洋流中撒欢,我看她可爱乖巧,两只手托着它,它很乖巧,我用鼻子靠近它,咸鲜的味道。

一道刺眼的光线射进瞳孔,然后软了下去。

“幺儿,幺儿。”

我睁开眼,眼前是熟悉的乡镇上的医院。

“我这是在哪里啊?妈。”

“你老师打电话来说,你在学校学着学着晕倒了,把我们吓死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不是回家了吗?

这时,爸爸敲门进来了,我不禁纳闷,我爸什么时候学会敲门了?

“幺儿,醒了,醒了就好,喝点水。”

透明的玻璃杯,熟悉的白开水。

“不,不,我不渴。”

“你嘴唇都裂开了,快,别任性,喝点水,白开水对身体好。”妈妈在一旁附和道。

“不,我要喝可乐,我要吃炸鸡!”

“回家吃,回家吃,”妈妈说道。

“好好,回家吃,哎,回家的钥匙呢?老婆,在你那里吗?你看,咱们走的匆忙,别回家的钥匙忘了带!”

“钥匙不是在幺儿那里吗?”

我下意识的掏口袋,从口袋里了掏出一钥匙,上面还有一个红色的兔子。

我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去上学了,今天是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正当我在教室里收拾课桌时,吵闹的教室瞬间变得安静起来,我以为是老师来了。

门被轻轻推开,进来两个男人,都穿着一身黑衣,其中一个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手里拿着一个装满水的玻璃杯,另一个年纪稍大,大约三十出头,向我微笑着……

寻岫一枝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