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梦之诗

第79章 失算

“果然是那首歌谣吗?”祈英听完时翎的分析,非常赞同他的想法,“所以下一次的情况,就是活埋或者直接土葬?”

“只能说很有可能。”时翎问他:“这首歌谣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村子教小孩子就教这些?什么死啊杀啊的。”

祈英惭愧地摆手道:“这首儿歌原本的目的是为了劝善戒恶,可惜,一边读着良善的词,一边做着为人不齿的事。至于生死,在这里其实是常态,我想,也是为了让小孩子没有学会生,先了解死吧。”

“嗯……”时翎大概明白了,也许这个村子过去确实没有这么糟吧?“那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如果继续按照歌词来看,下一个地点是哪儿?”他得问祈英的看法,毕竟祈英过去在这里生活过。

“让我想想,毕竟二十年左右没回来了。”祈英仔细回忆村子的地方,如果说提到“地底埋”的话,也许是……“地窖?”

在村子里为了保存或者储藏什么东西,经常会有地窖,或者是地下室什么的。歌谣里,五尊瓷像,地底埋,二人一致认为极有可能凶手会下手之后,找一个地下空间藏起来。

“如果是地下,祈英你的能力能直接找出来吗?”时翎问。

“可能不行,我只是借助泥土的压力感觉的到物体,但没办法做到声呐的效果。”祈英苦笑道。

“那我们总不能一家一家地窖找过去吧?”时翎揉着太阳穴,现在似乎因为他和祈英的到来,凶手加快了他的速度,一个晚上接连死了七个人,已经不能再拖下去,“我试试用感知力覆盖整个村子吧,说不定能抓到他。”

“等等。”祈英不想让他白白浪费力气,“他现在应该不在村子里面。”

“不在?”时翎看了看头上的月亮,连村子里基本上也都进入了梦乡,只有一些家主长辈还在商议,怎么处理那辆面包车,“那他会在哪儿?不是村子的人却知道村子的歌谣?”

“也许和我们一样,正站在,山林野外。”

二人身后的山林偶尔响起野兽和飞禽的鸣叫,令人望而生畏。如果有人真的躲在里面,他在暗自己在明,找起来可太困难了。

“那岂不是说,我们只能坐在这里等了?”时翎抿着嘴舔了舔嘴唇,心中庆幸婚礼上自己吃了两个人量的饭。

当忙起来的时候,人有时会顾不上疲倦和饥渴,但一旦闲下来不适感就冒出来了。时翎这才发现自己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吃了一顿饭,还是在婚礼上被强迫着吃的,毕竟买来的媳妇饿坏了人家也不想饿坏了。饿还是其次,水也没喝几口,现在嗓子干的冒烟。

而且更烦人的是,面前就有一个湖泊,但是不能喝。时翎一想起来前两天这里淹死了一个人,就觉得这水不干净。

这一切当然不能抱怨出声,身边的可不是自己的纪梦队队友,不说别的,起码自己要保持一个“淑女”的形象,这种话还是不和祈英说比较好,现在也不是养尊处优的时候。

凯森他们究竟什么时候能过来?时翎自从来到这儿之后,无时无刻不在期盼着支援。想要结束这次的任务,没有人帮忙是不可能的。即便不提暗中的杀人魔,想要把所有的受害者救出去都不太可能。

月亮从树梢一路走到天边,湖泊那边的小湖村也都渐渐熄灯,村民们开始进入梦乡。二人就这么等着,各自梳理目前的情况。幸好他们的能力都很特殊,也不需要生火。

“要不要去村子里面看看?”时翎坐的无聊,站起身咨询祈英的意见。

“去村子里?你想干什么?”

时翎活动了一下身子,在湖边坐了这么久还有点儿冷,“被动等待一般不是我的风格。如果那家伙深夜下手,说不定我们还能遇到他。”

“可是……”祈英有些犹豫,他认为不太可能发生,如果那人继续下手,等于一个晚上就除掉了十个人。

把想法告诉时翎之后,祈英提议道:“你从昨晚被绑架应该都没睡好,还是先补足精神吧,我先帮你守夜。”说着,地面上的土石翻涌,和水分快速分离,化作一张床。这就是祈英的创能,他称作“能量聚集:控土”。

“也行。后半夜叫醒我,咱们替换。”时翎也有点儿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目前没什么好计策去抓人。他刚坐到土石床上忽然停住,看着祈英的眼神。

“呃……也许我该保证一下,绝不会对你做什么。”祈英被他看的不禁脸一红,“就算是单纯从利益角度讲,我也没必要做傻事吧?而且招惹一个来自五大基地的执行官,我是活腻了?”

