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神灯

龙与神灯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第二日,泊让一个小厮将元江和林京带到自己的龙洞,梦葵和元江得以团聚,到底是亲姐妹,元江并没有怪罪梦葵,梦葵也渐渐地喜欢上和元江在一起的感觉,只是并没有那种姐妹的情愫,对她来说这太难了。

叶生殿内大家讨论了许久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正好一个弟子进来报信,“师父,奇人部落、孟族、猷族都已经归顺于泊,如今大族里只剩下咱们叶生族、灯族、流桐部落和散族。不过,流桐部落已经解散,而原址据信上说泊似乎没有兴趣占领,”

散族里面聚集着许多古老部落的后人,他们的部落或因人数太少不得不解散,又或因地处区域不好受灾所致,这些部落的后人们组成了这个散族,一些支撑不下去的其他小部落和小族也都加入其中,为的就是报团取暖。大殿内多的人都是这四族之中,也有其他已经归顺到泊名下的部落的人。

“想来他下一个目标就是三大族了,散族地域分散,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太轻易拿下。”谢敏说。

迟月叙悄悄退出了殿,在自己房内开始练习羽氏的通天术,他脱掉上衣,盘坐在床上,先从内力开始提升,要练习这套武功,身体会格外滚烫,所以旁边还准备了凉水。

他试着先封闭了自己所学的其他剑法,专心于通天术,这对他来说不是难事,中途他下床用凉水直接泼一盆在身上,还有三盆。团应还在不停地给他擦拭身体,终于,在两个时辰的努力下,他的内力算是达到了这套武功的要求,接着就是招式,前五章都非常顺利,身体也没有什么异常,但练习到第六章,刚开始一直走不下去,强行练习反而让自己的身体突然冰凉,这可吓坏了团应。

“你这样肯定是不对的。”团应一边给他拿被子捂住身体一边说,“师父说过,武功不能强行练就,一定要明白了通顺了才行,停下来!”

迟月叙停了下来。他闭着眼又捋了捋这套武功的章法,然后突然有了一个灵感,照着那个办法尝试了一下,这一次身体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只是练完后额头出了许多汗。

“看起来好像成了,你做给我看一下。”团应老成的说。

迟月叙歪嘴笑了笑,这套武功不需要武器,所以他并没有拿起剑,而是直接从树上摘了一片叶子,像羽纯那样,不过羽纯的叶子是特殊的材质做的。但迟月叙的叶子一点都不比他的差,反而更有韧劲和力道。

他抛出一片叶子,在空中迅速化成了无数片叶子,这些叶子如刀剑一般,但都听从于他的指挥,削铁如泥,叶子凡是碰到的地方,无论是树木还是石头都被横着截断。

团应开心地拍着手,后面也有人在拍手,回头一看是羽青。

“你果然很有天赋。”羽青感慨道。“我的儿子要是能有你一半就好了。”

“前辈过奖了。”

迟月叙也是很开心,并且有些自信,他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与泊交手,哪怕是输家,但起码应该可以打很久。带着这种自信,他和几个部落的人在傍晚来到了灯族,这是泊下一个目标地,提前有人发了信过来。

听说泊出来了并且为难灯族,梨歌也从外地赶了回来,所有灯族会武功的人都在灯族族门外等着,而泊坐着鬼车缓缓到来,泊并没有带很多人,只有鬼车旁的四个人,还有后面两个人。

“这么齐全!”泊说。

灯族的人各个都很严肃,他们也不敢懈怠,站在最前面的是梨族长、苍澜、阿婆和梨歌,后面是十八个武力高强的执事和护法,最后面还有四十六名灯族侠士,侠士后面是灯族的护卫队,约七百人。灯族虽然渐渐没落,也退出了江湖,但他的底子和实力却还是很强。叶生族习武之人最多,有两千名弟子、四位长老和二十名侠士,平时长老和侠士分散在各地,只有重要事情时才回叶生族。所以近几年,一直都是叶生族掌管着天下部落,不过每个部落之间又独立管理。

“魔头,邪不压正,劝你早早放弃。”族长说,不过有点心虚,只是给后面的人做做样子。

梨歌是个硬骨头的女子,她没说话直冲过去就要和泊交手,可惜泊早就看透了,距离泊还有一米的距离时,泊就一掌将她打了回来。不过梨歌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她又冲了过去,可惜也只是交战三个回合就被打倒在地。手持冰杖的苍澜和阿婆一起施法,通过冰杖将法力直指泊,不过泊也只是被击退了一步,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苍澜见状和梨歌、族长一起上,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且只用一只手就抗住了他们三个人。

他怕自己误伤到苍澜,所以一直没有使全力。后面的侠士和护法们也都冲了上来,不过这一次泊并没有手下留情,一下子全部击败,有的甚至腿被废。一刻钟不到的时间,灯族的大大小小人物都躺倒在地,他们只能叹气。

“投降不投降?”泊问。

不投降泊就杀掉一个人,族长已经有想投降的意思,但看了看身边人坚定的眼神,他一直不作声。

迟月叙突然飞了过来,“我来会一会你!杀人有什么好玩的!”说罢他便用自己刚学的通天术和泊较量。

泊知道眼前这个人很有天赋,他看得出来,迟月叙一会用谢氏剑法,一会又用叶生族的剑法,夹杂着使用通天术,的确刚开始泊确实很难抵挡,他的知魂术猜不到迟月叙下一秒要做什么动作,可是渐渐地,泊明白了。所以迟月叙再次用剑和叶子一起布阵时,泊微微笑了笑,只用了一颗小石子就将阵法全部毁灭,并且一掌将叶子全部弹了回来,迟月叙来不及躲,叶子全部打在自己的身体上,四肢暂时都挪动不了。

他像一个废人一样跪在地上,泊并没有赶尽杀绝,他觉得杀死这种天才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失去尊严。

“我们……投降。”族长说完,泊停了下来,拿过来了族长的石印。

但是暗地里有许多人都不服气,他们只是暂时低头,但互相给了眼色,准备找机会再拿回属于他们的部落。

苍澜因为受了点伤,泊将她直接带到鬼车上回了龙洞,而灯族暂时被随他来的一个护法接管。

“你站在他们那一边,我总是怕你受伤,还是待在我那里吧。”泊小声对她说。

然后将她囚禁在自己的地宫里,这里除了他没有人知道,在龙洞最隐蔽的地方,这里其实也是一个结界,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只有他能进去。里面是一片沙滩,有各种贝壳。而这个结界外则是荒废的古墓,杂草丛生,蛇虫遍布。

泊与灯族的人离开了许久,迟月叙还是跪在地上,虽然他确实使不上力气,但更多的是内心被羞辱的感觉,而且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在苍澜的面前,在羽青前辈的面前。他受不了这种打击。

“起来吧,我们再想办法。”羽青想扶起他,但迟月叙一动不动。

梨歌走了过来,“你这算什么英雄好汉!这点伤害就受不了了?”

“你们不懂。”迟月叙不愿意和他们解释,自己站了起来,朝着北边走去。他来到一处集市的酒馆,要了两壶酒喝了起来,梨歌不放心一直跟在后面。

于想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