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主被病娇反派给抢了

快穿:女主被病娇反派给抢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章 暴君和小妖妃(16)

“啊!”

阮月惊恐万分!

阮震握着剑,杀意如实质,“本世子再问你一遍,绵绵究竟在哪儿?”

阮月大哭:“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

阮震冷声道:“或许本世子削了你一只手,你就知道了。”

夜非辰怒极,拔剑跟他对峙,“阮震!”

眼见就要发展成刀剑相向的流血事件,一道软软的女子声音打破屋子里剑拔弩张的气氛。

“哥哥。”

阮震闻言,立刻收了手上的剑,大步迎出去,“绵绵!”

“绵绵,你没事吧?”

阮绵坚强地支撑着两条绵软的腿,脸色红润,可眉宇间格外疲惫,就连声音都带着娇弱不胜衣的感觉。

“我没事,对不起,让哥哥担心了。”

阮震哪儿舍得责怪妹妹半分?

况且妹妹怎么会有错?

“你没事就好。”

“世子爷。”

闻声,阮震这才注意到送妹妹回来的人,他微诧,随即抱拳,“周大总管。”

帝王内务总管兼任掌印大太监的周行笑得和气,“奴婢当不得世子爷一句大总管。”

阮震没拿这话当真,朝野上下谁不知这周行有多得帝王信任,得罪了他,什么时候死无葬身之地还不知道呢。

不过,“冒昧一问,怎么劳烦大总管送舍妹回来的?”

周大总管笑了笑,“二姑娘险些被歹人所害,陛下途经救下,特命奴婢送姑娘回来,免得世子爷担心。”

阮绵:“……”

丫的不愧是大反派的爪牙,这睁眼说瞎话的能力就是牛!

她明明就是被那变态反派给抢了去干坏事!

阮绵瞅了一眼夜非辰怀里衣衫不整的阮月,身心疲惫,生无可恋。

剧情里虽然男主前期各种护着阮月,但两人是一直都没进行到最后一步的。

男主的身一直都是属于女主的!

可现在呢?

很好,女主被反派给那啥了,男主睡了女配!

娘啊,剧情这是都崩到南极了吧?

这任务还能做吗?摔!

见阮月还对她露出得意的眼神,阮绵好特么心累!

姐妹,你要完蛋了你造不造?

赚个两千积分怎么就这么难呢?

噫呜呜呜!

阮震拧眉,歹人?

那绵绵可有受伤?

周行笑眯眯道:“世子爷不用担心,二姑娘只是中了一点迷药,陛下已经替她解了。”

阮绵……阮绵脑海里闪过好多不可描述的画面。

她的脸上都快要噗噗地冒着热气了!

好在可能古人比较单纯,也可能是谁都没想到这位不好惹的帝王心腹会当众开车,没人想歪。

阮震还非常感激地拱手,“请周大总管替本世子感激陛下对舍妹的救命之恩,等明日,本世子进宫叩谢陛下恩德。”

周行:“世子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阮震:“要的要的。”

阮绵抹了一把脸:自家傻哥哥哦!

不过在正事上,世子爷还是很给力了。

“对了,那歹人可有抓拿到?”

周行拍了拍手,两个内侍压着一个丫鬟打扮的女人进来,“正要给世子爷带来呢。”

阮月脸色一变,双手紧紧抓着衣服。

她怎么会被抓了?

“是她!就是她!”

原本被阮震可怕的气势吓得缩到自家母亲怀里的阮沅此时一看到被押进来的女人,大声喊道。

“是她主动说要帮我送二姐姐回去,后面又把我支开的。”

阮震看了阮沅一眼。

阮沅立刻像个白包子缩回严氏怀里。

阮震倒也不在意,他一直针对阮月,却没怀疑这个三堂妹,就是知晓她断没这个脑子搞出这场算计。

阮沅:“……”我谢谢你哦!

倒是阮绵,歉意友善地对阮沅笑了笑。

虽说是剧情需要,但今晚多少也让这个可爱的小堂妹担惊受怕了。

阮沅眨眨眼,对阮绵露出了两个甜甜的酒窝。

阮绵:啊,小姑娘真可爱~

其实抛开阮月这个侯府假千金,镇南侯府的其他姑娘都挺好的,从不乱搞幺蛾子。

但没办法,谁让她是虐文女主呢?注定身边极品环绕!

额……话说剧情都崩成这样,她现在还算女主吗?

阮绵表示:emo了!

阮震神色冰冷地看着地上的女人,“她是谁?”

侯府管家上前回话,“世子爷,这是三个月前刚采买的丫鬟小荷,因手脚麻利,干活勤快,这次寿宴就被指派到了前院帮忙。”

阮震鹰眸一眯,“小荷?说!是谁指使你害二姑娘的?”

小荷不知是受了什么刑罚,全身瘫软在地上,一说话,喉咙就发出嚯嚯的声音。

“是、是大姑娘!”

“胡说八道!”

“贱婢,胆敢攀扯大姑娘?是何居心?”

阮太夫人和镇南侯坐不住了,指着小荷直说她居心叵测。

阮震还没说话,周行就笑了,“侯爷,太夫人,这是说锦衣卫的岑千户故意陷害你们的这位大姑娘?”

镇南侯和阮太夫人面色瞬间就变了!

谁不知道岑千户是昭狱刑讯的第一把手,落在他手上的,没一个能完整,当然也没一个能藏住秘密的。

所以这个小荷已经在岑千户那儿走了一遭了?

这下,镇南侯和阮太夫人说不出话了。

污蔑锦衣卫的罪名,得罪岑千户的事情,他们可不敢干!

只是,阮绵到底何德何能,能如此得暴君青睐,连锦衣卫都出动了?

阮月也是六神无主,只能一个劲地否认她没有。

周行呵呵一笑,笑意阴恻恻的,“难道阮月姑娘不知道,这天下就没锦衣卫查不出来的事情吗?”

阮月双眼瞪大,“我……”

周行再次拍了拍手掌,一个内侍送来了一叠资料。

“小荷,原名钱荷,她本是江湖有名的毒娘子,被仇家追杀,因缘巧合为侯府大姑娘阮月所救,为躲避仇家,在阮月的引导下化身小荷被当成丫鬟买入侯府。”

而阮月指使小荷干见不得人的勾搭可不是第一次了。

有之前给严氏下药,为夺管家权的。

有给阮太夫人下药,为表孝心的。

当然,更多的是针对阮绵。

她刚回府那段时间,几次出糗,就是阮月和毒娘子的手笔。

卷云白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