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梦之诗

纪梦之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相遇,你和我

温提斯的规模远比时翎想象的要大,漫步在这里才发现底下的丰富多彩,宛如一个地下城市一样,有着不同的分区和功能。其中最无法让人拒绝的……

“唔……这里的咖啡,我也可以喝吗?”时翎站在柜台前面,试探着问后面的店长。好吧,虽然店长穿的是侍者的衣服,但是时翎知道他肯定是在这里工作的前辈……说不定还是大佬级别的存在。

对方微笑道:“好的,请稍等。”接着便在那些瓶瓶罐罐之间忙碌起来。

这家咖啡店也在走道旁边,甚至没有设置大门,属于半开放式,对面便是之前路过时看到的接电话的房间。昨晚从这里路过的时候时翎就看到了这里,排除掉青春期那种迷惑的自我意识过剩,明明不懂咖啡却要学着优雅地坐在咖啡厅的那种心理之外,时翎确实很喜欢咖啡的那股香味,几乎闻到便会感到满足。可惜的是,他过去一直喝不了太苦的,而且除了速溶咖啡之外他很少喝别的品种,以至于他完全不知道真正的咖啡究竟该是什么味道。

此外,他之所以没有和大家一起去作战室参观,是因为他对电话的事情非常在意。璐汐在领他进来的时候,对于其他的房间都没有多做说明,只有这个房间做了详细的介绍。究竟什么是接电话?

接电话的那间房看起来装修的很是舒适,此时的门虚掩着,可以看到里面的大沙发和桌椅。

随意找到一个位置坐下,时翎首先注意到的就是柜台后的工具,那并非是咖啡机,而是古老的黄铜与玻璃组成的虹吸式咖啡壶,甚至连咖啡豆都是现磨。看来这位店长似乎也是一位对咖啡有着莫名执着的人。想来也是,毕竟在基地设置咖啡馆,不是特别热爱的人应该做不到这一步。

时翎惬意地坐在位子上,静静地望着对方的操作。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家咖啡店之所以设置在电话房间旁边,是因为有时值班的人需要咖啡帮忙,同时如果有人正在喝咖啡,电话响了也能快速接到。

大约过了将近二十分钟,终于看到棕色的液体从小巧的水龙头中流入瓷杯中。时翎看着店长熟练地调配完毕,将杯子端来。他端起杯子,略带急切地嗅了嗅杯中冒出的香味,轻轻抿了一口。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他称赞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古老的铃声突然作响,吸引了二人的注意力。“这是……”时翎的目光顺着声音看去,那扇古朴的房门没关,声音正是从里面传出。

电话,来的这么快?

“又有情况了吗?”店长不慌不忙地擦拭着杯子,“这只电话是我们的创能热线,一般只有遇到超自然的事情它才会响。你要去接吗?”

“我可以吗?”时翎紧张地站了起来,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有专门处理的人员吗?

店长低下了头,不再多言,“请便。”

时翎急忙绕开桌子,快速跑过去,推门之后大致扫了一眼房间里的布置,在一个小茶几上看到了还是转盘拨号式的黄铜电话,铃声急促,仿佛有一个将死之人的呼救。

“喂?”他拿起了听筒。

“喂!请问真的听的见吗?请问,请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听声音是个小孩子,他的声音沙哑,似乎刚刚哭过。

时翎立刻回答道:“请冷静,真的有人可以听见你说的话,你遇到了什么事?”

“我前天和同学一起回家,他家长给老师打电话,说他没回去,我们……”

听了半天,时翎终于知道是什么情况,电话那头的同学,在小区的岔路口,仅仅100米的小路上消失了!监控并未拍到任何东西,他们报了案,但是丝毫没有线索。

“我听别人讲,如果遇鬼了,就打这个号码,我家长说这个号码不可能有人接的,我不知道……”

一只手突然从时翎耳边抢走了听筒,对着电话问道:“小朋友,你家在哪里?”时翎一惊,他听的正出神,不知道这种绑架的事情电话为什么会打到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音璃来到了她的身后。

“查到了,此时有四个地方出现了创能反应。”溯从外面进来,亮出手里的电子地图,上面四个红点格外醒目。

“我们知道了,会有人过去的,你不要担心。……嗯,拜拜。”音璃说罢,随意将电话一丢,扯着时翎,“走了,恭喜你接了电话,现在这个任务是你的了。”

