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婚事

公主婚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小厮

郝季末长得虽然高,但是因为一张娃娃脸,就给人感觉他还是个孩子。再配上他偏幼化的声音,整个就是个空长个子的小孩子。

此刻小孩子正皱巴一张小脸,哎呦哎呦的揉着摔疼的屁股,见司轻音已经站起来了,还向她伸出手去,要她拉自己一把。

司轻音简直无语,也还是把人拽起来,却没想到大师伯这么沉,司轻音腿还软着,一个脚下不稳又摔倒在郝季末身上。

然后就听见郝季末幽幽的说了一句,“啊,我死了。”然后头一歪,眼一闭,装死。

司轻音看了眼倒在地上耍赖的大师伯,踮起脚尖来,慢慢往屋外走。刚刚装鬼的时候,他能等那么久,希望这次他装死也一样耐心十足,最好等自己走了,他才诈尸还魂。

可惜计划失败,司轻音才迈出一步,就被人抓住了脚踝,她回头,看着躺在地上的郝季末,忽然开口,“大师伯,你知道你师侄其实是个女的吗?”

郝季末眨巴眼睛,“小怜儿的公主徒弟,自然是女的。”

司轻音声音越发轻柔,“那你知道,大师伯你是个男的吗?”

郝季末绷起小脸来,“你看不起我?”

司轻音动动被抓住的脚,“那你觉得,你这个角度,这么抓着我,合适吗?”

也幸亏司轻音没着女装,也幸亏是天黑之后,要不然这个姿势,实在是够清白贵女去上一回吊。

郝季末闪电般收回了手,身子也站起来,距离也拉开了,脸上竟然还顶着两朵红云,郝季末抓过人的手背在身后,脚尖在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真的跟不小心冒犯姑娘的黄毛小伙子一模一样。“那个,抱歉啊。”

司轻音不想听抱歉,她就想赶紧走。

郝季末又追了一句,“我可以补偿你。”

司轻音面无表情的回头。

郝季末红着脸笑了一下,竟还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你不是想找侍卫嘛,我可以给你当侍卫,当小厮。”

武功比师父和阿姐还高的,武林中元老级以上的高手,居然要给自己当侍卫?

听着真的是诱人呢,但是再看看眼前这位,绝对是不给自己找麻烦就好的存在。

司轻音言辞恳切,“大可不必。”

她往前走了两步,郝季末就跟着两步,“对了”司轻音忽然回头,差点撞上紧随其后的郝季末。司轻音指了指还在昏迷的花影。

郝季末就踢了花影一脚,花影一下清醒过来,就再次进入戒备状态,然后对上了郝季末红霞齐飞的孩子脸。

花影侧头看了主子一眼,一时判断不好情况,不知道该不该动手。

“走吧。”司轻音只感觉身心疲惫,率先走出去。

花影走到门口,把护卫的佩刀立在门边。

郝季末就跟花影并排走在司轻音身后。

花影看着红着脸同手同脚的小子,低声问他,“你是谁?”

郝季末就含羞带怯的看了一眼司轻音的背影,“我是她的新小厮。”

花影又想抽刀了,但是她忍住了,“小厮是不能对主子动情的。”

郝季末忽然捂住了脸,身子还扭了两下,“讨厌”。

司轻音忍无可忍回过头来,还没开口骂人,正见着花影抬手就给了郝季末脑袋一巴掌。吓得司轻音大张着的嘴都忘了闭上。

郝季末被莫名其妙扇了一下,也有点懵,但见着司轻音忽然回头,就又不好意思的侧开脸去,跟个情窦初开的大姑娘一样。

司轻音抹了把脸,把胆大包天的侍女拉到身边来,“不用搭理他,也不用揍他。”

花影眸色一转,偷偷回头又看了一眼郝季末。这小子虽然感觉脑子不大正常,但不得不说,脸蛋和身材都算是极品,只是年纪还小,面上难免生涩,若是等几年都长开了,那相貌说不定能跟天师放在一起比较。

再细品品司轻音刚才不让自己揍人的吩咐,她觉得她已经领会到了主子的心意。

司轻音在见识了大师伯能瞬间震碎袖箭的时候,就已经默默认命,她和郝季末之间,最终屈服的那个,只能是自己。

她琢磨着这个大师伯八成是练功练坏了脑子,看着就跟个爱闹的孩子一样,对付孩子该怎么办?当然就是不能搭理,不管是顺着还是逆着,只要给他回应,他就会觉得有趣。但相反的,他爱干嘛干嘛,没人理他,他慢慢也就觉得无趣了。

这尊大佛,只有让他自己走,赶走他?司轻音自认自己是没那个本事了。

所以,在司轻音的默许之下,郝季末就真的以新小厮的身份,进入了公主府。

小厮自然是不会有专门的好房间的,但郝季末入府就看中挨着公主小书房的厢房,是紧挨着司轻音的房间,一般临时用来接待尊贵女客。

管家为难的看向司轻音,得到的回答是:他想干嘛就干嘛,都顺着。

这一折腾就又到了后半夜,司轻音原本困得要死,可真躺到床上的时候反而睡不着了,也说不好怎么,就是无论怎么个姿势都不舒服,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躺也不是,趴也不是,枕枕头难受,不枕枕头又闹心。

“睡不着啊?”忽然一个故意压低的声音,贴着耳朵边飘了过来。

司轻音身子一僵,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她缓慢的回过头来,就看见一个被淡黄光亮影出一半的鬼脸。

司轻音张嘴,一声尖叫就要嚎出来,却被鬼忽然伸出来手给捂住了。

郝季末声音幽幽的,“别喊,是我,你的新小厮。”

司轻音胸膛剧烈喘了几下,看清那鬼真的是手捧夜明珠的郝季末,这才浑身放松下来,身子一软,瘫倒床上。她斜着眼睛,看着床边钻到床幔里的人,想不通为什么明明是精致稚嫩的眉眼,被夜明珠一照怎么就跟鬼一样瘆人。

“你跑我房里来干嘛?”司轻音不想惊动外头守夜的丫头,也压低了声音。

郝季末咧嘴笑了一下,把夜明珠放在床头,就想往床上爬。司轻音眼睛瞬间瞪大了,抬手撑住男人脑袋,“你干嘛!”

郝季末被按了脑袋,就停下动作,眨巴下大眼睛,“陪你睡觉啊,你不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吗?我抱着你睡,给你拍拍,你很快就能睡着啦,小怜儿小时候睡不着,我就这么抱他的,他睡得可快了。”

司轻音嘴角抽搐,他口中的这个小怜儿应该就是自己的师父,寒山客仇怜,师父不喜欢这个名字,娘兮兮,可怜巴巴的,所以从来不让别人喊他的名字。在江湖上,从来都只有寒山客,没有仇怜。

司轻音推他,“我不用你抱,我自己就能睡。”

就是现在

作家的话
感谢一叶落七笙Zzzzz__,等一个作者女装浪荡十亿猫的推荐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