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云录之怒海龙宫

登云录之怒海龙宫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25章 了无所获

珞珞有些为难的看着我说道。

“不知道你父亲整理的是怎样的一幅图,如果不复杂的话,直接在电话里跟我们说也就行了,在哪里去找传真机呢?”

我也是一脸的无奈。

“父亲说需要就需要吧,其实我也是觉得在电话里他跟我们说一下就可以了,不是说只是把所有的山都按照最贴切的描述排列好顺序了吗?大不了他说一个我记一个不就得了吗?非得让我们去找传真机。”

珞珞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们恐怕得在附近的大公司里面转悠转悠了,说不定还得花点钱什么的,要不然人家不太愿意会帮这样的忙呢。”

我点了点头,花点钱倒不在意,只是我觉得这个东西如同鸡肋一样,真的不必如此大费周章,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想的。

我们从中午一直转到快傍晚的时候,接连走了好几家大公司,当时的交通并不怎么发达,总算是找到了一家肯帮忙的,我答应给对方一点钱,对方这才同意,让我们打长途电话,又用传机传来了一份文件。

看到文件之后,我才发现上面的确写的挺复杂的,显然父亲是找了专业的人员绘制的图,并不只是给山头排列了顺序,也给最有可能会出现树的地方标明了地点。

甚至还有的地方,记载了当地的风土人情以及人们的忌讳,让我们注意,千万不要违犯了人家的风俗,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珞珞看着这份文件,看着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这才叫可怜天下父母心,我看到头号标注的地点就是泰山,这是五岳之首,以前皇帝们封禅的地方,按道理来说,这里的确是有可能存在那棵树的地方,咱们去找一找吧。”

我心中也很着急,想着立刻就去看一看,但是又觉得只有我和珞珞,真的太单薄了,于是就和她商量,是不是要等到我们的第一批的人次赶来了以后,再做准备。

珞珞沉吟了半晌,默默的点了点头。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如我们还是先找个旅店安顿下来,略微再等上一两天,我觉得这次挺不妥当的,来的太着急了,应该先让两个人到这里来安顿,我们作为第二批人次的人前来,就免得我们这么麻烦了。”

我无奈的点头同意,心中却想着,其实谁到这里来也是这个样子,总归是这点事情,该麻烦的人还是要麻烦,更何况这是为了解除自身的毒,当然得首当其冲了。

等了两天之后,我们的人终于赶到了,来的是赵方博和黄伶伶,以及其他的一些人员。

我看了看,人数就十来个,虽然还是觉得不够,但是比我们两个人要充裕的多了。

赵方博看出了我的心思,在旁边解释。

“我们知道,陈林和舒纪文跟你们乘的同一架飞机来到这里的,我们就不用分批次了,你父亲交待,让我们一起过来,先看看情况,看看将来有需要的话,再大批量的派人来。”

我只好点头同意,在去往泰山的路上,因为我和珞珞身体都不好,没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

我们不能往前走,队伍自然就停止下来,路上我们两个拖慢了整个队伍的进度,甚至比原计划晚了两天。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虽然谁都没有说什么,我心中却有些过意不去。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赵方博提议,是不是在附近找个住的地方?

本来就不是着急能够解决得了的问题,走夜路很容易碰到危险,所以这个提议立刻就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更何况走了大半天的路,早就身子疲乏了,的确应该找地方好好的休息,等养足精神之后,再继续出发。

赵方博散出去了几个人,让他们找像样一点的旅店。

但这里早已经不是城市,像这种地方,有个住的地方都不错,甚至住在人家家里也可以,怎么可能有像样的招待所?

等了半个钟头,天完全黑了的时候,我们派出去的人终于回来了。

说的确在附近的村落里有招待所,但是村子里的招待所条件不怎么好,就是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简单的吃点东西。

像这种条件的住宿,我们不是没有经历过,我们没有挑剔,让那个年轻人带路,我们赶往了招待所的方向。

等彻底的安顿下来以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当年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人们吃过晚饭,早早的休息了。

村子里已经没有什么人走动,夜深人静,只有远出偶尔传来的几声虫鸣,趁着夜色更加的安静。

所有的人都有些累了,我让他们都各自休息。

赵方博和黄伶伶跟我们在一间屋子,商讨着明天的行进路线和计划,其实没有什么可以商讨的,他们就是担心我和珞珞的身体状况,想多陪我们一会。

我心中实在是过意不去,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都挺累的了,各自回去休息吧,我和珞珞住一间屋子不太合适,洛洛跟伶伶住在一起,我和赵方博住在隔壁。”

说着转身就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赵方博忽然拦住了我。

“虽然很累,的确很想休息,可是大家心中有事,肯定是睡不着的,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明天是继续往泰山的方向干,还是应该先在附近打听一下当地的老人,是不是听到过有关那棵树的传说。”

我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赵方博说的的确有道理,虽然泰山是最有可能发现这种输入的地点,但是这里距离泰山并不算很遥远了,如果真的有关于那本书的传说,这里的老人应该会有所耳闻。

想到这里,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就算是想打听,恐怕也得明天了,而且既然决定这么做,只是打听招待附近的村民恐怕有些不够,还得扩大范围,至少方圆几十里,都要耐心的打听一遍,这样一来又得耽搁行程,肯定是相当费时间的。”

赵方博却轻轻地摇了摇头,否定了我的观点。

“根本不需要想那么多,我们只需要打听附近十里远的地方也就行了,然后就接着朝泰山的方向赶路,你想一想,如果这里的老人没有听过类似的传说,这里又不是很闭塞,流传上千年的故事,全国也流传广了,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这里打听不到那方圆几十里,就不会有什么人知道的。”

的确是这个样子的,我只好点了点头,同意赵方博的提议。

第二天一大早,赵方博把所有的人都召集了起来,简单的吃了早饭,给他们交代清楚了任务,把人都散出去,只留了两个人。

我们本来想帮忙,却被赵方博制止,说我们的身体很虚弱,还是留在招待所,要不然出去碰到了什么事情,恐怕更是麻烦。

我们无奈,我心中就更加觉得内疚。

快到傍晚的时候,人们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据我们的人汇报,老人们听到了我们的问题,连连摇头,他们说像桃树的树木都不多,更何况是果子会流出红色汁液了,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赵方博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既然这里没有发现有关那棵树的传说,我们只能是继续往泰山的方向走了。

黄伶伶觉得赵方博有些太急躁了,于是出言劝解。

“本来寻找这棵树就不是容易的事情,我们才来了几天,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能够找得到呢?还是稍安勿躁,安静下来,我们再想想办法。”

东风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