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云录之怒海龙宫

第140章 墓门之前

一句话惊醒了我们所有人,人们这才意识到,灼爷居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说话的,他甚至走得悄无声息。

我不由得起了一身的冷汗,惊慌的喊道。

“灼爷,你跑到哪里去了?这里充满了各种未知的危险,你可千万不能乱跑啊,听到我的声音赶紧回来。”

听到我这么喊,其他人立刻跟着喊了起来。

人们没有办法找到故意隐藏起来的人。

我们并不知道灼爷是不是听到了我们的呼喊声,但我们确实没有听到有人回答。

平江更加的着急,不满的咒骂。

“这老不死的,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不是给咱们添麻烦吗?让他一个人打乱了全部的计划。”

我觉得有些于心不忍,急忙在旁边劝阻。

“你也不要太生气了,这老头本来就是有些古怪,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算是情理之中的。”

李行忽然凑了过来,对我们说道。

“依照我对这个老头的了解,他肯定是先行一步去寻找丹凤将军的墓地了,我们在这里看壁画的时候,这老头就相当的不耐烦。”

“你忘记了我们走得快,你和舒纪文在后面跟着的事情了吗?我们争执了好半天,最终才勉强的同意回到这里来的。”

大家一致点头同意李行的分析。

平江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把探照灯照亮了深不可测的走廊,悠悠的说道。

“现在恐怕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就算是为了找到灼爷,前方纵然是刀山火海,我们恐怕都得一起去了。”

说着毅然决然,大步流星的朝前迈步。

我们相互看了看,我本能的想要说些什么,可忽然又觉得,在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于是只好轻轻的摇了摇头,赶到过去。

苏婷婷好像还是有些不满意,路上小声的抱怨着什么,又听到舒纪文低声的斥责,而又会有几句柔声的安慰。

不知道往前走了多长时间,仍然没有走到主墓室,平江可能有些不耐烦了,停下脚步转过脸来看着我。

“这墓道到底还有多长?我们都走了这么久了,按道理来说,那老不死的没有我们走得快,为什么我们都没有碰到他呢?甚至都没有听到脚步声。”

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我还偏偏真的是没有办法回答。

舒纪文忽然接过了话茬。

“灼爷可能因为着急地寻找到墓地,所以一路奔跑着跑到这里来的吧,等我们发觉的时候,恐怕他已经走出了好远。”

这的确是一个解释,我就觉得有点太牵强了。

灼爷年纪很大了,体力自然不如年轻人,我们心中着急,要追赶他,路上几乎是急行军的速度,但即使如此,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我不禁有些怀疑自己之前的推测了,灼爷。如果没有去寻找丹凤将军的墓,那么很有可能就去了别的地方,甚至有可能遇到了不测。

这个走廊是笔直的,并没有其他的岔路,如果没有朝前走,那肯定就是朝后走了。

但是看灼爷那么对丹凤将军执着的态度,他可能没搞清楚问题就走了吗?

这种可能性相当小,平江看我半天不说话,忍不住着急的催促。

“秦川,你倒是拿个主意啊,咱们是继续朝前走呢,还是另外再想想办法。”

舒纪文在旁边替我解释。

“你也真是的,秦川只不过是个孩子,就是关于墓葬的知识,比我们了解一些,在这种事情上你让他拿主意,这不是太难为他了吗?”

我看着舒纪文感激地笑了笑,轻轻的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我可以理解大家的心情。”

我清了清嗓子,慢慢的接着说。

“我们都已经走了这么远了,相信再走一段距离,就应该能够找到墓门,我们接着朝前走吧,一直往下看看木门有没有被打开,或者说有打开的痕迹,我心中隐隐的有一种感觉,灼爷一定就在我们前方。”

听到我这么说,大家都吃了一颗定心丸,其实他们走了这么久,心中也在怀疑我之前的判断,只是没有人说出来。

听到我的这番分析,大家又加快了脚步,继续朝前走。

又走了十几分钟,我们果然看到了墓门,而且这道门真的被打开了,我的心跳立刻加快了。

“灼爷一定就在这里面,大家小心谨慎一点。”

我的话音刚落,就听到舒纪文大声的朝着门里面呼喊。

“灼爷,你在里面吗?听到的话请快点回应我们一句,我们都想知道,你是不是还安全。”

没有人回答,舒纪文又大喊一遍,仍然没有任何回应。

舒纪文沉不住气了,立刻就要进去。

我急忙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可千万不要冲动,里面还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呢,如果灼爷安然无恙,势必不会听到你刚才的喊声,也一定不会不答应,但是这些事情偏偏真的发生了,你不觉得这里很诡异吗?”

舒纪文挣脱开我的手。

“我当然知道这里很诡异了,像这种古墓哪座不是充满了诡异的危险,可是我们都已经走到这里了,难道不进去看看吗?”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无奈的凝视着她。

“事情恐怕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一路上一直都在看沿途的壁画,发现壁画后面的描述越来越恐怖。”

“丹凤将军被当成鲛人,为了防止后人盗墓,食他的血肉,墓葬里一定是机关重重,我们经历的那些已经相当的诡异恐怖了,门后面肯定比前面的机关还要厉害。”

“你知道,之前那个墓室是个假的,这个几乎九成九是真的,假的墓室机关都那么厉害,更何况是真的了。”

我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准备了一下措辞。

“我真的不是危言耸听,我觉得这门后面的机关,肯定超过了我们碰到的所有的机关,我甚至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是在这里,我们恐怕还会有人重伤,或者说是干脆的死去,我不愿意再看到这样的事情。”

东风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