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报恩

第69章 大罗天拳

南婉词后悔没把保镖小陈带过来。

在公园里,就是会有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人过来,问些无理的问题。

她回了句:有啊!不过关你屁事!

那人一脸受了惊吓的样子,转身就跑。

神经病!

不过既然玉虚哥哥说这里藏风聚气,景物优美,离公厕还近,是个修炼的好地方,那她也不会到其他地方去。

想起第一次跟玉虚哥哥见面的场景,南婉词不由微笑起来,眉毛弯得像柳叶。

自己一时气盛,猛攻玉虚哥哥,玉虚哥哥一边打电话,一边轻描淡写地挡住她的进攻,最后一不留神,震断她的右手手骨。

生平第一次,她见识到比爷爷还厉害的人。

不仅武艺出众,人还长得那么漂亮,皮肤还那么好!

玉虚哥哥震伤她后,表示歉意,主动帮她接骨,保镖小陈厉声斥喝,叫玉虚站在原地不要动,然后小陈退开一百米打电话叫人,叫一个面包车,不!三个面包车的兄弟过来。

爷爷叫小陈不要叫人,当面夸玉虚哥哥身手了得,气度不凡,渊停岳痔,不男不女。邀请玉虚哥哥去公共厕所畅谈天下时势,治乱兴衰。

玉虚哥哥没有拒绝,只说有急事先走,下次再聊,还跟自己约好,下次在这里见面,传她一招拳法,以弥补她断手之痛。

现在到了约好的时间,玉虚哥哥怎么还没来呢?

要是他来了,是叫他教我拳法呢,还是教我皮肤保养的秘诀?

南婉词正在纠结,柳树一晃,她往下看去,还以为又是哪个神经病过来问她一些无聊问题。

树下没人,树上传来一个声音:“词。”

南婉词抬头,一袭白衣飘然立在树梢上,潇洒出尘,高不可攀。

“玉虚哥哥!”南婉词叫道。

玉虚微微点头示意,朗声道:“我不通拳法。就以剑化拳,传你大罗天拳第一式……”

玉虚左手伸出,立掌空劈,中途化拳,然后收回。

南婉词用心记下,好吧,这么简单的招式不用心也能记下。

一阵风刮过,柳叶沙沙作响,好似起了阵急雨,然后安静下来。

玉虚再无后续动作,南婉词问:“就这样?”

“就这样。”

玉虚足尖点在树梢上,上下起伏,好像随时会翩然斜飞,杳无踪影似的。

南婉词忙抓紧时间问他,生怕他会像上次一样骑着电瓶车匆匆离去:“这式有什么用呢?”

“可分阴阳。”

“嗯,那——你最近过的好吗?”南婉词说了句废话拖延时间。

“不好。”玉虚皱了下眉,似是回忆起不愉快的事。

“哦。那、那、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能。”

玉虚的回答出乎南婉词的意料,她本以为像玉虚这样的出世高人是不想和这尘世间有一丁点的纠葛。

“为什么?”南婉词问,心不争气地期待起来。

“因为我要你帮我做件事。”

“什么事?”南婉词的脸红起来,青春期那些不安分的幻想如潮水般倒卷回来,所有看过的漫画、电视剧、电影、和闺蜜一起对未来的畅想都搅在一起,形成一副副浪漫的画面在眼前爆炸开来。

“痔疮。”

“啊?”

“帮我找一个住在双龙公园附近有痔疮的青年。你天天在这里练武,应该有关系网可以问到。是吧?”

“是。不过——我会帮你找到的!”

南婉词本想问为什么,可话到嘴边,还是先答应了下来。

保镖小陈随时能叫三个面包车的人过来,找出一个有痔青年还是简单的。

“我走了。”玉虚说。

“这就走了?”南婉词低下头,有些失望。

她对玉虚充满了好奇,有很多问题想问他,玉虚却总是冷淡疏离地站在最高处,好像随时都会驾云飞走一般。

“临走前,我再送你一句话。”

“你说。”南婉词的眼睛亮起来。

“唯痔之外,再无他物。”

玉虚轻点树梢,纵身一跃,跳到树下的电瓶车上,一个原地烧胎转向,开走了。

“唯志之外,再无他物……”南婉词慢慢体会,“这就是大罗天拳第一式的心法奥秘吗?”

