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谁说我是来退婚的?

第65章 璇静圣女,疼不?

黑袍人在这天地异象之下,犹如巨浪怒涛中的一叶扁舟,随波逐流,随时可能倾覆。

然而他依旧是镇定自如地站在原地,藏在黑袍下的一双眼瞳中赤光闪烁。

这黑袍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卫司的少主,李观海。

身外狂风轰天,他却不动如山,这一静一动,近乎极致。

下一刻,云层中探出九颗狰狞的龙头,狂吼啸天,响彻苍穹,声震数万里,惊动无数人类和生灵。

各方修士眺望天际,神色微变。

好恐怖的气势,是谁在那里交手?

他们飘上虚空,缓缓靠近,想去凑个热闹。

与此同时,山谷上空。

九条狰狞的青色雷龙破云而出,每一条都长达数万丈,粗如架海紫金梁,威势滔天,睥睨乾坤。

日光被遮住,整片大地陷入黑暗,九道狰狞可怖的影子来回穿梭,卷起一股股怒涛般的气浪,压倒无数翠竹,百草伏地。

李观海仰望天穹,勾起嘴角,淡淡一笑。

这陆璇静不愧是地皇殿圣女,在年轻一辈中,能和她交手的顶尖天骄屈指可数。

正这般想着,九条雷龙已经带着雷霆万钧之势,轰然落下。

大地轰然下陷,山峰崩倒,虚空坍塌,无数空间碎片飞扬,道文四射。

李观海单掌朝天,龙吟呼啸间,两条金龙虚影震荡而出,裂天翻海,开阖纵横,势破寰宇,诸法寂灭。

金龙与青龙相撞,天地颤动,涟漪滚滚。

方圆数千里的山峰顷刻间被移平,原本生机盎然,枝繁叶茂的山谷,变成了一片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

金龙撕碎青龙,炸成无数光点,道文纷飞,神符璀璨。

这些符文落在地上,立马长出成片成片的绿植,原本荒凉萧条的大地,再次变得郁郁葱葱,欣欣向荣。

“呜!”

陆璇静受到反噬,闷哼一声,连退数步,嘴角溢出鲜血,心中无比震惊。

她刚才施展的那张青雷从龙,是地皇殿最强的杀招之一,同境界几乎无人可当。

这个黑袍人的气息明明是玄帅巅峰,为什么能如探囊取物般的化解了自己的攻势?

难道他是施展了某种隐匿气息的神通,其实他真实的修为是玄王境,或者更高?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出手镇压自己,非要兜兜转转,煞费苦心?

心中正这么想着,陆璇静忽然发现远处黑袍人的身影逐渐变得虚淡模糊,最后消失不见。

哪儿去了?

陆璇静心中警兆大生,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转身。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陆璇静还没来得及转身,身后某个部位就再次被袭,火辣辣的疼。

她一个趔趄,几乎跌倒。

“我杀了你!”

陆璇静羞愤欲绝,手提龙雀,身化流光,雷霆斩出,却斩个空。

啪!

又是一声脆响,陆璇静的羞人部位再次受袭,已经有些肿胀了。

“啊!”

她羞怒交加,大叫一声,招式完全乱了章法,龙雀剑乱挥乱舞,在周身舞出一片密不透风的剑气风暴。

啪!

又是一巴掌,陆璇静彻底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剧烈且酥麻的疼痛让她再也握不住龙雀剑,脱手落向脚下的山谷。

她鼻子发酸,眼圈通红,眸中晶莹一片。

陆璇静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身为地皇殿的圣女,绝不能落泪,尤其是对一个魔修,更不能露出半点柔弱的姿态。

前方虚空波动,现出黑袍人的身影,他笑问:“璇静圣女,疼不?”

陆璇静素颜冷眸,冷冷望着他,接着玉手一张,那落进山谷的龙雀剑化做一条流光冲天而起,落在她手中。

剑锋遥指李观海,刃上青光流转,似可斩碎日月星辰。

隐藏在黑袍中的李观海叹了口气。

他还是小瞧了这个女人的倔脾气和死脑筋,明知不敌,还要死扛硬撑,维护她心中的正义。

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一往无前。

她这性格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一个奇迹了,如果不是有天道气运护身的话,这么多年来,只怕她早就死了几百次了。

没错,陆璇静也是一个气运之女,但她和冰婵宫的风语生一样,属于那种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气运之女。

她们的气运值会逐渐增长,等时机一到,瞬间爆发。

李观海之所以没有杀陆璇静,并不是贪图她的美色,而是如果能控制住她,等同于控制了地皇殿。

地皇殿也是上界的顶尖道统之一,门内高手如云,还有数位终日闭关潜修的老祖,底蕴极深。

虽然地皇殿从来不参加上界的纷争,却可以作为一个保障,以及混淆视听的工具。

比如大地皇者转世身这个身份。

只要李观海控制了陆璇静,杀死方宇,炼化地皇道印,就能偷梁换柱,取而代之,成为万人敬仰的大地皇者转世身。

实在不行,就只能先擒住陆璇静,杀了方宇,后面的事情再说。

“璇静圣女不必动怒,在下有一事请教,问完就走。”

李观海淡淡道。

陆璇静声音冰冷,语气中尽是漠然:“何事。”

“地皇道印,如何炼化?”

李观海知道她一定不会说,但还是如此问道。

闻言,陆璇静美眸睁大,心中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急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找到了大地皇者转世身?”

李观海堂而皇之地点头承认道:“是。”

陆璇静万念俱灰,不敢置信地追问:“你把他怎么样了!”

“呵。”李观海笑道:“放心,他没死。”

陆璇静松了口气,旋即又变得提心吊胆起来。

大地皇者转世身就算没死,但还是落在了魔修的手中,随时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该怎么把他救出来呢?

黑袍人是怎么确认大地皇者转世身的身份的呢?

他又是怎么预测到这一世的大地皇者已经出现了呢?

数个疑问萦在陆璇静心头,让她的心情更加沉重不安了。

“交出地皇道印炼化之法,否则我杀了他。”

李观海淡淡开口,将杀死大地皇者说的像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

陆璇静摇头道:“没用的,就算我告诉你炼化之法,你也无法夺取地皇道印。”

春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