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女性

独立女性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2章 放弃

寄夏将辞职报告交到护理部,正式办理离职手续。

寄夏坐在公交车上,一路沉默。当公交车抵达寄秋的小区楼下时,她大步走下车,脚步沉重而有力,一步步迈向寄秋的家门口。

啪啪的砸门声响起,睡梦中的寄秋惊得从床上坐起来,透过猫眼儿看到是姐姐,寄秋放心地开了门。

寄夏一声不吭地走进门来,将随身的挎包丢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妹妹,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啊。”寄秋一脸懵的揉揉眼睛。

寄夏的语调变高:“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诚实的看着我的眼睛,再回答一遍,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姐,你怎么了……”

寄夏瞥见茶几上面放着一个打火机,那个打火机是非常精致的深蓝色,发着金属的光泽。

“这打火机是谢昆鹏的吧?”寄夏问。

寄秋心里咯噔一下,支支吾吾:“姐,你……你怎么知道的?可我们已经分手了……”

“别叫我姐!”寄夏更怒了,张口骂道,“你怎么那么不知廉耻?狼心狗肺!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妹妹?当个副主管多委屈你,你该去当特工!如果我没猜错,你这副主管的职位,也是谢昆鹏帮你拿到手的吧?呵……我真蠢,活了这么大,竟然连一母同胞的妹妹都看不清……”

“是又怎么样,我说了跟他已经分手,你干嘛又来指责我?”寄秋显得很委屈,泪水连连。

干寄夏:“你知不知道幼禾因为你要离婚了!”

“离婚?谢昆鹏说要回归家庭啊,我已经把他还给李幼禾了,他们离婚关我什么事儿?!”

“你……你的道德底线在哪里?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做人还有没有点儿良心?不说幼禾多少次帮咱家,单单她是我朋友,你就不能这么办事儿!他们不关你事儿,那我关不关你事儿啊?你决定给谢昆鹏当小三儿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姐我该多痛心?如果你也没想过我,那你自己呢?为了几件名牌衣服,为了升职,为了住得好,吃得好,就这么轻易把自己卖了?”

寄秋听着姐姐的话,抓心挠肝般难受,理直气壮的反驳:“你生气归生气,话别说那么难听行不行?我不是小三儿,我跟他是真心相爱的,什么叫把自己卖了,男朋友给女朋友花钱是应当应份的,你虽然是我姐,但无权干涉我的情感自由!我就要……”

寄夏忍无可忍,一巴掌呼到妹妹脸上:“你给我住嘴!如果你继续一意孤行,从今天开始,不再是我妹!”

“你打我?”寄秋难以置信的望着寄夏,浑身冰凉彻骨,泪水不由控制的往下滴落,赌气般说:“姐,你真的变了……从前不论我发生什么事儿,你都会想尽办法帮我兜着,随时随地护着我,坚定的站到我身边。从前的你,决不会放弃兄弟姐妹当中的任何一个,而你今天,却不要我了,就为了一个李幼禾。呵呵……我的分量真轻,在你心里都抵不过一个朋友吗?”

寄夏的泪水涌上眼眶:“不是,寄秋,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用解释,既然你这么绝情,就休怪我一条道走到黑,因为是你让我无家可归,是你逼我的!谢昆鹏不是要离婚嘛,那我正好嫁给他。”寄秋决绝的看着姐姐,那眉眼,那神态,活脱脱像看着一个敌人。

“你别犯傻了,跟我回家吧,我已经辞职了,你也辞职,咱们重新开始,好吗?”寄夏的背脊稍弯,口气接近哀求,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寄秋把房门拉开,淡淡的说了句:“你走吧,我这里不欢迎你。如果你还想认回我这个妹妹,就做好准备,来参加我跟谢昆鹏的婚礼。”

“寄秋啊,你何苦呢?寄夏的心中生出一种说不清楚的苦涩,感觉柔肠寸断,她无比哀痛的告诉妹妹,“来找你之前,我原本以为你会承认错误,痛改前非,结果你……不是我狠心放弃你,而是你无药可救,我实在无能为力。寄秋啊,这么多年,我累了,爸妈临走前,将你们交给我,我问心无愧,面对你,只有遗憾和可惜。”

寄夏定定地望着妹妹,期盼从她那里得到一丝跟刚才不同的回应,期望她改变主意,可寄秋神情坚决的立在那里,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还做了一个往外请的手势。

“好,既然如此,那你好自为之。”寄夏恨铁不成钢,用衣袖擦干眼泪,从沙发上拿起挎包,独自离去。

寄秋看着关上的房门,从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可脸色白的比纸还难看。她拿出手机,给谢昆鹏打去电话,说:“咱们见个面吧,晚上我在家等你。”

电话那头的谢昆鹏一时没反应过来,末了才应了一句:“行。”

时间到了晚上,谢昆鹏如约而至,一进门,两个人就紧紧相拥到一起。

谢昆鹏好久没碰女人,老早就憋不住了,再加上李幼禾的闹腾,更是心力交瘁,在寄秋这里,他难得的放松。

“咱们结婚吧。”寄秋的眼睛忽闪忽闪,在谢昆鹏的脸上亲了一口,“因为跟你的事儿,我跟我姐都决裂了。”

谢昆鹏:“结婚倒是没问题,可前段时间李幼禾哄着我写了一个婚内协议,把车子、房子、存款,都写到了她名下,如果离婚析产的话,我就身无分文了,现在正愁这个事儿。唉……最近我得找个律师好好咨询咨询,等我跟她的事儿尘埃落定了,咱们风风光光大办一场婚礼,你跟我那么久,我也不能委屈了你。”

寄秋迫不及待的说:“老公,你真好!”

“李幼禾那个阴险小人!我以前真是错信她了!”谢昆鹏磨牙凿齿,愁眉苦脸,心里的气闷拧成一团,“过去真没看出来,李幼禾就是个城府极深的心机女!可跟我斗,她还差得远!寄秋,你等着看吧,我一定不会便宜了她!”

寄秋往谢昆鹏的怀**了一下,手指抚上他的喉结,暗暗发笑。

玉祚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