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少,娶我可好

第19章 少夫人出事了

刚刚吃了一个哑巴亏,最高代表人正在气头上,因此他觉得姜鸯的话很有道理。

“对!这个恶气不出,以后我们还怎么混!”

另一个代表有些担心,“这样不好吧?别搞出什么事情来真的惹恼了褚氏,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姜鸯冷笑,“这事跟褚氏有什么关系?跟我们竞争的不是易程吗?”

“——”

程鸢帮助易程拿下了城东那个项目的事很快就在公司里传开来,所有人都对她另眼相看,宋衍履行承诺回到公司马上就给程鸢批了转正手续,和十万块奖励。

程鸢拿着这十万块请部门里所有人去酒店吃饭。

其他人不知道内情,在餐桌上纷纷询问程鸢到底用了什么本事这么厉害拿下了城东的项目,程鸢都是浅浅微笑。

“夸大了,其实我没有什么本事,也许是瞎猫遇上死耗子了吧!”

知道内情的郁秋心情复杂。

本以为只是带个入职新人,没想到程鸢竟然是褚嘉遇的太太!放着褚氏那么集团公司不去却跑来易程,程鸢的动机很难让人不多想。

但是看宋衍对待程鸢的态度则说明,宋总是相信程鸢的,所以程鸢真的只是单纯在易程工作的小员工?

郁秋不太相信。

“秋姐,你怎么不喝呀?来,我敬你。”

程鸢端着酒杯过来,陪着郁秋靠在包间的小阳台上,脸上笑意浅浅。

郁秋扯了扯嘴角,跟她碰了碰杯。

“程鸢,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郁秋实在忍不住心里的好奇。

程鸢歪着头,“我猜,你想问我,为什么不去褚氏上班反而跑来易程?”

郁秋尴尬的笑了笑,“你应该不差这点薪水才对。”

褚氏集团不说在江城,就是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褚嘉遇的个人身价更是无可估量,怎么想程鸢作为褚太太都不会缺钱花才对。

“是不差,但是我喜欢。”程鸢淡淡的笑,没有多说她和褚嘉遇之间的故事。

本来也说不着。

郁秋也很识趣,没有再继续追问,“我去跟他们喝一杯。”

“秋姐。”程鸢叫住了她,“不要把这个事情跟其他人说。”

郁秋愣了一下,很快就悟过来,微笑着点了点头,“好。”

吃喝得差不多了,又因为第二天大家还要上班,所以在结束了饭局之后大家也就没有再安排别的活动,很快就各回各家了。

程鸢买完单出来,郁秋还在等着她,在确认了她没有喝醉之后两人说了拜拜。

程鸢站在酒店门口吹了十来分钟的冷风,联想到白天跟褚嘉遇的争执,实在不想再回褚家去,便给顾乔安打了电话。

“乔安,我在景泰,喝了些酒开不了车,你来接我吧?”

顾乔安在电话里应好。

顾乔安的住处距离程鸢所在的位置有大概二十分钟的车程,夜里风大,程鸢打算回到车里去等顾乔安的到来。

程鸢的手刚握住车门把的时候从车尾后面窜出两个男人,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捂着嘴巴拖到了后面一辆面包车里。

程鸢拼命的挣扎着想要逃脱,可是她的力气根本就不足以抵抗两个男人的力量,只能智取。

被塞进面包车里后趁着对方还没有上来的空隙程鸢迅速钻到对面握着门把想把车门打开,但对方也许早已想到这一点,因此车门被提前上了锁。

“臭女人!安分点!”

其中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甩了她一记耳光,程鸢被打得晕头转向,对方很快就就趁着这个机会从车上拿了绳子把她捆绑了起来。

面包车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路边的一辆越野车很快就跟了上去。

“快跟褚总报告,少夫人出事了!”

面包车在夜色中飞驰,程鸢双手双脚都被捆绑着,嘴巴上也被胶布封得严严实实的,想求救都没有机会。

程鸢挣扎着不停的踹着前面的驾驶座,想让迫使对方把车停下来。

只有车子停下来她才有机会逃脱。

“他妈的别踢了!再踢老子弄死你!”开车的男人不悦的怒吼,“老六,给我把她教训安分了!”

叫老六的男人从副驾驶座上回头看程鸢,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程鸢的容貌,突然色从胆边生。

“哥,等会到了地方让我先爽一把呗!反正等出了海这女人也是死的,临死前让我们哥俩痛快一回也算是福利了,你说呢?”

开车的男人认真想了想,没反对老六的提议。

程鸢暂时安分了下来,脑子里快速的过滤着想要她命的人。

姜佑霖?还是姜云锦?程勇要顾忌着秦家,应该是没有这个胆,想来最可能的就是姜云锦母子了。

看来目前的逃生机会只有等停车了再想办法了。

面包车开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路程开出江城郊外,最后停在海边一条破船上。

程鸢被押着走上船去,看来这两人是想把她带出海在海上处理她了,想逃的机会就只有把握现在。

“过去!”

老六从后面猛的推了她一把,程鸢没站稳一头撞在船舷上,痛得她差点掉眼泪,但相比这点痛更大的危险还在后面。

老六已经猴急的脱掉了衣服扑了上来。

“这臭娘们长得还真不错!细皮嫩肉的我喜欢!”

对方猥琐的笑着伸手在程鸢的脸上摸了一把,随后捏着她的下巴嘴巴就要凑上来——

程鸢的胃里一阵翻滚,闪躲着不想让对方触碰,一来二去的老六没占到便宜气急败坏的再抽了她一记耳光。

“他奶奶的,老子看得上你是你的造化!让爷爽了等会还能让你死得痛快点,不然叫你要生不能要死不得!”

这一巴掌打得又重又痛,程鸢几乎要被打晕了过去,整个额头狠狠的磕在船舷上,血就流了下来。

“唔唔——”

她想求救,可是嘴巴被封住,根本就说不了话,“刺啦”老六伸手撕掉了她身上的衣服,她白色的蕾丝边内衣瞬间暴露在空气中,老六瞬间看红了眼,直接扑了上去--

安想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