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云录之怒海龙宫

第285章 具陈事实

我猛然记起黄伶伶说身上的毒。

我们在墓地里染上了同样的一种毒,想必刚才是担心我,我内心深处非常的好奇,黄伶伶是怎么克制那种毒的?

她没有去过寨子找珞珞,如果真的有这一回事,珞珞不可能不记得,更不可能不告诉我。

我的哭声把赵方博引了进来,他惊慌失措地看着我说道。

“怎么了?黄伶伶是不是有什么危险?刚才不是一直都在睡着吗?医生都说脱离危险了,这是这怎么回事?”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刚才黄伶伶已经醒过来了,只是跟我说了两句话,就再次晕过去,我一时惊慌失措,就没有控制住情绪。”

赵方博眼睛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缓过神来之后,赶紧说道。

“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通知医生,然后医生过来检查。”

说完这句话,人已经跑远了,我只能重新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黄伶伶,心中默默的祈祷着。

很快医生就进来了,严肃的说道。

“我要给黄伶伶检查身体,你赶紧离开这里吧。”

我激动地握住了医生的手。

“你可千万要救她。”

医生叹了一口气。

“你父亲曾经交代过,让我们竭尽所能,一定要保住黄伶伶的生命,我们一定会尽力的,你就放心吧。”

我就算不放心,也只能相信医生说的话了,于是依依不舍的退了出去。

赵方博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轻声的安慰。

“你不用过于担心,黄伶伶不会有事的。”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跟着赵方博上了车。

“我倒并不是担心黄伶伶身上的伤势,而是担心她中的毒,关于这种毒,你知道多少?黄伶伶曾经接触过什么苗疆的人吗?”

赵方博发动了车子,无奈的说道。

“关于这个我还真的知道的不多,恐怕也不能给你提供有价值的线索,但是你的父亲,一直在努力的找人给她治疗。”

我点了点头,父亲的财力非常的雄厚,如果诚心的帮助黄伶伶治疗,应该是有办法的。

这里距离舒纪文的家并不远,半个多钟头之后,我看到了熟悉的场景,再往前不多远就是舒纪文家的。

为了避免引起不愉快,我让赵方博在这里停车。

赵方博依言而行,在路边停下了车,我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转身刚要走,赵方博忽然叫住了我。

我只好停下来脚步,转过身疑惑的看着他。

“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赵方博并没有很快的回答,而是沉默了片刻,这才感慨的说。

“你都已经长大了,按说也轮不到我来跟你讲道理,但是有一句话,我希望您记在心里,有些事情是不能用眼睛看的,而是应该用心去看去体悟,要不然就容易被事情的表象迷惑了。”

我知道他是在暗指我的父亲,但是此时此刻,我只能感觉到父亲对我的冷漠。

我不能对赵方博这个外人表达的更清楚,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

“你说的话我会牢记在心的,虽然我现在并不接受。”

赵方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发动车子走了。

我看着他的车渐渐的消失在了远方。也叹了一口气,转身朝着舒纪文的家中走去。

她并不知道我已经回来了,我务必得报个平安,而且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和舒纪文和平江商量。

我径直的来到了舒纪文的家中,没想到平江居然也在看到我回来了,舒纪文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急忙走过来关心的问。

“太好了,我听到保镖说有人把他们打晕了,然后你就不知所踪,正在和平江商量到哪里去寻找你呢,没想到你就回来了。”

平江也赶紧走过来问。

“你是被什么人抓走的呢?有没有记得那些人的长相?还有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赶紧把过程跟我们说一说。”

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舒纪文已经接过了话茬,让我在沙发上坐下,慢慢的讲给他们听。

我只好走到了沙发上,慢慢的给他们讲事情的经过。

“抓我走的那个人叫陈林,正是和你的父母亲一同被关在地牢里的那个,原来他一直都在装疯卖傻,这一次把我抓过去就是为了打开那个盒子。”

平江忍不住问道。

“盒子?这意思就是说,当时我们在墓地里碰到的那些黑衣人,并且抢走了长生不老药的,就是这个陈林吗?”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就是这个人,那个盒子制作的非常的精巧,他打不开就想让我试试,而且那长生不老药恐怕并非无稽之谈,我听陈林跟我说,那是用鲛人的骨血做成的。”

舒纪文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

“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鲛人这种东西存在吗?并且有人把他们的骨血提炼出来,做成了长生不老药?”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的解释。

“这事儿恐怕还真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楚的,鲛人有没有,到现在为止我仍然没有办法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只能说陈林对这件事情非常的相信。”

平江对这事相当的感兴趣,意味深长的说道。

“事情恐怕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料,我原本都以为长生不老,药只是一个传说,如果掺杂了鲛人的骨血,让我觉得这是或多或少的有点可能了。”

舒纪文显然对这类事情没什么兴趣,把话题岔开了问道。

“那你后来是怎么逃出来的呢?陈林既然把你绑走了,肯定会藏到一个秘密的所在,别的人是轻易不会找到的,单凭你自己,恐怕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逃出来,肯定是有什么人救了你。”

我知道瞒不下去了,只好把事情的经过完完全全的说了一遍。

包括陈林和我父亲的关系,只是我有意的偏向了我的父亲,无论我心中对他怎样的愤恨,也不愿意让别的人对他产生更加不好的印象。

而且还有一个很隐蔽的原因,我不愿意接受一个坏人父亲,这会让我和舒纪文的关系变得非常的尴尬。

东风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