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未去

白露未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章 真是祸不单行

蓝昕意匆匆忙忙地赶回来,道:“冰封!雪飘!”“哎。”蓝冰封和蓝雪飘应了一声。“快点儿,你们外婆心梗,现在正在抢救呢,我上楼拿点儿东西,咱们马上去医院。快点啊。”白露希也出来。白露希道:“哥,三姐,你们快去吧。”蓝冰封和蓝雪飘离开。

吕思经拨通吕思清的电话,“喂,思清,到路上了吗?”“我知道你没办法,母亲现在情况特别不好,医生已经下病危通知书了。”“我和你嫂子在这儿呢。”“好。”“什么时候到?”吕思经的妻子问道。“没弄上票,得明天上午。”“母亲这情况能挺到明天吗?”“她也没办法呀。”“这女儿嫁得远,有点儿什么事儿都指望不上,母亲现在都这样了,还赶不回来。”“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啊?”

蓝冰封、蓝雪飘和蓝昕意赶来,“舅舅,舅母,外婆怎么样了?”蓝冰封问道。吕思经道:“还在lo抢救。”他的妻子有点着急:“老太太前几天就说胸口有点痛,我让她来医院检查一下,她舍不得钱,不来呀。我们家也没人得过这种病,都不懂,看她能吃能喝,还能骂人的,就都没当回事儿。谁知道,吃早饭的时候还好好的,刚吃完,人就不行了。”“嫂子你先别急,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儿。吕思清在路上了吧?”“没买上票,得明天上午。”

“啊?那……”“哦,我知道了。”白露希挂了电话。“怎么说?”白露已问道。“哥和三姐今天不回来,老太太那里都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医生说得让家属留下来,蓝叔也不回来,说是万一有个什么事儿,他可以帮忙。”叶子洛道:“怎么这么严重啊?上次过来骂蓝冰封和蓝雪飘的时候不还挺有劲儿的吗?”“别想了,咱们吃饭。子洛中午做了咖喱饭没动呢,我去热一下。”白露已道。“母亲,我来吧。”叶子洛也走向厨房。“还是我来吧,拌个黄瓜。”白露已道。“行。”

医院,蓝冰封等人在手术室外等着。

忽然,蓝冰封的手机响了。蓝昕意看向蓝冰封。“没事,我母亲。”蓝冰封去接电话。“喂。”“在重症监护室。”“医生说不乐观。”“我、雪飘和父亲,舅舅都在,舅母去火车站接表姐了,她跟学校请假赶过来。”“暂时就是这样。”“母亲,你别哭了。就这样,回来再说吧。”

蓝冰封的表姐从重症监护室里出来,她有点急:“姑姑怎么还没到啊?不是八点的飞机吗?现在都快一点了,你催催她快点儿。”“我打过电话了,一直关机。”蓝冰封道。蓝雪飘问道:“外婆还撑得住吗?”“就一口气撑着了。”

蓝冰封的手机又响了,是谢绵冰。“喂?”“哥哥。”谢绵冰快要哭了。“怎么了?”“喂,是蓝冰封吗?”电话里又是另一个声音,蓝冰封没有回答。那个声音再次从电话那头传来:“我是小绵瓜的叔叔啊。是这样的,你和雪飘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我大哥送我嫂子去机场的路上出车祸了,现在人还在医院里,情况不太好啊。”真是祸不单行,一个未完又来一个。“哥,你怎么了?”蓝雪飘见蓝冰封一点反应也没有,过来道。

“母亲不行了。”吕思经的妻子哭着出来。众人进去。“冰封!雪飘!”蓝昕意喊道。蓝冰封回过神来,蓝冰封和蓝雪飘也进了重症监护室。

叶子洛正在厨房里做饭,白露已从外面回来了,“母亲,回来了。”“嗯,给我找一下牛黄解毒片,我又犯口疮了。”叶子洛见白露已眼皮一直在跳,道:“母亲,你眼睛怎么了?”“唉,跳了一上午了。”白露已叹息。叶子洛一边泡药,一边道:“母亲,您可得好好注意一下身体了,不能一遇到事儿多就着急上火,尤其我这马上去上大学了,不能在您身边,您可得健健康康的,不然我就担心了。”“你这点随我,瞎操心。把你们送走了我才省心呢。能有什么事儿?”“等咱们面馆以后做大了,可比现在更忙。”叶子洛道。“那我就多雇两个人,然后我就坐在店里,什么都不干,嗑瓜子,打麻将,我享清福。”白露已道。“母亲,您就糊弄我吧。”

蓝昕意打来电话。“昕意,那边怎么样了?”“啊?”

