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养我的知府大人

第29章 官茶到手

“你们!不可能!方才你们明明慌乱不堪,你!”袁子墨伸手指着林棠低吼道:“你上来抢这封信,别以为我忘了!也别想着我会轻易上了你们的当!”

袁子墨怒目而视,他身姿颀长,高高在上地压迫下来,手指几乎要戳到林棠的脸上,林棠心里闪过一丝慌乱,还没等反应过来,面前就多了一个身影。

陆辰伸手推开了袁子墨气势汹汹指着的那只手臂,他颀长如玉的身姿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林棠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二公子,我可没想着你会轻易上了我的当,”林棠躲在陆辰身后歪头只露出一只眼睛,“我可是尽心尽力地抢密信,装紧张,否则哪能让您把生丝全都吐出来。”

袁子墨低头死死地盯着信上的印章,片刻后伸手狠狠地将那信抓握进手心里,那信都破了碎了也没有停下。

“陆大人,好筹谋,那两只烟花也是你放的吧?!”

“二公子,这就是您误会陆大人了!陆大人方才就在房间里,怎么可能分身出去放烟花啊。”林棠站在陆辰身后,或许是因为陆辰那墨青色的云燕官服,原本的紧张早已烟消云散,有人撑腰话也多了起来。

“这不要紧。”袁子墨咬牙切齿地说道,“反正锦江布行无论如何都采买不到新的辑丝,官布的事情,陆大人还是要来我袁家商议,早早晚晚!我等着陆大人便是!”

说罢,袁子墨散了一下袖子和衣摆,转身便要往门口走。

“二公子还是不必等了,”陆辰有条不紊地说道,“官布的事情我早就交给了袁公子,也只给了袁公子,那就是今年官布采办所有的量。至于巡抚下榻一事,我想,赶回来的袁老爷知道二公子将现银全部屯了辑丝,也不会让二公子再插手这些事宜了。”

“好啊!原来陆大人的圈套早就画好了,今日根本不是等锦江布行的人,而是等着袁某落入陆大人的陷阱!”袁子墨几乎是脱口而出,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明显是等着陆辰的答复,但是房间里却忽然的安静了下来。

片刻,陆辰戴上官帽回头,眼神平静得如同雨夜前的湖泊,“二公子许是忘了,二公子刚来的时候,本官便对二公子实情相告,本官是在和宁姑娘商谈四方客栈所用茶叶一事,何来等人一说?”

“呵……茶叶,四方客栈与静仁茶庄相距不过数步……”

“二公子走的时候,可以去门口瞧瞧,本官采买的官茶正在门口卸货,二公子是懂茶的人,可以好好品鉴一番,本官事务繁忙,就不多陪了,二公子请便。”

陆辰正了官帽,没有迟疑便抬脚向着门口走去。

“这么快就来啦,我可以先品一杯吗?”林棠拿起茶托抱在胸前,蹦蹦哒哒地跟着陆辰出了雅间。

须臾,袁子墨也跟了出来,他眯着眼睛向外一瞧,看见那门口正装卸的劳工正奋力卸车,便阴沉着脸朝着陆辰行了一个勉强规矩的礼就甩着袖子转身走了。

“大人,这官茶真是茶香四溢,不愧是大人您采买的茶叶!”林棠看着袁子墨憋着气走远了,心中欣喜,自然是看什么都觉得身心愉悦,环顾四周,看着忙碌的伙计们,看着厅堂里展示的各家商户合作的各种品项,仿佛是看自己打下的江山。

陆辰只看着袁子墨离开的身影,并未回头看林棠直接说道:“林棠,袁子墨是个偏执狂妄喜怒无常且睚眦必报的人,你与他交往要少说话,本官是知府,他心中就算是再不敬,但也不敢与本官对着干。而你则不同,他若是对本官咽不下这口气,便可能暗中撒到你的身上。”

林棠一听,眼神中的喜悦瞬间消失殆尽,抿着嘴唇低下了头,小声应道:“是,大人。”

“本官只是提醒你,不是训斥你,你今日做得很好,特别是抢信的那一段,要不是本官提前知道,本官也会被你骗到,以为那信件是真的。”

陆辰说着,伸手正要拍一拍林棠的肩膀以作鼓舞,却发现林棠忽然抬头,眼中满是得逞的笑意,“大人,我就知道您一定会夸我的!我很有自知之明!哈哈哈……”

“哥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夸我,哈哈哈……”脸上沾着墨汁的小林棠挥动小羊毫,“哥哥,我给你展示一个大鹏开屏!”

“那叫大鹏展翅。”

“人在江湖岂能面面俱到?不要在意那些细枝末节,你看看,我这个大鹏的鸡腿画得怎么样?”

“……甚……甚为粗壮!”

……

陆辰看着面前林棠等夸的小心思毫不掩饰,目光透亮如初,头上的垂挂发髻十分活泼俏丽,只是那个花纹生硬的木头簪子略显老气,与她清丽妙龄完全不相符。

“林棠,如今你成日在四方客栈里忙,也不去别的地方,你那海棠花的簪子可以带着了。”陆辰“好言”提醒道。

“簪子啊……”林棠瞬间肉疼,脑子里轮番闪出陆辰说的那一句价值连城,当初当掉容易,如今想要赎回这价值连城的簪子林棠想想就觉得头疼,只能寄希望于自己那高昂的分红了。

“想要戴那么贵重的簪子,理应梳与它相配的发髻,这几日太忙了没有时间梳妆,等忙完了这一阵,我就戴那海棠花的簪子。”

今晚就回去拜佛,求四方客栈的生意能更旺一些,天爷,若是陆大人知道自己把那簪子给当了还赎不回来了,后果……

之后的几日,林棠睡觉明明累如老狗,可是午夜梦回的时候,还是会做噩梦。

而这时的噩梦不再是从前的苦日子,也不是被逼债的人找到拳脚相加,而是一只簪子被别人买走,而自己只能看着价值连城的物件和自己失之交臂的悲惨剧情了。

这让林棠惶惶不安,几乎每日去四方客栈之前,都要路过那当铺的门口,别管人家开没开门,都得念叨几句,保佑那簪子安然无恙地等着自己,不用太久,只要等到自己这个月发月钱就成了。

终于到了那个林棠想起来连吃饭都能多干上两碗的日子——发钱的日子,林棠看着手里领到的月钱,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成为没等卸磨就已经筋疲力尽的老驴。

向日葵小班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