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少,娶我可好

第232章 没有义务向你报告我的社交

给宸宸办完入学手续后褚嘉遇正好过来这边见个客户,结果万万没想到竟会看到霍少贤和程鸢亲昵相处逛街的画面。

褚嘉遇心里想了一遍,没想起来他和程鸢曾有过这样的记忆,一时竟有点嫉妒。

程鸢眯着凤眸,语气有些不好。

“褚嘉遇,你到底是几个意思?”

婚是他说要离的,字也是他签的,这会儿的阴阳怪气是几个意思?

再退一万步来说,她难道就没有交友的权利了?

“我找你有事。”

褚嘉遇冷冷的瞥了眼他身后的霍少贤,语带嘲讽,“原来霍医生这么闲?”

“医生也有休假的时候,我们也不是铁人,可以日夜不休。”

霍少贤淡淡的说道,脸上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让褚嘉遇看了极不舒服。

大概是察觉到褚嘉遇的敌意,霍少贤自觉的向程鸢点了点头,“我还有事,程小姐,下次我再请你喝咖啡。”

程鸢微微点头,“好。”

直到霍少贤走远后程鸢才收回目光看向褚嘉遇,“找我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

“在电话说不清楚。”褚嘉遇冷哼,“你们已经很熟了?”

“跟你有关系吗?”程鸢呛了回去,“褚嘉遇,我们已经离婚了,今天我就算重新找了,也是我的权利,我没有义务向你报告我的社交。”

她看出来了,褚嘉遇哪里是有事要找她,这是在打探她和霍少贤的关系吧?

想到这里程鸢俏脸冷凝了几分,“以后有什么事电话联系吧!”

“少夫人——”舒雪不服气的想要说话,但被程鸢打断了。

“舒小姐,以后看紧你家褚总,别再让他这么乱闯了,刚才要不是我还顾忌着曾经的夫妻情份,兴许他现在已经成了我的车下魂了。”

板着俏脸冷冷的说完,程鸢重新回到驾驶座上坐好绑上安全带,看着依旧挡在车头前的男人探出身子去。

“褚嘉遇,让开!我要回家了。”

舒雪罕见的被程鸢识奚落了一番,脸色有些难看,现在又听她对褚嘉遇不客气的驱赶,心里的不满瞬间到达顶。

但,在褚嘉遇在,她不可能也不敢当着他的面冲撞程鸢,因此只好面色不善的过来把褚嘉遇推到路边,给程鸢让开了道。

眼看着程鸢的车子扬长而去,舒雪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褚总,你看少夫人她——”

“回去吧。”褚嘉遇冷冷的打断了她,“回公司。”

舒雪所有的话都被噎回肚子里,只能无奈的说了声好。

——

宸宸也上了幼儿园后程鸢空闲的时间多了许多,每天只要负责送孩子们上下学,剩下的时间她可以去练练瑜珈喝喝茶,日子倒也过得逍遥。

除了褚嘉遇拖着不换证外,她已经完全恢复到单身状态了。

经过上次褚嘉遇撞见她和霍少贤一起逛街后除了每周未雷打不动来陪孩子们外,其他时间很少过来了。

这一次甚至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来过程家了,连周未陪伴孩子的时间也没有再来,就连朵朵特意打电话过去询问也只是回答说工作太忙了没时间。

程鸢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反正也没有过问。

这天她接到萧同的电话,说是公司有应酬需要她这个老板出席,并同时给她寄来了晚上参加宴会的礼服以及宴会的请柬。

寄来的礼服很漂亮,一字肩设计的星空紫晚礼服裙子看起来点缀着点点碎钻,看起来特别仙气特别漂亮好看。

程鸢不太相信这是萧同的眼光。

她给萧同打了电话,“萧同,这礼服是你挑的?”

“呃——是——怎么?少夫人不满意?”萧同在电话里吱吱唔唔。

程鸢瞬间就懂了,忍不住冷笑了出来。

“是褚嘉遇挑的吧?也只有他才可能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你告诉他,礼服还不错。”

萧同连连应好,将要挂断电话之前程鸢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

“你既然是褚嘉遇的人,应该知道我跟他已经离婚了,还叫我少夫人,不好吧?”

“这是褚总吩咐的,我也只是遵照他的意思做事了。”

萧同的话毫无掩饰的说明了,她这个老板真的只是个傀儡。

程鸢冷笑了两声,不客气的挂了电话。

总是这样,自以为是的安排她的一切,却从来不问她是不是需要,也不问她到底喜不喜欢。

遵照他的意思是吗?

那她就遵照他的意思好好当个傀儡好了。

晚六点。

程鸢花了一个小时给自己画了个精致的妆容,换上了萧同送来的晚礼服,拿上包下楼。

“张妈,我要去参加个宴会,晚上你照看着朵朵他们睡觉啊。”

张妈从厨房里应好。

程鸢本想开车去,但想到自己穿成这样开车似乎也不方便,索性就放弃了。

从院子里出来本想拦出租车的,就听路边的一辆大奔响起两声喇叭声,程鸢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萧同从车窗里探出身体来。

“少夫人,我来接你。”

程鸢走过去,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座去,“怎么是你?你在褚嘉遇那里都沦为司机了?”

“少夫人说笑了,你我都是代表程氏公司出席今晚的宴会,当然一起比较好,再说你是我老板,我就算为你当一次司机又怎样呢?”

萧同朗笑道,倒是把自己的定位看得很清楚。

程鸢扯了扯嘴角,“难得你还记得我是你老板,你要不说我还以为你只认褚嘉遇呢。”

“少夫人快别拿我打趣了,您和褚总闹矛盾,我们这些人就成炮灰了,要说我最希望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连做梦都想你们夫妻俩赶紧和好吧,别折磨我这个打工人了。”

这话萧同说得特别真诚。

他跟周奇和舒雪他们不同,他是褚嘉遇特意安排到程氏的,既要把程氏的一切随时向褚嘉遇报告,也需要向程鸢报告。

哪怕只是一份简单的报告他都要装模作样的准备两份,萧同觉得自己也很累啊!

“你的工作是褚嘉遇安排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程鸢冷哼。

她压根同情不起来萧同。

凡是不能为自己所用的人,都不值得同情。

安想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