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苏旧局

第40章 40嫂嫂

苏二省带着补品去看扭伤脚的敬亭郡主,她坐下,看着敬亭苍白的脸,叹息,道:我是个赝品,他终究不会动你的正妻身份,你怕什么?

这事关乎整个江家,就算是贴身侍女敬亭也不敢说,可是苏二省如今与她一样,全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她挥退侍女,神情激动道:他怎么敢!他怎么能!那是他嫂嫂!

苏二省轻笑道:自小被江家收养的棋子而已,她父亲战死,母亲殉情自戕,江家收留了一张吃饭嘴,得来了天下人的称赞,多划算。

苏二省看着敬亭更加难看的脸色,继续道:我听说啊,当年谢皇后不善处理这些钱财之事,那么一帮人在北境,你以为撑着他们的钱,怎么来的?

苏二省喝了口茶,凑近道:全是她这个嫂嫂与倒卖茶叶珠宝的奸商合谋,借着谢家主母与京城贪官牵的线,把这五六家流放濒死之人救了回来。如今你看,她死的时候,这些早就飞黄腾达的人家,可出手救了?

敬亭道:不是说她与邕王合同谋反,才被圣上处决的吗?

苏二省反问道:她嫁邕王时,陛下已经回京站稳了脚跟,她为何不好好在江家待着当主母,非要弄到两边都不待见的份上?

敬亭思索片刻,道:有人逼她?

苏二省道:说白了,她嫂嫂不过是个赚黑钱洗黑钱的人,对于要争位的皇帝,可容不下自己手下的人有这样的污点。说白了,邕王确实是傻,不在意这么一大个泥点子甩过来。

敬亭这才知道了戏本里传得神乎其神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了,可她还是对眼前双十不到的女人有一丝怀疑,她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苏二省冷笑道:从江沚第一次见我,我就觉察到了不对,查了这么多年再没查出什么,就枉费我画得那么多钱了。

敬亭激动道:那你干嘛进来,你的身份你的样貌才情,嫁谁也是正室大娘子!

苏二省怒道:我有说不的权利吗,我父亲不明不白死在牢里,哥哥与江沚交好,我的婚是陛下亲赐,我有其他选择吗?

敬亭忽得落下一滴泪,良久,她平复下心情,又摆出一副当家主母的样子,道:这事你我烂在肚子里,不能说一个字。

苏二省笑道:好,只要他对我好,我绝不会说一个字。

果然,敬亭与江家绑死了,一坨烂泥而已。

深夜,刚刚处理完军务的江沚仔细沐浴完,才轻手轻脚地爬上了苏二省的床。

江沚不想吵醒苏二省,安安静静缩在一侧睡了一整晚。

第二天醒时,他看着苏二省人畜无害的睡颜,想到了少时自己也总能看见她累得趴在桌上睡着的样子,心里满足,伸手抚上了苏二省的脸。

苏二省觉得身上一阵痒意,翻身避过去,可那痒意便从腰背处爬上来。苏二省被弄醒,转身把紧贴着她的江沚推开,道:不用上朝吗?

江沚抱着她,头埋在苏二省身前,含糊道:还早。

苏二省无法,由着他弄了一次。

情到浓时,苏二省翻身将江沚压在身下,忽停了动作,道:叫我声,就给你。

江沚以为是闺中情趣,叫了一声他少时从不敢叫的“鸢鸢”。

苏二省撑着江沚的胸膛,道:不是这个。

江沚又叫了“夫人”、“阿缄”,都不是。

江沚明白了她的意思,勾唇邪笑,细细吻着苏二省的手,道:嫂嫂。

如蛆附骨、如影随形,这声“嫂嫂”像是苏二省最后的浮木,驮着她在欲海里浮沉。

丘吐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