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少,娶我可好

褚少,娶我可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0章 孩子打掉了

冯叔在程鸢的紧盯注视下频频的抹着额上的冷汗。

“冯叔,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程鸢嘴角噙着笑,轻飘飘的问。

“没,没有,少夫人,我没紧张。”

嘴上说着不紧张,却还是紧张得说话都要磕巴了。

“不紧张就好。”

程鸢轻笑,正好电梯开门,脸上敛起笑意走了出去。

准确无误找到1509号房,程鸢眯着凤眸看着房门上的门牌号半晌,蓦的抬手就要敲门,没想到还没敲下去就意外的发现,房门竟没有上锁!

“褚总,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房间里断断续续的传来了女人的声音,程鸢嘴角冷笑泛起,倏的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褚嘉遇正背对着门口抱着个女人衣衫不整的搂抱着极尽亲热。

“啊!”

女人发现了程鸢的到来,惊叫着下意识的躲进褚嘉遇的怀里。

褚嘉遇回头,看到程鸢时满脸的意外。

“程鸢?你怎么来了?”

“不来我怎么知道这里会有这么精彩的好戏在上演?”

程鸢冷冷的笑,笑容却不达眸底。

她以为,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可以支撑自己面对这样的场面,没想到到底还是太自负了。

密密麻麻的痛疼像针扎一样的从心底里弥漫开来。

程鸢的心也在这一瞬慢慢的冷却下来。

“别躲了,做都做了,这会才想起来不敢见人,不嫌太晚了么?”

苏清如怯怯的从褚嘉遇的怀里探出头来,“你是谁啊?”

看到苏清如的时候程鸢微微的挑高了眉头。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褚嘉遇,只见他抚着额头似在懊恼,不禁得冷笑起来。

迈着沉稳的脚步来到两人面前,程鸢伸手捏着苏清如的下巴抬了起来,眼里的讽刺明显。

“褚嘉遇,我是不是该庆幸你的审美专一?”

找个野花都跟她一个型的,是不是想告诉她,他是错把别的女人当成她了?

又或者,不管是她还是眼前的这个女人都是别人的替代品?

“程鸢,不是你想的那样。”

褚嘉遇沉声说道,推开苏清如起身想要去向程鸢解释,“你听我解释。”

程鸢往后退了两步避开他,神情冷冽,“没什么好解释的,我亲眼所见的画面,用不着解释。”

没有吵闹,她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

不像一般女人捉奸那般的大吵大闹,也没有大打出手,程鸢从头到尾都很冷静很理智。

但褚嘉遇清楚,程鸢越是这样就说明她越生气,后果也越严重。

只有不在乎了,才可能这么冷静,一种将要失去程鸢的不妙预感让褚嘉遇开始有点慌了。

“程鸢!”

褚嘉遇追了出去。

但他晚了一步,追出酒店的时候程鸢已经坐上出租车扬长而去了。

“少夫人很生气。”冯叔后面跟上来,“褚少,你还是赶紧回去看看吧!”

褚嘉遇脸色阴沉的回头,“程鸢是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

他会来丽晶酒店只是临时起意的,原本的行程里根本就没有这一项,程鸢怀着孕,她是怎么会那么凑巧的也来到丽晶酒店?

“我不知道。但是少夫人是从家里直接赶过来的。”

冯叔如实的把程鸢出发的所有细节都说了一遍。

褚嘉遇的脸色越发的阴沉,大步往车边走去。

“褚总!”

苏清如从后面追了上来,一脸无辜的样子。

褚嘉遇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坐进车里踩下油门很快就扬长而去。

程鸢没有回去禇家,而是直接去了医院。

手术台上,褚嘉遇的电话一直打进来,索性就拉了黑,世界安静了下来——-

夜晚,程家。

随着啪一声开关灯响,褚嘉遇出现在客厅上,程鸢坐在沙发上冷冷的看了一眼过去,唇边尽是讽刺的笑。

“看来褚总很喜欢翻墙头。”

她这话一语双关。

褚嘉遇听出来了。

“程鸢,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他解释,“我跟苏清如什么事都没有。”

“褚嘉遇,我不是瞎子!”程鸢冷冷的开口,“我累了,离婚吧!”

这桩婚姻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她本来想,这是一桩你情我愿的交易,无关第三方,仅仅只有他与她而已,即便勉强一点总归也还是能走得下去。

可是后来她发现了叶清秋,发现了朵朵,再后来是薇薇安,之前他的所有解释她都选择了相信,但是今天这个事情,她不想相信了。

他们的婚姻里出现的人太多了,程鸢累了。

褚嘉遇的眉头狠狠抽动了几下,“程鸢,我不同意!”

“离婚协议书我明天就会给你,你走吧!”

程鸢声音平静的说道,仿佛是在讲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程鸢!”褚嘉遇无奈的低吼,“你就这么不愿意相信我?”

“我相信你的次数太多了。”程鸢冷笑,“我会提离婚,跟相不相信你无关,是我累了,你褚总的少夫人这个头衔太重了,我想我是背不起,你另请高明吧!”

不愿意再面对褚嘉遇,程鸢起身上楼。

“你能不能理智一点听我解释?”程鸢的不信任让褚嘉遇有点动气,“程鸢,婚姻不是儿戏,难道我们就不能为孩子多想想么?”

程鸢上楼的脚步停顿下来。

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褚嘉遇,唇边尽是嘲讽。

“没有孩子了。”

“什么?”褚嘉遇的瞳孔狠狠的紧缩起来,眸底全是凛冽的寒意,“程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孩子打掉了。”程鸢冷冷的说道,“手术收费单就在茶几上。”

褚嘉遇的目光迅速的落到茶几上。

那上面果然安放着一张手术单,上面的手术名称刺痛了褚嘉遇的双眸,让他几乎愤怒得喷出火来。

无痛人流。

“程鸢!你怎么这么狠心?”

褚嘉遇几乎是冲到程鸢面前的,他抓着她的双肩大力的摇晃。

“那个孩子他也是一条生命!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削夺他生存的机会?”

知道她铁定是误会了,所以他不停的给她打电话,试图想要跟她解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她不肯接电话,甚至把他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了。

打不通电话褚嘉遇只好无奈回家,可是他没想到程鸢没有回家而是跑去了医院!

安想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