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女性

第103章 脊梁骨直

家里,寄春拉着四弟的手,很遗憾的口吻说:“我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二姐,冬啊,你以后一定要对你二姐好,听你二姐的话,哥哥没用,没什么能给你留下的,但哥哥有一句话要告诉你,不管什么时候,都得守道德,有分寸,不该做的事儿一定不要做。”

寄冬看出大哥神色不对,频频点头,心中很着急,在想二姐怎么还不回来。

“从小爸妈就管不了寄秋,她的事儿你也不要管,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复习,考个好大学回报你二姐,知道了吗?”

“我懂,哥,你觉得怎么样了?还冷吗?”

“冷也不要紧,冬啊,你扶我起来,我想坐会儿。”

寄冬把哥哥的身子扶直,给他腰下面垫了两个枕头。寄春刚刚坐正,又硬挺挺的躺了下去,整个人软绵绵的,没有半丝力气支撑。

寄春陷入昏迷。

“哥!哥啊……哥你到底怎么了?”寄冬在屋子里到处找手机,给二姐拨打电话。

寄夏跌跌撞撞的迈进门来,拿起注射器,抽药排气,迅速给大哥把退烧药注入体内。

寄春也许是被针扎疼了,恍惚间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的张嘴,说:“我的腿虽然站不直,可我的脊梁骨直。你俩听好,如果我死了,寄秋还不知悔改,绝不允许她跟我上香!”

“大哥!不会的!”寄夏转身,拆开一只注射器,溶药抽药,将药液再次推进寄春的体内。

“别浪费钱,我这次……是真的不行了,人死如灯灭,丧事儿简办,不要买什么骨灰盒,塑料袋装上就行……”寄春呼哧呼哧喘着气,氧气总也吸不够似的,他像一条脱离了水的鱼,嘴张的很大,眼睛瞪得很圆,想说什么,可开了半天嘴,依旧说不出来,只有一行泪顺着眼角流下。

“得叫救护车,寄冬,你赶紧打电话给120,咱们送哥去医院!”寄夏把枯瘦如柴的寄春从床上扶起来,给他穿鞋,穿外套。

呜哇呜哇一阵,救护车来了。

寄春已经奄奄一息,昏迷不醒。医务人员抬来担架,把连着氧气包的导管插入寄春的鼻孔,抬起寄春往救护车上放。

所有人都上了车,寄夏才想起来问费用:“多少钱?”

开救护车的司机说:“你这地方离的太远了,这么偏僻还都是小胡同,车都不好开进来,我们还得人力往外抬他,就给一千吧。”

“一千?抢钱啊?”寄夏惊住了,以前在急诊科实习轮转的时候,她也跟过救护车,明显他们的收费不合理,她又问,“八百行不行?”

“那你看吧,就我们离医院离得最近,你哥这情况……人命关天,反正我们不接受搞价,实在不行你可以换一辆。”

寄夏喘了口气,道:“一千就一千,拜托开快点。”

寄夏摸遍身上所有口袋,查遍银行卡和手机支付软件,全部加起来也只有七百五十块钱,她无奈的问寄冬:“你那儿有钱吗?”

“有,有寄秋给的三千块钱,我带着呢。”寄冬说着,从口袋里往外掏钱。

“你没听见大哥刚才说的话吗?咱们的脊梁骨必须得直,再落魄也不能用她的钱!”寄夏的手摸向自己的脖子,咬咬牙摘下一条玉坠项链,那是母亲留给她的遗物。

她把那个玉坠交给司机旁边的男人:“这个玉坠绝对超过一千了,是我姥姥给我妈的老玉,要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会……”

那男人掂了掂那块老玉,又对着日光看了看成色,笑着放进口袋。

救护车一路往前开,终于抵达医院,医务人员抬着担架把寄春往急诊室送。寄夏、寄冬跟在后面跑,寄冬无意间碰到寄春的手,说了句:“姐,咱哥身上怎么这么冰,你摸摸。”

闻言,寄夏赶紧伸手去摸大哥的手,他的手冰得好像地上的雪,寄夏顿感不妙,伸出一根手指探到大哥的鼻尖,没了呼吸……

寄夏不敢相信,又伸手摸上寄春手腕的脉搏,没了跳动……

豆大的眼泪从寄夏脸上滴滴嗒嗒掉下来,寄冬也瞬间明白,泪水不由控制的滑落。

越亲近的人离开,留下的空洞感越大,寄夏擦擦眼泪,望着大哥,鼻子酸的发痛,她用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掏出手机,联系之前看上她生意的一个大哥,声音哽咽:“你之前说想要我的麻辣拌摊儿,现在还要吗?”

对方高兴的很:“要要要,你现在在哪里?今天能把餐车给我吗?还有摊位,摊位费虽然高,但位置很好,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拖欠,一次性付款。”

“不好意思,现在不行。我哥今天去世了,我急需一笔安葬费,我把麻辣拌车和所有用具都转给你,连同摊位,还有配方,包教包会。你能不能……我知道这个要求有点过分,可我……大哥,你发发善心,能不能先把钱给我?”寄夏心里闷的喘不过气,一抽一抽的疼。

对面的大哥听声音就是个热心人:“死者为大,没问题,把你的银行账号给我用短信发过来吧,就按之前谈好的价格。”

丧葬费有了,她着手联系灵车,从网上搜索到北原市殡仪馆的电话,打了过去。

现在的丧葬行业都是一条龙服务,家里没条件设灵堂的,遗体都不用往家走,直接去殡仪馆冷冻,随后火化,开追悼会等等。

灵车拉上寄春,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提前准备好寿衣,寄夏和寄冬守在两旁,听着工作人员的指挥,合力给寄春穿好寿衣。

车窗外是冬季惯有的灰暗。

这时,寄冬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寄秋,寄秋吆喝着吩咐:“寄冬,你们买好衣服没有?要是没买好的话赶紧买,后天我就要结婚了,别穿旧衣服过来,灰头土脸的给我丢人。对了,我跟你姐夫是先办婚礼后领证,来了可不要乱说话!”

寄冬再也没法忍下去了,冲着电话大吼:“咱哥去世了!我不会去参加你婚礼的!”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玉祚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