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王妃就想宠着你

第39章 空墓

胡从蕾一觉醒来就看见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房间摆放跟杨府那个房间差不多。

一位丫鬟走了进来:“小姐你醒了。”

胡从蕾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小姐我叫小桃子,是少东家让我来服侍你的。”

胡从蕾走到梳妆台面前坐了下来,看着以前的首饰,她知道这些都是杨帆从杨府带过来的。

来到阳州胡从蕾不在砸东西,情绪稳定。只不过不开口说话,不知道是不是装疯卖傻久了,胡从蕾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好像生活对她来说没有意义。

一开始吃饭都是杨帆喂的,眼神空洞,没有生机。大夫说她受不了刺激了,心灵的伤需要慢慢恢复,多注意她的情绪。好在手脚的伤口在慢慢恢复。

王府挂上了白灯笼和白布。外面都在传“王妃因为小产去世的消息。”甲的人说:“就算不是小产,这个王妃也做不久的,毕竟丞相府都没了。”乙说:“真的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呀!”丁说:“九王爷成亲这么多年都没有纳妾,看来是真的很喜欢王妃呀!”丙说:“在喜欢也没用,红颜薄命。”

易川赶了回来,跑到王府:“蕾儿呢?”

穿着丧服的萧锋看着她:“来晚了,人走了。”

易川抓着他的衣领口:“去那了。”

“山上。”胡从蕾走出王府那一刻,王妃就死了,萧锋的胡从蕾也就没了,这样她才可以正真的活着,只要活着,他就心满意足。

易川打了萧锋一拳:“你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我当初就应该带她走的,就不会这样了。”

萧锋也打了易川一拳:“你就不应该回来,你不回来就没有这些事情发生,丞相府就不会没有了,他们都会活得好好的,都是因为你回来后,才会发生这些事情的。”

他们都知道对方说得没有错,一时间大家都无言。

最后易川开口道:“带我去见她吧!”

这个胡从蕾口中一辈子都喜欢的人向萧锋开口要去见她,萧锋没办法拒绝。带到山上,石碑上刻着萧锋之妻胡从蕾之墓。

易川看着旁边那个空墓:“旁边那个是你为自己准备的。”

“我们是夫妻本来就是要葬在一起的。”

“可以让我和蕾儿单独说说话吗?”

萧锋站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了。

易川摸着石碑胡从蕾三个字慢慢的坐下来,他从兜里掏出一袋紫苏糕、一串冰糖葫芦、一壶酒,最后拿出了地瓜干:“没想到吧!我的袖兜里可以装这么多东西,我自己都没想到。”

易川拿起酒喝了起来:“你说你,堂堂一个丞相府小姐,怎么就喜欢吃这些粗制滥造的东西,还就最喜欢我晒的地瓜干,从小到大,不是我晒的你就不吃,那时候我还以为要给你晒一辈子地瓜干呢?还有点不乐意,你说是不是有点不知好歹,所以现在老天在惩罚我。”

易川把身体靠在石碑上,这让他感觉是靠着胡从蕾,他们小时候经常背靠背的坐在一起。

“你说你长大了,可以陪我一起喝酒,没想到却是最后一次,我这辈子除了没有带你走,全部发生的事情我都不后悔,蕾儿对不起,我回来晚了,我好想在见你一次。”易川在石碑前痛哭,以前那个痞子气的易川不见,只留下失去心爱人的一个普通男人罢了。

易川走后,萧锋站在石碑前看着胡从蕾最喜欢吃的东西,最后他看见地瓜干,这是他从来没有看她吃过的东西,萧锋想,也许这才是她最喜欢吃的吧!

杨帆在喂胡从蕾吃饭,肚子突然咕噜咕的叫了起来,胡从蕾空洞的眼神突然聚焦了起来,看着杨帆,从他手里拿过饭碗。

杨帆温柔的摸了摸胡从蕾的头:“蕾蕾是让我吃饭吗?”她点头。他继续说道:“那蕾蕾可以自己好好吃饭,不可以把碗掉到地上,做得到吗?”胡从来继续点头。

“那我吃饭咯!”

胡从蕾依旧点头。

杨帆看着胡从蕾只吃着碗里的白米饭,轻轻敲了一下桌子:“吃饭不可以只吃白米饭,要吃肉、吃菜,这样才身体好,蕾蕾看我吃一口饭吃一口肉还有一口菜,这样吃饭才香,自己夹试试。”

她看了杨帆许久,最后手才慢慢的夹起青菜,杨帆笑了,他觉得这是胡从蕾愿意接受生活继续的开始,从她愿意夹起一筷子开始,他愿意慢慢陪着她。

“蕾蕾真棒,那以后蕾蕾都可以自己吃饭不用我喂了吧!”胡从蕾点头。

就当杨帆以为胡从蕾愿意让他陪着走出她最黑暗的时刻,胡从蕾晕倒了,大夫告诉他,胡从蕾根本就没有吃什么东西,应该是饿晕倒了,杨帆说:“不可能,我每天都是和她一起吃饭的,不可能会饿晕倒。”

大夫说道:“那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她这是不想活呀!”

杨帆仿佛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底,看着躺在床上的胡从蕾,杨帆哭了,他心里清楚,她吃饭就是为了让自己安心,所以选择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

胡从蕾迷迷糊糊间看见杨帆在哭,她知道自己又一次伤害了他。她实在没有力气了,又一次昏睡过去。

连续一两天都是杨帆一点点喂汤喂药,从死神哪里一点点把她拉回来。

胡从蕾身体慢慢的在恢复,她看着杨帆,依旧不愿意开口说话。

杨帆看着胡从蕾:“我知道你想死,是不是有点恨我,为什么不让你死算了,你想死,我拦也拦不住,我拦得了这一次还拦得了下一次吗?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告诉你,你姐已经被打入冷宫,你哥哥被流放,你们胡家至少要有一个人等他们回家吧!,有可能过个几年,人们把你们胡家的事情忘记了,还可以把你哥哥救出来,你们就可以见面了,你死了谁救他们,你父母死不是让你这样活的,如果是这样他们就白死了,会让他们死了都不可以安心,这叫死不瞑目,你愿意他们这样吗?你有脸死后去见他们吗?”

杨帆从兜里拿出一把匕首:“你自己想清楚,这一次我不拦你。”说完杨帆走出了房门,其实他也在赌,他也害怕。

胡从蕾颤抖着拿着匕首看了许久,最后把匕首丢在地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杨帆在门口长舒一口气。然后走进房间抱着胡从蕾轻轻拍着她的背:“哭出来就好了,哭出来就好了,我陪着你,不怕。”

作家金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