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养我的知府大人

第123章 亦无眠

已经是深夜,仁园的书房依旧亮着火烛。

陆辰看着手里的密信,却又好似没看。

他目光空洞,思绪早已经飘走。

景历从门外拎着食盒进来,早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候,但即便如此,也是景历催了好几次,陆辰才让上饭菜的。

他进门后看见陆大人还保持着自己离开的时候那个姿势,几乎是半点都没有动,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走到案桌前,将食盒打开。

饭菜一样又一样被放置在桌子上,可显然陆辰并没有要吃的意思。

陆辰只略略看了一眼,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将手里的密信放下,倚身满是倦容。

“大人,您先喝口粥润润。”景历将银耳百合莲子羹往陆辰面前再移了移。

“先放着吧。”陆辰并没有起身,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抬。

景历不知道该说什么,陆大人虽然面色倦怠,但他知道,陆大人如此并不是因为身体乏累,而是心累。

这一切,一定和陆大人看的那封密信有关。

“大人,已经是深夜了,您垫一垫,然后歇息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忙,想必依旧是繁忙的一天啊!”景历担忧地劝道。

陆辰抬眼,看向桌子上的林林总总,他从中饭之后便没有吃过任何东西,按理说应该是极其饿的,可他看着这些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竟然没有一点胃口。

他长叹一口气,刚想让景历将饭收走,可看见景历满是关切和担忧的目光,便坐直了身子,伸手拿起了汤勺。

粥一点一点进入了陆辰的口中,而桌子上的其他饭菜却没被半点动过的迹象,陆辰并没有心思在吃饭这件事上,他感觉自己太累了。

累到连吃些饭菜的心思都没有了。

不一会儿,粥便少了半碗,陆辰放下汤勺,景历看着陆辰极其难看的脸色欲言又止,便上前将饭菜很是麻利地收拾好。

安寝时分,陆辰躺在床榻上却久久不能入眠。

呵欠已经打了好几个,他也知道这几日他为巡抚大人的事情已经忙碌得身心俱疲。

可如今得到这个结果,他实在是无力接受。

当他从林棠口中无意得知林老爷子和当年案件的关系之后,通过蛛丝马迹和前后关联,他几乎可以确认,当今权势熏天的巡抚白大人,就是当年的凶手。

对于白大人的权势他并没有忽略,以卵击石的蠢事他自然也不会去做。

可如今看来,当时的自己还是太心急了。

这些年,陆辰早已找到了大量巡抚白大人利用职权贪污受贿的证据,为了不让自己受到牵连,陆辰也下了很大的功夫。

将这些证据通过别人的手呈上,想着在明哲保身的基础上,给白大人一击,想法算是万全。

可这耗费了陆辰大量精力物力财力的事情,到头来,却只化为了密信上的两个字:

未果。

陆辰缓缓闭上了眼睛,困意总算是席卷而来,可纷乱的思绪并没有放过他。

他早就有心里准备的,巡抚大人这么多年权势熏天,手段也很是狠辣,自然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扳倒。

只用贪污受贿的事情并不能保证一击即中。

但这个法子是对于陆辰而言,最容易将自己割裂出去,不让自己受到牵连的方法了。

如果是用其他的办法,自己便很难保身,可……

陆辰翻了一个身,暗自伤神。

或许还是自己太年轻,手段也太过于青涩,自己状告白大人的那些,没想到这只老狐狸早有打算。

白大人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完全没有受到半点牵连,把那一桩桩一件件都推脱到了别人的身上。

自己这些年的努力,竟然成了攻击别人的炮火……

外面的天早已是漆黑一片,看不到半点的光亮,这一夜月亮也偷懒,不知道在哪片云朵后面躲清闲,没有给世间半点光亮。

已经入秋,夜间寒凉,陆辰忽然睁开了眼睛,接着便坐起身来。

自己忙昏了头,竟然忘了这事。

如今仁园的深夜都带着清冷,何况山上。

之前实施此计划的时候,陆辰知道自己就算是如何准备,都不能做到万无一失,所以还是留了后手。

他怕自己仍然会受到牵连,便将林棠也派到了山上,以防万一。

那几日事情太多,他完全没有时间考虑详细,比如山上条件太差,夜晚更会寒冷。

“是该安排人多照顾她的……当真是疏漏了。”陆辰轻声自言自语,“既然此事已经了结,便让她回来也罢。”

清晨。

林棠想要多睡会儿也是难上加难了。

且不说别的,就说外面那喧闹声,是个人也得被吵醒。

从前林棠若是休假,只需要和邻居家的鸡打鸣做斗争便可。

但如今……

当真是今时不同往日啊。

这山上的采矿声叮叮当当,可比鸡打鸣响亮多了。

加上工人上工的声音,即便是林棠没有早起要做的事情,也要跟着早早起来了。

她没精打采地洗漱,看着曾经的山匪、如今的矿工都精神饱满地下矿,林棠知道自己昨天给他们打的鸡血效果很好。

他们有自己给他们打鸡血,而自己呢……

斗志满满准备大干一场的他们昨晚自然是很快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自己这个倒霉催的没人鼓励也就罢了,加上昨晚小五和自己促膝长谈一夜,整个人都快要自闭了。

虽然小五不知道实情,但是似乎也有点道理……

比如,陆大人对自己,的确是从这次被救之后改变的。

当时陆辰亲自来到山上救自己,那时候陆辰还是很在意自己的。

可过后便把自己又扔回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中间发生的事情小五不知道,但是自己清楚……

自己当着陆辰的面,稀里哗啦掉了一地的钱两……

还死不要脸地说那是自己的钱,虽然最后她都塞给了陆辰,虽然最后陆辰也没有表示什么……

可毕竟那是陆辰啊,他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的。

可能在他内心里,他已经对自己有成见了?

亦或是因为……自己不小心说出了爹爹的事情?!

难道真是爹爹的那个事情?那可就麻烦了!

向日葵小班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