叶子洛和白露希坐在沙发上,白露希看了一眼钟,十一点半了,明天还要上课呢。“你们先去睡吧。”白露已道。“嗯。”白露希应了一声,白露希和叶子洛回各自的寝室。

正好,蓝昕意回来了。“蓝叔。”“这孩子吓我一跳。”白露希看看蓝昕意后面。“我哥呢?”白露希问道。“跟着他们回乡下去了。”“啊?”白露希讶异。“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呢?去给我倒杯水。”白露希给蓝昕意那杯子倒了水,放在茶几上,坐在叶子洛旁边。蓝昕意坐沙发上。白露已问道:“吕思清那边什么情况?”蓝昕意喝了一口水,叹气:“她老公当场去世,吕思清伤得很重,抢救呢。他们婆家人让这边的亲属赶紧办签证过去,我下午就拉着冰封、雪飘和他们大舅去办签证,加急也要几天。正好,趁着这几天把老太太的丧事办了。他们老家规矩还特别多。”“这么多事儿,冰封和雪飘能撑得住吗?”白露已担心。“孩子都那么大了,撑不撑得住都得撑。”“怎么会这样呢?”白露希不理解。蓝昕意再次叹息:“着急,车开得太快了。”

翌日,上课的时候,白露希走神,同桌捅了她一下。白露希回过神来,起立。江疏影回头示意她回答问题,白露希都不知道问题是什么,如何回答?叶子洛在洗衣服,洗着洗着就放下了。白露已在做按摩。晚饭的时候,四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

第二天,有一个邻居阿姨来看望白露已。还带了东西。“这是我家自己配的,有金银花、余甘子、杭白菊、茉莉,再加上我女儿给我买的西湖龙井,最近你的眼睛都熬红了,喝上几天,准好。”“谢谢,最近我确实不太舒服,小希给我熬的绿豆粥我都喝不下。”白露已咳了一声。叶子洛端来一盘水果:“母亲,阿姨,吃水果。”阿姨把一个茶袋给叶子洛:“去,给你母亲泡一杯。”叶子洛道好。“谢谢,麻烦你们了,还特意跑一趟,家里没大事。”白露已再次道谢。“我们是做居委会工作的,将爱落实到每家每户,那是应该的。”白露已点头。沈姨道:“唉,你说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说起来,吕老太太的年龄也不算特别大,但总算是老人了,这吕思清年纪轻轻的,女儿还那么小,要是真挺不过去,怪可惜的。”“不过这也没办法,黄泉路上无老少,那人什么时候死还真是命。”白露已道:“就是我们家冰封和雪飘遭罪了。”“对了,孩子过去了吗?”“去了。昨天跟他们舅舅从姥姥家直接过去了。”“这么多年了,吕思清也没管过他们,但是遇到事儿了,这亲生的就是亲生的,该看还得看。还有子洛的父亲,以后要是碰到事儿了,准来找。”叶子洛听到了沈姨的话,心里不平静了。

学校篮球场,叶子洛和易兴打篮球。

休息的时候,叶子洛问道:“你那边怎么样啊?”“差不多,反正目标是武汉大学。如果还是去年的分数线,我估计就悬了。考虑别的大学。你呢?”叶子洛喝了水,轻描淡写地道:“我不知道啊,还没问蓝冰封呢。”“没事。反正你哥俩儿在一个城市就好。”“如果我出国留学读一年预科怎么样?”“我绝对赞成。”易兴道。“要是你,你会去吗?”“换我我肯定去,干嘛便宜她?我父母养我都不容易,有人掏钱,我父母就不用掏钱了呀。钱可以留下来改善生活。至于我呀,身在曹营心在汉,等哥们儿翅膀硬了,飞回来。”“有道理。”叶子洛道。“我父亲有句人生导语就是:人不要跟钱过不去。你考虑一下,真的。”“我现在就是觉得人生特别险恶。”“什么意思?”易兴不理解。“意思就是,让你觉得事情会变坏,他就一定会变坏。”“你啊,就是受蓝冰封家事的影响,他们家的情况毕竟是极少数。”“你才极少数呢,就是从小活得太顺了,觉得什么事情都看得特别阳光。”“没办法,天之骄子。”“行了,骄子,继续打吧。”

美国,“伯母,您节哀。”蓝冰封和蓝雪飘道:“谢奶奶,您节哀。”谢老太太拉起蓝冰封和蓝雪飘的手:“谢谢,冰封,雪飘,你们母亲还在重症监护室,还没有脱离危险,你们要坚强,你们要相信她一定会醒过来的。”蓝冰封和蓝雪飘点点头。“儿子的后事已经办好了,我要回法国了,小绵瓜的爷爷身体不好,行动不方便,我要回去照顾他。小绵瓜就要放假了,也不打算送她回学校了,我要把她带回去,照顾她。谢绵冰松开谢老太太的手,抱着蓝冰封:“我不要去法国,我要跟哥哥姐姐在一起。”“绵绵,听叔叔说,你在这里没有人照顾你。”谢绵冰任性:“我不管,我不离开哥哥姐姐,我要跟哥哥姐姐一起等母亲醒来。”“听话,绵绵。”谢绵冰的叔叔道。

突然,管家的电话响了,“对不起,工作电话。”管家去一旁接电话。“绵绵,别任性,松手。”蓝冰封抱起谢绵冰:“就让她待在这儿吧。等母亲醒来,应该第一眼就想看到她。”蓝冰封都这么说了,谢绵冰的叔叔只好同意了。

星光降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