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树季

第24章 汤汤命悬一线

几人不敢朝着直线行驶,只能在城中到处绕着走,最后车在一条泥泞的小路上向花州医学院驶去…

“汤汤怎么样了?”

刘睿开着车在前面说到。

“情况很不好,左肩被咬出了一个窟窿,身体受到邪气入侵!”

张梓稳皱着眉头说。

随后张梓稳抬起左手放在汤汤头上,他释放金色光芒将汤汤包裹住。

而一旁的封尘瘫坐在座位上紧紧闭着眼睛,头上汗滴还在继续淌着。

张梓稳随即将左手转向封尘,又释放出金光。

金光在两人身上快速的旋转着。

“你有没有事?”

张梓稳问诸葛宇。

“我没事,我没事!”

诸葛宇紧紧的握着汤汤的手皱着眉头说。

“这个日本人什么来路?”

刘睿紧接着问到。

“他没说名字,一来就朝着我们攻击。”

诸葛宇回应到刘睿。

“一个日本人怎么会来到我们中国?”

张梓稳在心里默默的说。

半个小时后,几人来到医学院。

他们到达医学院已经是晚上八点半,所以他们已经出去三个多小时了。

张梓稳一下车就大喊到:

“快来几个人!”

周子龙听到张梓稳喊声,便从教室里冲了出来。

陈鸿、雷天行也冲了出来,还有暴风小队。

“怎么了?怎么了?”

周子龙快速跑到车子旁看着焦急的张梓稳。

“汤汤和封尘受伤!”

张梓稳依然皱着眉头说。

暴风小队将诸葛宇扶下车,周子龙和陈鸿抬着封尘走进一间无人的教室。

刘睿将汤汤抱起跑进和周子龙他们相同的教室。

随后那些幸存者出来几个男人将车上的物资全部搬下车。

顾念看到刘睿很着急的抱着汤汤进了教室,她随后也跟了进去。

滕月芳跑了过来抱着张梓稳说:

“你没事吧。”

张梓稳摸着她的头轻声说到:

“我没事儿,汤汤和封尘受到很严重的伤。”

滕月芳缓缓松开张梓稳,她看到张梓稳眼眶红润。

“没事的没事的,汤汤会没事的。”

滕月芳忧伤的安慰着张梓稳。

因为她知道,除了自己和家人,就数她这几个朋友是他最重要的伙伴了。

孟晨看到封尘被抬进教室,她立刻跑进教室,看到封尘躺在只铺着一张棉被的地上。

“阿尘,你怎么了?”

孟晨跑过去握住封尘的手焦急的说。

“傻丫头,我没事儿。”

封尘强忍着疼痛挤出笑容虚弱的对孟晨说。

孟晨看到他身上的伤,不时还吐出鲜血,她忍不住了,眼眶中眼泪打转,最后哭了出来,眼泪直流。

张梓稳和滕月芳也跑进教室,看到这一幕,张梓稳眼眶更加红润,她对滕月芳说自己出去静静,便跑了出去。

这栋楼不高,一共才四层,他一口气从二楼跑向楼顶。

“稳哥!”

滕月芳随即跟了上去,陈鸿听到滕月芳大喊,也跟了上去。

最后,二人赶到楼顶,张梓稳正点燃一支烟抽着。

他看到滕月芳上来,把烟立马熄灭。

张梓稳缓缓走向她,拿过他手中的烟和火机,点燃一支烟,递给了他。

张梓稳愣了一下。

“没事儿,你抽吧,我允许的。”

滕月芳微笑着看着他。

陈鸿也走了过来,拿起一支烟也抽了起来。

他拍了拍张梓稳肩膀说:

“没事儿的,放心吧。”

过了几分钟后,张梓稳将烟头熄灭,他目光死死的盯着兰钟区。

“说说吧,你们遇到了什么?”

