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神灯

第13章

“子生哥哥,给我买红头绳。”梦葵撒娇。子生便买了红丝带,并在一旁给她束起了头发。

“好像还缺点什么,衣服?”梦葵暗示道,子生点点头,带她去了附近的裁衣店买了靓丽的青绿色衣服。梦葵也是到了爱美的年纪,所以对于这些女孩子的东西都挪不动眼睛,回到庭院,她起初还是很兴奋地,但过了一会就呆坐在金鱼池旁,“你说泊哥哥什么时候能回来?”顿了顿,又拉了拉子生的衣角,“算了,你也不会说话。”

“要不你带我去找他?!你肯定知道泊哥哥在哪里对不对?”

子生摇头,他虽然知道泊的去向,但泊说过最近几天不能带梦葵随意走动,所以子生不能违背泊的命令。他知道后果,从赢天就能看出来。从完全听命于泊,现在的子生已经变得有想守护的人了,他不再只是想着泊,当然泊的命令也是优先的。梦葵在捉着蜻蜓,子生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其实他只是一个稻草人,他也明白,只是有些事情一旦开始想要得到,就会欲罢不能。任凭你怎么控制,这种思绪都会一直延续。

元江已经让明老先生立起了半柱香,只要香燃尽,苍澜还未回来,就算通过失败。迟月叙和羽纯内心是有些不安,但表面上都没有特别大的起伏,只是偶尔四处望一望,团应很着急,他一直走来走去,最后晃得南星有些不耐烦,直接给他一拳头打晕了。

“南星,别那么粗鲁。”羽纯过来在她耳边说。

“为什么?看不顺眼就是要打到他服气。”

“好了,了解了。”

二楼上的元江打了一个哈欠,她甚至觉得苍澜肯定不会出来的,但是其实她也不知道苍澜的幻象是什么,她只能做这个幻象的结界,但看不到每个人,她的法力远不如流桐部落上一辈的人,泊算是这附近唯一一个能看到所有幻象的人。泊也是能主动走进元江的幻象结界内的人。流桐部落的结界当然最顶流的不是现在这些,除了封印泊的那个,泊还见识过一个结界,困了他两年才解开。

那时的泊刚练完知魂术,武功还远没有现在这样厉害,当然他的心性也没有如此沉稳,那时候风风火火的,就像另一个迟月叙一样。他跌跌撞撞走到了一个女子的结界里,在两年后才知道这个结界的主人是流桐部落上一任族长的女儿卿炼。卿炼自小就被送出流桐部落,前往阴山闭关修炼,为的是将来成为一个结界大师。可是卿炼是个寂寞又无聊的姑娘,她才二十多岁,所以她喜欢在阴山周围做许多结界捉弄别人,当然不包括那些闯入的猎人和普通的百姓,捉弄的多半都是有点武力或者小妖怪,那些毫无功力的人进了结界总是没有意思,而有些武功的人总是想尽办法出去,而这是她唯一的乐趣。

除了泊,没有人真正见过二十多岁的卿炼,因为她总是给别人做各种结界,包括她的面容身形,而泊是唯一一个能看透她本身的人,而她也并不服气做了一个结界,困了泊两年。这两年里,她天天看着泊练武,发呆。

”你叫什么?“泊问,他看到眼前的姑娘是那么清冷,她并不白也不属于美人,但身上的有种迷人的气质,特别是抬起眼看人的时候,似乎谁在她面前都是透明的。

”卿炼,可是你居然能看出我的本身。“

”很难吗?你也没有蒙面遮掩?“

”那才是最低级的。“

泊与卿炼只聊过一次,那时,泊是想与人聊天的,可是卿炼话并不多。

后来,听说卿炼自戕在阴山,消息真假不知,但流桐部落再也打听不到这个女子的任何消息了。

在香快燃尽的时候,从竹林走出来一个青衣女子,迟月叙跑了上去,苍澜一脸地失望,但其他人都在欢呼。

“赶上了!”迟月叙说。

“嗯?”苍澜还有些沉浸其中。

“我们通过了。不过,你的幻象是什么?很难吗?”

“一场梦罢了。“不过苍澜的脸是极其红的,只要想到自己在幻象中的事,苍澜又羞愧又害怕。

再问,苍澜也不愿意再多说一个字,迟月叙也明白不能强勉,元江愿赌服输,她让明老先生泡了自己最喜欢的竹叶红果子茶。

“那我便明日与你们一起回叶生族,这颗宝珠我不能让你们直接带走,我有血寒之症,需要靠宝珠维持,它不能离开我超过七日,我跟你们回去。等所有长老们决定一起施法加印时,取出,用完还回来。这宝珠你们拿着也无益。”

“多谢元江姑娘,我们必好好护送。”迟月叙感谢道。

晚上,明老先生收拾着东西,穿衣用度生活物件一应俱全,甚至于元江素日喝得茶叶、喝水的瓷杯、束发的丝带……若是不带这些,他知道元江是万万不会用旁人的,必须是自己选定的,但一旦选定又会使用多年。