……

紫阳和皂化跑进双龙公园,两人速度太快,差点踩到一个人身上。那人趴在地上,抬起头瞪了紫阳一眼,继续向前爬行。

皂化问紫阳:“真在这里?”

紫阳说:“不会错。南无红豆佛说树上有个女人,他问那女人有没有痔疮。女人回他有啊。关你屁事。”

皂化想了想,问:“可是这是个女人啊。”

紫阳:“女人怎么了?有志青年就不能是女人?”

皂化:“有道理。是我狭隘了。”

两人继续往前跑。

皂化又问:“可是住在双龙公园附近,又有痔疮的人不止一个,那该怎么办?”

紫阳放慢脚步,拉住皂化,皂化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不远处的河边,有棵柳树,树上两个白衣人,一高一低。

低的那个是一名貌美女子。

高的那个是玉虚。

玉虚似是跟那貌美女子说些什么,然后生出感应,转头看过来。

紫阳忙按着皂化的头趴在地上,假装爬行。

正好一队人爬行过来,领头的过来攀谈,好像出来遛狗的狗狗见面绕圈圈,闻来闻去打招呼。

“生面孔啊。新来的?”领头的问。

“嗯。”紫阳和皂化头低的不能再低,生怕被玉虚发现。

“老规矩。跟着爬十圈,就能加群,以后集体活动会员价打七折。还赠送手套、护膝一副。要脸的话,送面具。不要脸的话,送尾巴。”

“嗯。”

“要脸还是不要脸?”

“要脸。”紫阳说。

“不要脸。”皂化说。

紫阳和皂化对视,寻求默契,然后再次同时开口:“不要脸!”

“要脸!”

又错了。

领头看不下去,“这种情况统一按照不要脸来处理。老啃。来。给他们俩个一人一条尾巴。”

一个方脸的年轻人过来,嘴巴里叼了两根鞭子一样的东西,吐到地上。

紫阳、皂化四肢着地,面面相觑。

老啃解释:“usb充电,充一次可抵十天。动作激活,夜里可亮光,自定义颜色,频率可调。现在用吗?”

紫阳、皂化终于找到默契,同时摇头。

领头的前手刨地,不耐烦了,嗷呜仰脖叫了一声:“为了健康,爬啊!”

一群人呼拉拉嚎叫,跟着往前爬。

紫阳、皂化两人混在人群中爬了一小段,假装挨着栏杆休息,边上有人好心提醒:别爬那里,狗尿!

紫阳点头表示感谢提醒,那人已经爬远,只留下一个在风中摇曳的红尾巴。

紫阳抬头往柳树看去,玉虚跳下树,骑电瓶车离开。

呼。安全了。

紫阳攥着尾巴,眼里闪动着成功的喜悦,“看到树上那个女人了吗?”

皂化点头。

紫阳:“玉虚也去找她。她一定就是有志青年!”

皂化点头。

边上有人爬过,提醒他俩:“尾巴装后面,不是拿手上的。”

紫阳扔掉尾巴,长身而起,大踏步朝柳树走去。

皂化跟上。

南婉词还看着玉虚离去的方向,迟迟不肯收回目光。玉虚那纵身一跃的英姿,和电瓶车原地转向的潇洒深深刻在她的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回味。

突然一个声音惊醒了她。

“漂亮的小姐姐。”

南婉词往下看,两个男人站在树下,抬头看她。

“什么事?”南婉词问。

“你有痔疮吗?”

……

呆了片刻后,南婉词微笑,纵身一跃,空中跨步,左手立掌,成拳,砸向那两个男人中较丑的那个,丑得别出心裁,丑得别样俊俏。

大罗天拳第一式!

本章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