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少,娶我可好

第54章 你看上他哪一点了

本来在意识到吴凡的企图后程鸢就想过要结束了。

她当初只是想气褚嘉遇,想让他体会到花他的钱来养别的男人这种愤怒,但是在褚嘉遇解释了他和叶清秋的关系后程鸢已经不生气了。

吴凡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

可现在褚嘉遇的指责却让程鸢觉得有些可笑。

她看着褚嘉遇的眼神有着浓浓的嘲讽,“现在你能体会到当我的感受了么?我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跟着你学的而已,如今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我们扯平了。”

褚嘉遇的脸色阴鸷得可怕,像是随时可以撕了她似的死死的盯着她。

蓦的,他勾起唇角点头,“很好。”

程鸢一时没把握到他这是什么意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两人之间的气氛沉默到了可怕,就连周妈和冯叔见了都有些担心他们会不会打起来。

褚嘉遇最终甩门而去。

“少夫人。”周妈试着过来劝解程鸢,“男人有时候在外面逢场作戏算不得真的,你又何必跟褚少计较呢?”

程鸢讥讽的轻笑,“周妈,如果今天遇到这个事情的人是你女儿呢?你也能这么理智的劝她容忍么?”

周妈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你也做不到对吧?”程鸢无所谓的笑,随即走向餐桌,“开饭吧!”

吃饭的时候吴凡发来了信息。

“姐姐,今天的事情是我太冲动了,对不起。”

程鸢看着这条信息,仿佛看到了吴凡在面前赔礼道歉的样子。

她心里很清楚,吴凡会这样无非是害怕她真的生气了以后不再给他钱而已。

“下不为例。”

程鸢最终回复了四个字过去。

既然褚嘉遇已经知道了吴凡的存在,说不定以后吴凡对她还有利用价值,先稳住也不错。

这一晚褚嘉遇没有回来,直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才给程鸢发过来几张照片,主角还是吴凡,不同的是他身边还有一个男人,两人勾肩搭背的很暧昧。

照片上有时间,可以清楚的看到这是正在进行时。

程鸢看着照片沉思半晌,最终向宋衍请了两小时的假,直奔吴凡下榻的酒店而去。

当吴凡看到她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显然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往后面房间里看了一眼挡在门口不想让程鸢进去。

“让开!”

程鸢猛然推开他走过去,赫然看见了在房间的床上躺着一个上身赤裸的男人,见到她时像小白兔似的缩进被窝里。

程鸢眉头瞬间挑了起来。

她看向吴凡,蓦的笑了出来,“看不出来啊,你竟还有这种爱好?”

“姐姐——我——”

吴凡吱唔着想解释,但程鸢没有给他机会。

“吴凡,我们的合作结束了。”

没有指责没有不悦,程鸢说完转身就走。

一百万一个月的按摩工不怕找不到,没有必要跟没有契约精神的人置气,不值得。

“姐姐!”

吴凡追了出去在走廊上拽住程鸢,“我错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你别生气!”

“我没有生气。”程鸢的目光停留在那只拽着自己的手上,一股恶心油然而生,“吴凡,没有契约精神的人是永远也混不起来的。”

她用力的抽回手,从包里拿出湿巾擦了擦,纸巾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本来你对我还有一点点利用价值,我们还可以合作下去,但是既然你不能遵守契约,那我只好另外找其他人了。”

不知道是程鸢的这个举动还是她的话刺激了吴凡,他的脸开始变得扭曲。

“程鸢,你说我要是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你老公褚嘉遇的话,他会怎么对你?”

他见过富婆,但是像程鸢这样出手大方又不用自己做事的富婆却是少见,所以说什么他也不想让这棵摇钱树离开。

吴凡搬出褚嘉遇只是想威胁程鸢,要么继续合作要么拿点封口费,可是他没想到程鸢非但没有流露出半点害怕的样子反而笑了出来。

“这才是你的目的吧?怎么?想要从我这里拿封口费?”

“我——我——”吴凡本来有点心虚,但是想到钱还是恶从胆边生,他举起了一只手,“我要五千万!”

只要五千万拿到手他就离开江城到其他城市去,到时候拿着这一大笔钱他就可以过上奢华的生活,再也不用再讨好别人了。

猜到吴凡威胁她想要钱,但是狮子大开口要五千万是程鸢没有想到的。

她歪着头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以傍女人为生的小鲜肉,突然就笑了。

“吴凡,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配得到这么多钱么?”

吴凡脸色倏然大变。

“你要是不给我,我就去把你包养我的事情捅到媒体上去,到时候看你老公还会不会要你!”

程鸢冷笑,“别说五千万了,五块钱我都不会再给你,想知道我是怎么会知道这个时候过来的么?”

她扬了扬手机,脸上讥讽明显,“就是他通知我过来的。”

吴凡赫然瞪大了眼睛,面色如死灰。

程鸢离开,在进入电梯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她面无表情看着电梯缓缓关上。

从酒店出来褚嘉遇的电话如期而至。

“花那么多钱找了这样一个双插头,不嫌亏得慌么?”

“褚嘉遇,你这是吃醋了?”程鸢不答反问。

电话里褚嘉遇沉默了许久。

程鸢呵呵的冷笑,拉开车门回到车上,“听说过一句话吗?千金难买心头好。”

“你看上他哪一点了?”褚嘉遇语气沉沉的问。

程鸢心里突然警惕起来,“褚嘉遇,你想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就想知道你看上他哪一点了?”

看上脸就毁容,看上手就砍手,看上人就弄死,就这么简单。

只不过褚嘉遇不可能在电话里跟程鸢说这些。

但程鸢到底是跟他做了大半年的夫妻,如果连褚嘉遇这点的心思都猜不到的话,那也太失败了。

“褚嘉遇。”程鸢到底还是放软了语气,“我只是找他给我捏了两次肩膀而已,第一次乔安也在,你别胡来。”

安想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