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幼崽三百岁!上岸种田当奶包啦

第18章 人鱼崽崽教训坏管家

原来这些丫鬟婆子们的欺负,她倒还能忍受,但是最令她害怕的便是府中的管家。

说起管家,百里弯弯曾见过几面。

每次来林府,大小事务都是主子们发话,管家再去做。

但这管家,实则是跟夫人孙氏在一条战线上的人。

有些事情,孙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看不见,所以才让下面的这些喽啰有了可乘之机。

这管家好酒,每每醉酒,总爱吓唬林漾儿。

这给年纪尚小的林漾儿留下不少心理阴影。

“好!既然他爱吓唬人!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夜里,趁着守夜的人睡着,百里弯弯带着林漾儿,偷偷溜出了房间。

两人白天就打听到了管家的住处,所以一路寻过去也算顺利。

管家虽然是下人,但也是统领着整个下人的管事,所以府里给安排的住处,还是单独的。

这个时间段管家才巡逻了一圈林府各个角落,所以还未熄灯。

“快,过来……”

百里弯弯领着林漾儿小心翼翼的趴在了他窗外面。

捅破窗户纸,屋里的情景便入了眼中。

此时管家正坐在桌前,桌上摆着一壶小酒,就这一盘花生米,喝的十分尽兴。

林漾儿一看管家是这幅模样,心里就十分害怕,不禁扯了扯百里弯弯的衣袖,用很小的声音道:“要不,咱们回去吧……”

“不行!说好给你报仇的!”百里弯弯当场拒绝她,并且还安慰道:“放心,我只是吓唬吓唬他,让他涨涨记性!”

说罢她便伸出手,朝窗内点了一下。

管家此时喝的微醺,眯着眼睛,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而在这时,桌上的酒壶突然自己缓缓移动。

接着只听“啪”的一声响,那酒壶应声落地。

管家被吓了一跳,登时睁开了眼,有些疑惑的盯着地上四分五裂的酒壶。

“怎么回事?这酒壶放在桌子上好好的怎么会掉在地上?”

这头一回,他并没有多想,还以为是自己没有放好。

既然酒壶碎了,他也没有喝酒的心思了,便起身,想去睡觉 。

但刚转身,身后的凳子突然动了一下,拖地的声音很响,直接将管家吓得躲到了一边。

“谁!谁在恶作剧!”

管家刚刚被吓得不轻,为了壮胆,他突然吼了一声。

躲在窗外的百里弯弯偷偷一笑,接着又开始了这恐怖的恶作剧。

一会儿不是杯子动了,就是蜡烛无风自动。

要不就是门窗关的好好的屋里却钻进一阵凉风。

那帷幔里像是裹了个人一样,追着他跑

“啊!鬼!有鬼!别过来!!”

管家被吓得腿都软了。

这漆黑的夜映衬着,加上心里不知名的恐惧,吓得他都不敢自己一个人待在屋里。

现在他是看什么都害怕,就连风吹树叶的声音都能吓得他惨叫连连。

惨叫声不一会儿便引来了府里的人。

有几个胆大的小厮听到惨叫急忙冲进去,推开门就看见管家一张脸惨白的毫无血色,此时正缩在墙角,神志不清,冷汗涟涟。

但此刻百里弯弯的法术已经取消了,屋里又变得跟之前一样,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独管家已是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

两个小女孩看到这一幕,躲在草丛里偷偷笑个不停。

而林漾儿的脸上,也渐渐地有了安全感,不再总带着担惊受怕的表情。

“这下还怕不怕啦?”百里弯弯歪头问林漾儿。

林漾儿脸上仰着笑,摇了摇头。

“那走!咱们回去睡觉去!”

于是二人避开人群,偷偷的溜了回去。

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管家遇了邪的事情就不大不小的被下人们传扬着。

管家也因此生了一点小病,临时跟林老太君告了假,在床上躺了一天。

本来管家也深信不疑的觉得自己中了邪。

但当他想要出门问道士去讨一张符纸水喝喝的时候,却无意间在自己窗户底下,发现了个小玩意儿。

那是一枚小小的珠花,看材质与成色,并不是下人们才有得东西。

管家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珠花像是林漾儿那小东西赠与她的小伙伴的东西。

这么仔细一想,他也越来越觉得昨天晚上的事情不对劲,就好像有人故意吓唬他一样。

但这府上,除了头顶上的主子,这下人里可没几个敢吓唬他的。

想来想去,能与自己有仇怨的也就是他平日里欺负的林漾儿了。

随后又结合白日里她还有百里弯弯的那种奇怪的眼神。

管家直接便认定了就是百里弯弯是背后里捉弄他的。

这么一想,管家心中瞬间就涌上一股怒意。

昨天晚上他吓成那样,下人之间可一直在议论。

若不管这件事情,他在下人的眼里便会威严不再了。

不行!他一定要想办法除掉百里弯弯,顺便捡回自己在府中的地位才行 。

于是他第二日依旧出了门,花了钱,在外面找了个办半真半假的道士,与道士呆了半日,将自己的计划说给了那道士后,便匆匆回去了。

回去之后的管家每每见到人,总是装成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大张旗鼓的宣扬自己昨天晚上遇见了不干净的东西。

这话弄得府上人心惶惶,很快便传到了林老太君的耳中。

“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老身吃斋念佛这么多年,府上自有佛祖保佑,这些谣言纯属空穴来风!”

林老太君很生气,正想下令遏制谣言的传递。

然就在这时,下人突然来报,“老太君,府外来了个道士,说府上邪气冲天,进府府中收邪除祟。”

这两日下人们本就被管家口中的事情吓得不轻,这个时候来了个道士也这么说,就不得不引起大家的重视了。

林老太君坚定的心也跟着迟疑了些,心思一动间,人也已经被请了进来 。

来人束发盘髻,头上戴了一顶半新不旧的混元帽,长而消瘦的脸颊,眼睛细长,嘴边留着两撇八字胡,眼睛里的瞳仁很亮,给人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

林老太君将信将疑的看了来人一眼,问出了那个最关键的问题。

一隅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