陈鸿将烟头也熄灭抬着头望着他。

“我们遇到一个日本人,他是暗卫…”

张梓稳一直说着,滕月芳和陈鸿就一直静静的听着。

“我特码真没用,连自己的伙伴都保护不了。”

张梓稳一拳狠狠的锤在阳台上。

二人听到是日本人,也露出了愤怒的神情。

滕月芳立刻握住张梓稳的手说:

“他们会没事的,我们不都注射了苏吗?苏会保佑我们的。”

张梓稳看向滕月芳,再也忍不住了,眼泪直接从眼眶流了下来。

陈鸿见状,正准备继续安慰他,然而滕月芳直接将张梓稳抱在了怀里,滕月芳眼眶也逐渐变得湿润。

陈鸿转过身便下了楼,因为他知道这里不需要他了,有滕月芳就够了。

陈鸿走进教室,教室里围满了人。

欧阳青灵和司徒雪正用水给汤汤擦着脸。

而汤汤嘴角不时有鲜血淌了下来,两人皱着眉头不停的用毛巾把血擦干净。

虽然两人和汤汤接触时间不长,但这几天下来,她们几人已经是患难姐妹了。

陈鸿挤进去在封尘身边坐下来。

封尘转过头笑着看着陈鸿。

陈鸿也笑着握住他另一只手说:

“好兄弟,没事儿的,我们和孟晨会一直陪着你的。”

教室里十分吵闹,那些人左一句右一句的:

“受这么重的伤,应该活不久了。”

“那女孩好像被咬了,会不会变成感染者啊!”

“要是变成感染者怎么办?”

“是啊,变成感染者我们就危险了!”

“都特码给我滚出去!”

刘睿在汤汤身边突然站起来红着眼眶看着众人吼到。

教室里的那些人被刘睿一吼便安静了下来。

欧阳青灵、司徒雪没有管他们,继续照顾着汤汤。

而顾念是学医的,她端着药物从外面跑进来准备给封尘上外伤药。

“把他衣服脱了,先把药给他上了,如果伤口感染了就危险了!”

顾念焦急的对陈鸿说。

陈鸿立即将封尘上衣褪去,露出来的伤口让顾念眼眶立刻红了起来。

封尘身上全是深深的伤口,有些已经结疤了,有的还在流着血,有些肉甚至已经绽开了…

众人全部呆住了…

孟晨在一旁看着,眼泪一直止不住的流,她不想让封尘看到自己这么难受,甚至用手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顾念把棉球用镊子放在碘伏去泡着,随后拿出来说:

“有点疼,你忍一下!”

随后顾念将棉球放在封尘伤口上擦时,封尘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他一直咬着牙,手一直用力的抓着身下的棉被…

陈鸿立刻将他的手握在自己手上,封尘手一直紧紧的抓着陈鸿的手,指甲几乎已经陷入陈鸿肉里。

张梓稳和滕月芳从门口走了进来,看着顾念她们几个都在照顾着封尘和汤汤,而其他人也在一旁看着,嘴里还不时吐出一些难听的话。

“大家出去吧,这里有我们就够了!”

张梓稳一直压住自己的脾气对其他人说到。

“看一看怎么了?法律规定不准看吗?”

其中一个黄头发的男人在人群中说着。

“对啊,谁规定不准看了。”

其中有人继续附和到。

张梓稳二话不说冲了上去,一把抓住黄头发男人领口说:

“我在说最后一遍,给我滚出去!”

“怎么?想打我!”

黄头发男人仗着人多继续高傲的说。

“嘭”

张梓稳一把将男人朝门外摔去,男人则重重的砸在门上,男人躺在地上喊叫着。

“怎么能打人啊!”

“是啊!”

“我特码最后说一遍,给老子滚出去!”

随后从张梓稳体内溢出强烈的黑暗气息,那群人被压的头晕目眩。

“你有什么权利打幸存者!”

韦杰从最里面走出来指着张梓稳吼到。

张梓稳看向他,一双冷眸直直盯着韦杰。似乎张梓稳已经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呃啊…”

汤汤大喊一声,然后嘴里、眼睛里、鼻腔里开始溢出鲜血…

张梓稳看向汤汤,汤汤已经难受到了极点,眉头依然紧皱,嘴里说不出一句话。

“给我全部滚出去!”

张梓稳彻底爆发了所有的怒气,但他身上并不是金色光芒,而是暗红色的气息。

众人看到张梓稳已经暴怒,全部踉踉跄跄的跑出门外…

张梓稳转头看向暴风小队:

“还有你们!”

暴风小队很是惧怕张梓稳,但没有走出门去,而是在一旁呆住了,他们不知道张梓稳为什么会有这么重的杀戮之气。

滕月芳跑过来抱住了张梓稳。

她流着眼泪在张梓稳怀里哽咽的说:

“稳哥,不要这样,我害怕。”

随后张梓稳身上的暗红色气息慢慢消散…

一世芳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