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魔的我才不是好人

第4章 说好的BUG呢?

“陈让,你不许去!”

“不许不许不许不许去!!”

“喂,你到底听不听得懂人话,陈让!”

吃饭期间,返回学校的路上,陆缘生不断劝说,然而,他还是没能成功。

时间也很快来到了晚八点半。

整整十四年,神脉杯入围赛终于又有人敢挑战了!

各大校区不少学生纷纷赶往现场,观众区早已经是座无虚席。

有的人大声对陈让评头论足,一派指点江山的架势;

有的挥舞两根充气棒,“啪啪啪”大力击打,放声呐喊。

“陈让——”

“够爷们哈!”

“没关系的,就算你废了,你依旧是开阳三年九班最帅的崽!”

一些认识陈让,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学生掬起手大声嚷嚷。

“承让,你这狗几把自己选的入围赛,含着泪也要打完啊!你要是中途退出,老子看不起你!”

“承让哥,不要让别人再说承让了啊!比心,哥们精神上挺你~”

陈让陈让,同班级里有些人,总喜欢戏称他为“承让哥”。

因他总是输,在开阳学院,妥妥是条咸鱼。

如今咸鱼却想要跃龙门,哦豁!

比赛还未正式开始呢,现场却已经鼓噪得不行了。

记者们更是绘声绘色,甚至添油加醋播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待在备战区的陈让,这时又被投屏到了观众区。

面对热情款款的观众们,他一会伸展胳膊,一会压压腿,不时还左右旋转上半身,还唱起了歌。

陈让的嗓音还不错,只是那歌词就……

啊亲爱的朋友们~

送到火葬场,全部烧成灰~

你一堆,我一堆,谁也不认识谁~

全部送到农村做化肥~

啊亲爱的朋友们,到底谁先烧成灰~

先烧你,先烧他~

反正都是骨~头~灰~

……

现场寂静。

这歌唱完,陈让朝镜头明灿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

“大家好,我就是陈让!”

“今天这场比赛,非常感谢大家来捧场~”

“入围赛不可破的魔咒,就由我来打破它!我来创造历史!”

“我今天也把话撂在这了!”

“我要是中途退场,那我陈让从今往后就不当人啦!”

现场登时又掀起了一阵狂澜!

呐喊声,嘘声,口哨声统统交织在一块,甚是鼎沸!

唯独陆缘生和辅导员徐达,看起来,俩人皆是愁眉苦脸。

尤其徐达,身为人师,又怎会不关心自己的学生?

奈何陈让根本不听劝…

入围赛之所以被公认为不可通关,是因参赛选手将要面对的,是一头凶悍无比的魔兽。

比赛规则上就有写:魔兽不可战胜。

无论参赛人数有多少,名额又有多少,总之,和养蛊差不多。

魔兽会随机进攻在场的每一位选手,胜利条件只有一条:

开启魔兽守护的宝箱,拿到宝箱当中的资格函;

真就是养蛊,参赛选手不仅要应对魔兽,还要相互提防、算计。

魔兽的战力很猛,若没有足够的人去分摊它的火力,转移仇恨…

那想要从这头魔兽手中开启宝箱,简直是痴人说梦。

眼下只有陈让一个人参赛,他即将面对的,是单打独挑。

Boss全程锁定陈让,没有人能为陈让分摊火力。

即使是学院第一的尖子生,也做不到一边顶着boss,一边去开启宝箱。

陈让还是个普通生,一直以来寂寂无名。

倘若不是入围赛,很多人压根没听说过这号人。

陆缘生懵圈、凌乱过后,此时既担忧,又很气恼。

陈让居然偷偷报名,要不然,他好歹还可以凑个人头,帮陈让分摊一下boss的火力。

“小陈…”

“你到底想什么啊……”

“怎么可能会有BUG,要真有,别人怎么会没有发现?”

陆缘生愈想愈忐忑不安,只觉整个人都在飘。

现场的人声依旧鼎沸,大伙都是来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不多时。

天空上赫然显现出“伍、肆、叁、贰……”等字样。

神脉杯入围赛,终于是正式开始了!

陈让立马就从备战区,唰地传送到了一个特定的空间里。

这地方宛如是古罗马的斗兽场,最外围一整圈,都是高耸矗立的灰白色石柱子。

场地内,除了浅灰色地皮,一片光秃秃的不见任何景物。

苍凉颓败的气息,尤为强烈。

魔兽盘踞在场地的正中央,长着雪白的鹰头,墨黑色的熊身,四蹄又如猎豹般矫健。

浑身还长满了暗金色的长刺,最细的,也有中指来粗。

利爪更是足足有小半米长,寒光凛凛,洋溢着金属质感!

它正在打盹。

直到陈让距离它还有三十多米,它才稍稍抬起了眼皮。

猩红色的竖瞳,霎时间闪过一抹狠厉光色。

观战的人不由都屏住了呼吸,只见陈让还在继续往前走,有人立马惊呼:

“哇,这家伙真不怕死吗!”

记者仍旧卖力的进行现场播报,老师们纷纷讨论了起来。

此时热搜上,有关陈让单挑入围赛boss的相关帖子,也正冉冉上升。

按趋势,相信再过一会,就要爆了!

陆缘生双手交握着,手心都沁出了汗,他不断的祈祷:

“BUG,BUG快出现啊!”

事已至此,他只能相信陈让说的,真有什么BUG了,要不然,陈让必定被虐得体无完肤。

即使不会有性命危险,可陈让若就此断了胳膊少了腿,都是他不愿看见的。

然而,局势并没有发生任何鬼畜。

魔兽猛地起身,鼻孔喷出两股气压,下一秒!

它就风驰电掣的,直直往前冲锋,几乎是一眨眼便到了陈让的身前。

陈让似乎还不来及反应,魔兽的左前足就迅捷一扬,利爪紧跟着朝陈让盖脸拍下。

观众中有些人,还以为会有什么惊喜发生,却没有。

与其说惊喜,不如说惊吓大大的!

魔兽凌厉的一爪,陈让显然是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居然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轰!

一阵气爆声,陈让整个人就如断线风筝被拍飞了。

咚!

三秒不到,只见被拍飞的陈让,狠狠撞在了一根石柱子上。

石柱子登时裂开个布满蛛网纹路,圆形的大坑。

足以见,魔兽一爪的威力得多猛。

在陈让的胸膛上,也多了三道血淋淋,皮肉翻裂开的口子,鲜血瞬时直飙。

观众们见此一幕,登时有的满脸惊惶,有的倒吸一口气,有的摇了摇头,怜悯不已。

陆缘生瞬间呆滞住了。

“小陈…”

“你……”

他不愿相信这是真的,说好的BUG呢,BUG在哪!

特地赶来看戏的胖子三人见此一幕,脸上不约而同都露出了畅爽的笑容。

寸头男没好气的道:“没错吧,就这么个傻子,你们居然还怕意外?”

胖子懊恼不已的啧了声,“玛德,没想到这货真是个傻逼啊。”

“早知道就不放他走了,不对…我看他就是想自爆,然后找校方检举咱们。”

中分头自我安慰的说道。

寸头男咬了咬牙,神色阴狠:“我还怕他?”

……

君风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