想想也是,祈英要是想害自己可能早就出手了。

“行,那多谢了。”

……

时翎哪里知道,他牙齿里的定位追踪器失效了!基地的追踪红点彻底消失,现在两位队友比他还急。传送点无法使用,他们赶到红点瞬移后的区域已经是晚上。只能顺藤摸瓜,按照消失前红点的轨迹去找。

渊夜说,似乎是那片区域有什么物质干扰了定位,只能靠他们慢慢排查。唯一能安慰凯森和莫伊的,就是他们联系了音璃,引路人契约感应到时翎现在还很安全。

“你那个镜子真的可以吗?”莫伊跟在凯森后面,紧握双枪戒备着周围。

“不太可以,我迟早要把它重铸成指南针!”凯森举着双面镜感应四周的创能浓度,身后还背着水和食物。

二人已经在山里绕了半天了,渊夜给出的创能反应覆盖区域实在是太大了,一时间根本排查不出。虽然都恨不得把时翎一把拽到面前,但他们的队友恐怕是还要多等一段时间了。

……

时翎也没想到自己睁开眼,已经是日头高照。看来祈英是没叫自己,自己坐了一晚上。

“醒了?”祈英解释道:“我因为创能特殊性,比别人能熬夜一点。别在意。”

话虽这么说,但时翎还是有点儿过意不去,“嗯,还是多谢了。”

经历了一个晚上,时翎忍不住怀疑艾蔻到底是不是受害者。他心里都猜测,是那家伙招惹了人家祈英,才会被追杀的。把两个人放在一起对比,祈英怎么看都很理智,艾蔻怎么看都不像正常人。

“小事,能抓住那个凶手就行。”祈英说,“我去村子的下面看看,请稍等我一小会儿。”他脚下的泥土下陷,将他包裹到了地下。控土的能力让他可以随意在地下移动,如鱼得水。

他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从地面下钻出来对时翎说:“没有,地底什么都没有埋。”

时翎自然也没有闲着,感知力不停扫视着村子,“我这边感应到了的是,今天要将那家的三人埋葬,还要处理人贩子的遗骸,倒是把车子留下来似乎觉得还能卖。”

“地底埋……埋……”祈英突然想起来了一个地方,那里平常没有人去,甚至一年大家也不去几次。可是今天正好要处理昨晚的事情,那就肯定要去那儿!

墓地。

“这村子还有墓地?”时翎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有!就在那边的林子,离村子有段距离,算是我们平常说的公墓。”祈英急忙领着时翎过去,凭借遥远的记忆寻路,尽量想抢到村子里的送葬队伍前面。

“没事没事,我感知到村子里没有出现骚动,家家户户都很安静。”时翎一手按着太阳穴,过度长时间使用能力让他身体出现了轻微不适,好在可以忍受。

山林此时还带着早晨的露水,墓地里遍地都是坟墓,有的有碑,有的甚至就是一个小土堆。“不是,我们来了又能怎么样?挖坟吗?”时翎问道。

“我想……不用了……”祈英明显地感觉到地上有五个大坑,似乎还是刚挖的。两人慢慢绕过几棵大树,看到了比之前更加奇异吊诡的画面。

在此之前,所有的死法基本上都是按照歌谣的后半句,于是时翎认为下一次的死者一定会被埋在地下。可是事实证明他错了。

那是一个小坟头,只有一个木牌简陋地插在上面。这个坟丝毫没有被破坏,但在前面是五具还未完全腐烂的尸体!他们排成一排,整齐地跪在小坟头的前面!

“这是挖出来的……死人?”祈英的目光在地上的坑洞和坟头前徘徊。这五具死尸的脸部,都被画上或者割开了一个笑。这岂止是要复仇,简直是对这个村子恨之入骨不共戴天!

“五尊瓷像……瓷像……”时翎轻轻敲击自己的脑门,已经有些急躁,“对啊……对啊!瓷像是死的!他们不会动不会说话!还被埋在了地底!他们都跪着,面朝……面朝……”

虽然急躁,但并没有影响他思考。时翎和祈英站到一起,俯下身仔细观察,“这个地方……难道有什么故事吗?”

“嗯,确实如此。”祈英直勾勾地看着地上插着的小木牌,“我大概,想起来点儿什么……”

月飒伯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