“明日出发,两天就能赶到,他们来寻你,必是路上也遇到了各种事,才走了半个月之久。不过若是见到了各族族长长老,你的性子也略微收敛一些。”明老先生尽可能用最轻松的语气说,怕太严肃难免引得元江发怒。

她不仅有血寒之症,而且心脏也不好,发起怒来容易伤着自己,曾有医者说元江断不能活到二十四,如今看时日也快了,只是明老先生是不信的,他觉得只要宝珠一直在元江体内,就能化掉一些病气。

“还有,那个林京,你以后也不要与他往来了,明知道不是什么正派之人,何苦去招惹呢。”

“他不是正派之人,我又何曾正派过?”

“你……算了,歇息吧。”说罢,明老先生打包好最后一个物件,下楼去了。月亮已然是十六最圆满的时候,但这白生生的月亮不免让人觉得凄冷。

一片羽毛飘了过来,元江嘴角斜了一下,她知道是林京来了,想罢,林京就已经站在栏杆处了。

“今日,又是何事?”元江慵懒地说,然后又让他进来。

林京从背后拿出一瓶药,打开盖子,有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元江掩鼻,问他这是做什么。

“这是我从人间寻的好药方,专治心症,味道难闻,但据说可以缓解,你便在发作的时候闻上一闻。”

“我也就上次和你……发作过一次,两三年都不发作的病,只当做没有就行了,不用像楼下老头一样,尽操心。”

“不识好歹的女人。”

“你今夜怕不只是给我送药吧?又要宿到哪里去?”

“我说宿到一位美人处,你可别吃醋。“

“又不是夫妻,我平白吃你什么醋,你宿美人处,我也常宿他人处。”

林京围着元江看了一圈,然后立着,“这个他人,可有我这般温柔相貌?”

“便是比你好千万倍,或是比你不好,又怎么样,我乐意。”

说完,元江收起了扇子,林京知道自己要走了,收回屋子里的羽毛,眨眼功夫,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京走后约半个时辰,元江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泊悄悄地走了进来,不过元江并没有意识到,她只会做结界封印,而其他的武力,可谓是三脚猫功夫。泊先点住她的穴令她昏睡过去,然后将她扶起,准备用自己的法力逼出宝珠,刚开始并没有使出全力,发现无法逼出,最后只能用尽全力,才逼出了宝珠。

宝珠浮在手心里,是温热的,他想都没想立马握紧宝珠,用自己的武力想毁掉宝珠,之前手里的各种宝石也不是没有毁过,任你是多么坚硬,都不在话下。可是这个宝珠怎么用力都完好无缺,泊一时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暂且又将宝珠送回元江嘴里,只是靠近她的嘴唇,宝珠就像认主人一样直接进去了。

泊在心里想,可能这宝珠要毁掉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回到安顿梦葵的庭院,她在等着,因为子生在地上写着泊今日回来。

“泊哥哥,你回来了!”梦葵说着就扑了过去抱住泊。

“好了好了,我有事想让你帮我。进去说。”

梦葵端正的坐在泊的对面,放下手里正在吃的点心,两只眼睛盯着泊。泊摸了摸她的头发,“也不用这么严肃。明日,你和我去一个地方。梦葵,如果你想永远离开那个结界,需要找到一个办法,你要去问。我们现在出来,只是暂时的,到了一定时间又会被送回去,你应该也不想再待到那个地方了吧。“

“当然,可是我要怎么问,去问谁?“

“你只要出现在他们面前,自然就知道了,但是你千万不要说结界的事,也不要提起我,否则他们肯定会立马送我们回结界的。如果有人问起你这些年都去了哪里,你就说有富商收养,现在富商给了一点银两让自寻生计。问你在富商身边是做什么,你便回答富商早年未有生育,有个道士说家里需有收养个孩子增加点孩儿气才能顺利生养,三年后,富商果然如愿,妻妾接连生育,但自己从此不受亲待,一直端茶倒水,如今又被赶了出来……“

泊未说完,梦葵就打断了,“我知道,我聪明着呢,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出来的办法的。相信我,泊哥哥。”

“好,那你晚上早点睡。”

泊一夜未睡,同样无眠的还有苍澜和迟月叙。迟月叙一半是因为太过于兴奋,终于完成了这个任务,可以回去见母亲和师父,另一半则是对苍澜的幻象好奇,苍澜脸上从未有过这样的表情,他猜不透,所以思来想去睡不着,在床上把玩自己的玉佩。而苍澜看着窗外的月亮和远处的桥,桥下的河又让她想起了幻象里的湖,她觉得那是一场梦,可是这场梦太过真实,让她久久不能忘怀。

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到最后我都看不清他的模样,苍澜这么一直想着这件事,再抬头已经是凌晨。

于想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