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云录之怒海龙宫

第249章 半夜突变

黄伶伶眼睛已经亮了,激动的跑过来一把,抓起了那几只野兔,得意的说道。

“舒纪文和苏婷婷只管忙别的,我来处理这只几只野兔,说真的今天劳累了一整天,而且在墓地里又待了那么长时间,根本就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现在终于好了,我要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有一瞬间,黄伶伶给我的感觉不一样了,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在我面前那个天真纯洁的女孩子。

我很难把现在的她和三年前的她结合起来,我不知道时间改变了她,还是改变了我,或者把我们都改变了。

黄伶伶把野兔拎到河边,用匕首处理干净。

火早已经烧起来了,我们吃了一锅美美的野兔肉,说实话,我从来都没有觉得野炊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情,我甚至忘记了赵方博对我们的恶意。

更让人觉得惊喜的是,赵方博居然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瓶酒,在我们眼前炫耀的微笑。

“你们背包里肯定没有这种东西了,当时在处理虫子的时候,我本来想把这些酒全部都倒出去的,可是转念又一想,觉得这瓶酒在危难的时候,可能会派些用场,所以就留下来了。”

“没想到,居然我们还有肉吃,在这荒郊野地的地方,如果有肉没有酒,实在是焚琴煮鹤,大煞风景。”

平江急忙跑过去一把,把这瓶酒夺了下来,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真有你的,有这瓶酒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呢?今天咱们就小小的喝两杯,等事情办完了以后,我们回去了再请客。”

这顿饭无疑吃得非常的开心,大家其乐融融。

吃完了饭之后,大家准备找地方休息,可是平江的脸色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你们有没有想过,那些村民觉得我们并不远,如果发现了我们,半夜里来偷袭,我们可就措手不及了。”

赵方博一脸严肃的凝视着他。

“我刚才也在思考这个问题,难道你已经想到了什么好办法不成?快点说出来吧。”

平江苦笑着摇了摇头。

“倒谈不上什么好办法,我只不过是想让我们轮流盯着对面的动静,万一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就赶紧提醒大家好做防范,实在不行,逃跑也是可以的。”

这个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力哥自告奋勇的出来说道。

“我看就让我来做第一个吧,至于谁排在我的身后就由你们安排,我反正是没有意见。”

大家想了想,然后依次安排了顺序,剩下的人各自休息。

我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坐在坡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发呆,舒纪文父亲的话,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想。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觉得我的判断是不会出错的,可是忙碌了一整天,也找不到线索,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正想着出神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我不由得把目光投了过去,发现黄伶伶正慢慢的靠近了我,看到我发现了她,淡淡的笑了笑,坐在了我的身边。

“你不睡觉,在这里发什么呆呢?”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刚才只是在想,为什么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线索。”

黄伶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一猜就知道,你还是在为这件事情发愁,但是你不必过于担心,在我的印象当中,你一直都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人行,我们一定能够找得到的。”

不得不承认,这番话对我的安慰是很大的,我静静的凝视着她,看着如今,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忍不住再次问道。

“我们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虽然经历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你也承认靠近我是别有用心,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应该是真挚的吧?”

黄伶伶有些不太明白,我为什么忽然这么问,瞪大了眼睛凝视着我。

“你想要说什么就尽管说吧,不用这样兜圈子。”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上次我揭开你面罩的时候,你要那么用力的踹我一脚,那一脚力气真的很大。”

黄伶伶脸忽然红了,低着头小声的抱怨。

“我既然戴着面罩,当然就不愿意让你看到我的真实面目,谁让你没事不老实,想要揭开,我当然不用给你留客气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觉得这个话题有点不太适合谈下去了,就是直截了当的询问。

“你刚才没有否认,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真挚的,现在我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想要问你,希望你能够如实作答,你跟我说一说,到底你背后的那个人是谁,以及这样做要达成一种什么样的目的?”

黄伶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眼神也暗淡了下来,悠悠的说道。

“能告诉你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我不能说的自然有我的难处,你还是不要强人所难了。”

我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一个这样的结果,我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当然不愿意强人所难,尤其不愿意强迫你说出不愿意说出的话,大师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我只能从你这边,得到尽可能多的线索。”

黄伶伶还是不说话,干脆把头转向了另外一边,看着那边的风景。

我知道再问下去,恐怕会让两个人都不开心,所以站了起来,慢慢的靠近刚才挑选好的休息的地方,躺下来休息。

我听到黄伶伶无比幽怨的叹了一口气,又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什么,只是距离太远,我听不太清楚了。

我躺在地上休息,看着天上的星星,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半夜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人掐住了我的喉咙。

我觉得呼吸困难,登时睁开了眼睛,借着昏暗的星光,我发现这个人居然就是舒昌江。

我又惊又怒,不停的挣扎着。

“你想干什么?”

舒昌江当然没有回应我,只是狠狠的掐着我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宰了你,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他反反复复说的都是这几个字,仍然处在癫狂之中。

东风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