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谁说我是来退婚的?

第127章 这壶茶,是你专门为我泡的?

沧澜城,是屹立于东海之边的一座古城,方圆万里,占地极广。

这座古城历史悠久,远在最终圣战时期,它就存在了。

由于接近东海,所以沧澜城中,绝大部分都是海族生灵,很少有人族修士,或是其余种族的生灵来到这里。

不过问题不大,现在的上界,人族和灵族之间早就和平共处了,种族之间不会再有歧视,所以就算是人族修士来到这里,也不用担心遭到海族生灵的围攻。

夜深了,杨婵儿随便找了个客栈,点了些酒菜,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吃了起来。

其实达到她这种境界,完全不需要吃东西,餐风饮露就足够了。

可有时候吃东西,并不是因为肚子饿,而是嘴馋。

杨婵儿从小穷到大,很少吃山珍海味。

虽说她每天吃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但天材地宝毕竟是修炼用的,有甜、有苦、有涩、但不论是哪种味道,都不好吃。

所以杨婵儿从小就很渴望能吃些正常人吃的东西,直到现在,这个喜好仍在延续。

正吃着呢,忽听隔壁桌几个海族生灵窃窃低语,低声议论着什么。

杨婵儿见他们小心翼翼,鬼鬼祟祟的模样,心生好奇,竖起耳朵偷听,就当是听故事助兴了。

“唉,这几天陆续有人离奇失踪,究竟是什么人干的?”

“失踪的都是咱们海族的生灵,你们说会不会是人族修士干的好事?”

“应该不是,失踪的那些人修为都不高,人族抓他们做什么?”

“哎哎哎,我跟你们说,前日深夜,我在城内看见一个打着伞,提着灯笼的红衣女子,一个人在街上走,现在想想,那女子八成有问题。”

其余几个海族生灵精神一振,凑过去问:“快说说,那女子长什么模样?”

“什么模样我不知道,她脸上戴着狐面,露着肩和腿儿,那身段,啧啧啧,走起路来都能要人老命,我只远远瞥了一眼,就差点从窗户栽下去。”

“这么强的魅惑之术,难不成是狐妖?”

此话一出,其余海族生灵纷纷点头,觉得很有可能。

狐狸在上界并不稀奇,到处都是。

可狐妖就不一样了,这物种几乎已经绝迹了。

狐妖与狐狸不同,狐妖觉醒了灵智,能幻化人形,口吐人言,和人类一般无二。

每一只狐妖,身上都自带一种魅惑的奇异力量,能迷的人神魂颠倒,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跟牵线木偶似的。

而狐妖之所以会绝迹,是因为遭到了大量的捕杀和贩卖。

狐妖一族,不论男女,全都生的一副好皮囊,尤其是女子,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绝世尤物,令人欲罢不能。

所以有许多好色之徒,出大价钱请高手捕捉狐妖,养在家里,当作禁脔玩物。

那段时间,狐妖成了极为抢手的货物,频繁出现在各种各样的拍卖行,酒宴,以及风月场所。

久而久之,狐妖一族就没落了,被捕杀殆尽,彻底消失无踪。

杨婵儿听完他们的讨论之后,暗暗撇了撇嘴,没发表意见。

吃饱喝足后,她回到自己的客房,准备进入修炼状态,巩固修为。

关窗户的时候,瞥见街尾有一道曼妙的红影走过,拐进角落,消失不见。

“哇,不会真是狐妖吧?”

杨婵儿咽了口唾沫,想起有关狐妖喜欢吃人的传说,心中发毛,赶紧把窗户关上。

......

地皇殿,圣女宫。

陆璇静盘腿坐在蒲团上,她柳眉紧蹙,脸色也不复往日平静,像是在泥潭中挣扎一般。

噗。

忽然,她喷出一口鲜血,浸透衣领,白衣红血,触目惊心。

望着地上的鲜血,陆璇静面无表情,眼神平淡,早就见怪不怪了。

这三个月来,她无时无刻不想静心修炼,却怎么也做不到。

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李观海,想起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地皇殿功法,讲究的就是清心寡欲,最为注重心境上的修炼。

陆璇静心中杂念颇多,根本做不到清心寡欲,心无旁顾,所以三个月时间过去了,她的修为没有半点进步,气息反而变得虚浮不稳。

这全都是李观海造成的,她心里明白,也想找李观海说个清楚,但她却做不到。

“唉,我究竟该如何是好?”

陆璇静喃喃自语。

都说洗心池能洗去心中三万六千烦恼,这段时间她尝试了许多次,终究还是徒劳无功。

就在这时,一个女弟子走进圣女殿,说道:“大师姐,观海少主求见。”

“哎呀,师姐,你吐血啦?!”

陆璇静根本没理会她的后半句话,脑子嗡的一声,一片空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敢置信地问道:“你说什么?”

女弟子重复道:“观海少主求见,他就在山门处,大师姐,你要见他吗?”

陆璇静的心脏在狂跳,她强自镇定,从蒲团站了起来,点头道:“带他过来吧。”

“是,大师姐。”

女弟子退出圣女殿。

陆璇静再也端不住了,心中又慌又乱,急得团团转,不知该如何是好。

“对了,茶。”

她忽然想起待人接物,一般都要奉茶,这才才不会怠慢客人。

于是她急忙取出整套茶具,用法力将壶中的清水煮沸,胡乱泡了壶茶。

陆璇静从不喝茶,更不会泡茶,仓促间操作起来,实在是有些笨手笨脚,呆头呆脑。

“壶是摆在这个位置的吗?杯子应该摆这还是摆那呢?茶盘应该放哪儿?”

就在她纠结茶具应该怎么摆放才妥当之时,一道淡笑声传来,“你在做什么?”

陆璇静正全神贯注,忽听有人出声,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定睛看去,正好与李观海四目相对。

“我......”

陆璇静“我”了半天,一句人话也说不出,跟口吃了似的。

李观海走到近前,看着茶水溅的到处都是的桌案,以及东倒西歪的几只茶杯,笑问:“你是第一次泡茶?”

陆璇静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她努力想让自己保持冷静,但紧紧捏着裙角的两只玉手,却暴露了她不安的内心。

李观海笑吟吟地望着她,“所以这壶茶,是你专门为我泡的?”

春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