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谁说我是来退婚的?

第185章 璇静,为何如此?

来人正是地皇殿的圣女,陆璇静。

各道统强者纷纷侧目望去,或点头或施礼,对她很是客气。

地皇殿在上界的名望颇大,受无数人爱戴,被视作决定天下太平的圣地。

历代大地皇者,都是拯救天下苍生的大英雄,是绝大多数百姓和修士心目中的救世主,甚至奉为信仰。

这也为地皇殿打下了深厚的声望基础,任何道统势力都愿意给地皇殿几分面子。

毕竟地皇殿除了大地皇者之外,还是个货真价实的顶尖势力,传承了无数年,底蕴深不可测。

虽然不像别的道统大教那样大开山门,广收门徒,但门下弟子无一不是天资卓绝之辈,祖地深处不知藏着多少个修为通天的大能以及老祖。

就算地皇殿一个弟子都没有,只要有这些人在,地皇殿依旧是屹立在上界顶峰的道统势力。

陆璇静微微还礼,清澈如冰的双眸从李观海和江曦月身上扫过,不动声色。

这时,灵虚山方位,许清秋招手唤道:“璇静,这里。”

陆璇静走了过去,表情清清冷冷,眼神平平淡淡,真如仙子般不食人间烟火。

李观海真没想到她会来,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

地皇殿以保卫人间太平为己任,如今盛雪晴宫的地下藏有妖魔,身为地皇殿圣女,同时又疾恶如仇的她,怎会坐视不理?

李观海微微皱眉,这女人来瞎凑什么热闹?

如果她也跟着各道统强者,下到地底的话,事情可就不好办啊,虽然可以叮嘱那些妖魔,让他们不要伤害陆璇静。

但天有不测风云,坑杀各大道统本就不容易,万一到时候她从中添乱,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不要让她下去的好。

这些念头在李观海心中飞快转过,这时,首位上的沈真人开口了:“既然诸位道友都到齐了,那就商讨一下斩魔之事吧。”

乾雍城的一位长老,看向雪山圣域的方位,问道:“传闻前几日,诸多圣域强者进入地下,去追杀一个小辈,结果却全军覆没,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闻言,其余人纷纷侧目望去,眼神各异,嘲笑者居多。

一众圣域强者眼角抽搐,显然被戳到了痛处。

这的确是他们的一大污点,二十几个圣域强者去追杀一个毛头小子,没得手不说,反而还损兵折将,无一人生还。

堂堂极北之地三大霸主之一的雪山圣域,竟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手里频频吃瘪。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早已成为各道统之间口口相传的一个笑话。

一个圣域强者忍着怒火,沉声道:“确有此事不假,不过道友在这种时候提起这件事,究竟是何用意。”

乾雍城长老是个笑面佛似的老者,一张脸看上去乐呵呵的,好像不会生气似的。

只听他笑道:“道友别多心,我并不是刻意挑衅,我只是想说,贵宗那么多人都死在了地底,其中还有几位玄皇境的强者。”

“能将玄皇强者留下,这就说明地下妖魔的数量极多,而且修为境界极高,可能有妖圣或魔圣坐镇。”

闻言,众强者心中齐齐一惊。

妖圣,魔圣,那可是相当于人族玄圣大能的境界啊,而且妖魔的血脉强大,拥有特殊的天赋神通,极擅厮杀征战。

同境界之下,人族想要战胜血脉强大的妖魔,极为艰难。

如果真如乾雍城长老所猜测的那般,地下魔窟藏有圣境妖魔,那三日后定会有一场恶战,人族修士恐怕会伤亡惨重啊。

在座的没有笨人,大家都想到了这一点,都开始为自己而打算,怎么样才能明哲保身,怎么样才能将伤亡降到最低,各怀鬼胎。

行军打战,万众一心,最忌讳就是离心离德,一盘散沙,那样只会被人逐个击破。

如今斩魔行动尚未开始,各大道统就呈现出分裂之势,可见这次行动八成是凶多吉少。

这时,一位灵虚山的首座长老开口了,他一张口,整座主殿都静了下来,因为说话之人,是灵虚山的玄圣大能,孔季孟。

此人年轻时也是一位绝世天骄,力压同辈,是个鼎鼎大名的风云人物。

他说道:“不论地底有没有圣境妖魔坐镇,我等都要将其歼灭,如若纵容,上界将会迎来一场巨大的灾难,甚至牵连三千道域,到时候谁有可以独善其身呢?”

不少正义之士纷纷出言附和,一番大义凛然的劝说后,总算是让险些分崩离析的各大道统稍稍有了一些凝聚力。

灵虚山首座长老说得对,魔族是所有人类的公敌,不只是人类,还是所有生灵的公敌,如果魔族真的再次降临世间,恐怕又要开启一场祸及整个三千古域的灭顶之灾。

现在大家最担心的是,对地底世界的了解不深,不知道下面有多大,藏着多少个妖魔,修为境界又如何。

众人有种预感,盛雪晴宫下的魔窟,恐怕只是冰山一角。

光是想想就令人头皮发麻,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话,麻烦就大了。

商讨结束,众道统强者各自离去,李观海对沈真人打了声招呼,正要离开,许清秋却开口叫住了他:“观海少主,慢走。”

李观海回头,见许清秋缓缓走来,陆璇静也跟在她身后,只是目光看向别处,并没有望着自己。

“清秋姑娘,何事?”

许清秋笑道:“与观海少主相见恨晚,几番浅谈,颇有收获,想介绍个人给少主认识。”

李观海佯装不知,装傻充愣:“哦?谁呀?”

许清秋让开身子,指着陆璇静道:“她名叫陆璇静,乃地皇殿圣女,天资卓绝,修为高强,与我是儿时好友。”

李观海这才看向陆璇静,笑道:“原来是璇静圣女啊,观海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

陆璇静蹙眉看向他,总感觉他话里有话,好像在嘲笑自己。

她心中没来由生出一股无名怒火,一张俏脸冷冰冰的,如霜般寒冷。

许清秋也微微皱起柳眉,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但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的她,看不出哪里不对劲。

不过她知道,李观海向陆璇静问好,她不答,这是大大的失礼。

于是问:“璇静,为何如此?”

春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