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刀抚情

第20章 误入圈套(19)

赤生教众人霍然回首,但见大厅外站着一个蓝裳大汉,腰佩长刀,面含笑容地注视场中诸人,这人正是蓝浩!

富大峰眉头微皱,道:“蓝山刀蓝浩?”

蓝浩一晃身,已落入场中,抱拳道:“抱歉抱歉,我这个中间人来得晚了。”

富大峰蔑笑道:“戏将散场,你还来做甚?”

蓝浩面色一沉,肃然道:“若非贵教中人阻拦,等到一曲终了,蓝浩只怕还在数里之外!”

富大峰“哦”了一声,道:“你是在怪我们咯?”语态傲然,着实让人瞧着不爽。

蓝浩冷冷瞧了他一眼,道:“崔望是不是你伤的?”

富大峰显得够傲了,可是被蓝浩冷冷地瞪了一眼,气势不觉间竟然泄了几分,脱口道:“是又如何?”

蓝浩道:“是的话,我就只能教训教训你了!”

他平生少露狂态,即使是为朋友抱不平,出手时也甚是温和,但适才追踪被阻,此刻又见朋友受伤,一时间怒气、火气一齐冒起,宛若一座终年休眠的火山突然爆发,威势自然猛烈,气势自然而然地将富大峰制住了,让他不敢再露傲态。

富大峰入赤生教以来,骄横惯了,除了教主台主,极少受人脸色,虽然也曾听过“蓝山刀”的名声,可是毕竟未曾亲见过,被这么挑衅,哪能不火?

这么一想,傲态骤起,叫道:“方庄主,是不是确定让蓝浩替下你了?”

方兴一怔,想起蓝浩入庄时未曾礼遇于他,这时被蓝浩替下的话,心里过意不去,一时间找不到话茬接腔。

蓝浩叫道:“不说话即是默认了,富堂主是不是不敢动手?”

富大峰怒吼一声,一招“扫荡千军”,手中七煞杖向蓝浩拦腰扫去,一出手即是猛烈一击。

蓝浩身形陡然后退一尺,恰好避到杖风之外。

富大峰踏步进击,七煞杖横扫化为斜砸,蓝浩身形微侧,又避开一记。

富大峰连进两杖,到了第三杖时,七煞杖法已然使将开来,蓝浩展开小巧绵密身法,又避开三杖,忽觉一股凌厉气势迫体而来,知道第七杖若是再行闪避,则这七煞杖法气势已足,彼时纵然瞧清对方杖法来路,也只能陷入挨打局面,极难扭转劣势!

想到此处,一声轻啸,身子离地掠起,半空中刀光一闪,一刀如长河泄谷,猛劈下来。

富大峰钢杖起处,迎了上去,“当”地一声骤响,刀杖相接,

擦出一溜火花,人影乍分。

富大峰双手握住七煞杖,满面惊诧,原来这第七杖的威力最是刚猛,谁知与蓝浩单刀相碰,居然震不掉蓝浩单刀,相反的,自己右手虎口反而微微发麻,恰好左手顺势握稳钢杖,以防蓝浩进迫。

其实对面的蓝浩也没好上多少,他这是从前面六杖摸到一点门道,同时在“厚实狠辣”的刀势之中带着一点巧劲,方能硬刚对方一杖,不然以本身功力以及兵刃上原本的差距,手上这柄刀绝对握不住!

两人相对凝立半晌,彼此心中各有打算,过了一会儿,蓝浩率先迈步,准备进击,谁知富大峰先开口喊道:“慢着,我认输啦!”

蓝浩一怔,脚步微顿,刀势更增,一字一字地道:“你还没输!”他的气势不敢松懈,生怕对方趁机进攻。

富大峰苦笑道:“这路七煞杖法得教主亲炙,他曾告诫于我,若是第七杖与重量不及钢杖的兵器相碰,对方兵器仍能握紧的话,除非打算同归于尽,否则我就可以认输了!”既已认输,说话的语气便强硬不起来了。

蓝浩收刀入鞘,道:“如此,承让了!那方家庄的事就……”只觉几缕微风拂过后背,语声骤然停顿,脸色惨变,要穴已然被封。

一条人影缓缓来到身侧,竟是方兴!

出手封住蓝浩穴道的竟然是方兴!

蓝浩满面惊诧道:“你是不是疯了?”只觉全身如堕冰窖,陷入一个挣也挣不脱的罗网之中。

方兴缓缓道:“早知如此,我倒情愿疯了!”

宿从远得意洋洋道:“这等变故你是打死都猜不到的吧?”

蓝浩只剩下一张嘴能动,缓缓道:“你们的目标其实是我,并不是兼并方家庄!”

宿从远道:“这话对了一半!”只见蓝浩脸色木然,于是接着道:“原本我们是打算兼并方家庄的,可是凑巧你蓝浩来到近处。前些日子里我们才收服飞阳剑客萧一寒入教,组建一个映日剑阵。正好碰上你蓝浩,索性把你也纳入教中,正好可以组织一个刀阵!”

蓝浩满面鄙夷地道:“萧一寒是臣服于贵教的淫威之中了?”

宿从远上前“啪啪”给了他两个巴掌,喝道:“嘴里最好放干净点!”

蓝浩脸颊两边又红又肿,却是冷漠不语,只瞧得宿从远还想再打几巴掌,旁边的富大峰不忍道:“宿堂主,咱们对即将入教之人可不是这么横蛮的!”

宿从远一怔,瞧了富大峰一眼,想骂什么,终究没骂出口,于是接着道:“我们知道阁下刀法精湛,不易对付,所以才联合方家庄擒拿于你,只要将你拿到手,方家庄兼并不兼并,都无所谓了。”语气中甚是不把方家庄放在眼里。

方兴面无表情,好像这里发生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似的。

富大峰道:“话都说明白了,咱们可以走了。”说着伸手去抓蓝浩。

蓝浩突然道:“慢着!”

富大峰一呆,道:“还要如何?”他对蓝浩的为人以及武功心服口服,所以对他颇为有礼。

蓝浩道:“我想问方庄主一句话。”

方兴立即回过神来,道:“请说。”

蓝浩道:“谋划抓我的人里,崔望到底有没有份?”

方兴道:“没有!他不似我一般担着整个家族的安危,这事若是提前给他知道,必生波澜。”

蓝浩朗笑道:“我没看错人!”

宿从远一挥手,道:“蓝大侠,这回可真的要走了!”

蓝浩闭上眼睛,只能任人宰割。

宿从远纵上前去,伸手去抓蓝浩手臂,突然一缕尖锐而强劲的风声直奔他面门,他大惊之下横掌急拍,顺着对方掌力倒退丈余!

只见一人满腔杀气地站在蓝浩身边,环视着赤生教诸人,出手拦截的,赫然竟是崔望!

无心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