嗯?什么任务?“我,我才刚加入什么都不会……”

音璃冷冷地说:“那你还敢随意接电话?根据规定,电话是谁接的,这个任务便落在谁的身上。”

原来,接电话是这个意思……时翎顿时懵了,自己要去处理这个带有神秘色彩的案件?他呆呆地跟在音璃身后,穿过大厅前往作战室。

“怎么了?”见到二人急匆匆地往出口走去,部长关切问道。

“我们有个小孩可积极了,接了个电话,现在我要带他去调查。”音璃没好气地说。

部长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他们,暗中和音璃交换了一下眼色,点了点头,“去吧。”

时翎尴尬地和一旁的几位新人打了个招呼,有种犯了错误被抓到还要示众的尴尬。音璃带着他前往传送室。她脸上的神情逐渐从佯怒变成了凝重,指了指一旁的房间,“开玩笑归开玩笑,这次算是直接带你出一次任务,目前对手的实力还是未知,这里是道具室,理解成武器库也行,你需要什么就拿。”

“好……”时翎刚刚答应,情况就出现了变化。

一个人走了过来直接站在了璐汐和时翎中间问道:“是出什么事了吗?”

这人似乎也是新人,只不过看来应该比其他人接触创能的时间长一些。这个男生生得俊美,脸庞很是白净,棕发留到耳边,微微有些卷曲,比元羽要低半个头。他所凝聚出的衣服格外阴森,是一件盘绕着蛇蝎状的纹路宽大长袍。

“凯森,我是混血。”对方朝时翎伸出了手,“你就是时翎吧,我记得你还没有组队是吗?”

“啊,是,是的。”时翎面对突如其来的问候感到无所适从,凯森的手冰凉,皮肤坚硬,仿佛里面流动的是碎冰一样,“刚才在会议室没见到你呀。”

凯森淡漠地笑了笑,似乎这件事对他来说完全不存在一样,“在我看来,还没有人有资格和我组队,但是你这种毫无经验的新人刚来就接了电话,看得出来你有令人钦佩的勇气。这次任务可是所有新人的第一个,如果成功将会作为温提斯的成名事件。所以,你没有意见的话,我想,我们可以作为这次的临时搭挡。”

当凯森听说有新人接了电话的时候,心里一沉,这可是今年新人第一个任务,原本他是打定主意,第一个任务必须是自己的!万万没想到有新人这么积极,刚觉醒了创能立马就接了电话!虽然自己从未把自己当成和这些连创能都刚刚觉醒的新手一样的存在,但是他毕竟是以这一批新人的名义加入的温提斯的,所以急忙赶来,正好遇到时翎和音璃。

因为规定就是谁接电话,任务是谁的,所以凯森只能和时翎商量能否一起完成。

时翎连忙点头,表示自己绝对没意见。

太好了!有人能帮忙一起承担后果再好不过了!而且不瞒你说其实我不想接那个电话……

音璃皱起了眉头,“凯森,注意,这里并非你家可以让你为所欲为。”

凯森被训斥的一愣,“啊,音璃姐姐,对不起,虽然我是新人,但请相信我,我对这种事情并不陌生。”

“就算是这样你也需要申请……”

一只手拉住了音璃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是部长,她打圆场道:“让他去吧,我批准了,你就带着一起吧。毕竟,还是需要让他们尽快了解,我们这一代万一哪一天不在了,总要有他们接手这里。”

凯森笑着微微躬身致谢,带着元羽直接进入了那间武器库。

“部长,这样好吗?”音璃担忧地说道:“一次两个新人,这很危险。”

“凯森虽然是新人,但是他的家里从小就为他打开了大门,我相信以他那样自大的性格,肯定有能力自保。”部长看着房间门,长叹道:“而且,我们当初不也是这么认识的吗?听从上面的安排好好分队,可不是我们这里的风格啊。”

……

“这些都是附魔的兵器,你随便选,这里的设备虽然不是暗面最顶尖的存在,但是配备的装备倒是很精良。”凯森说着说着,低下头阴沉地笑了,“建议你好好选,这里可是有不少古代遗物。”

“古代遗物?”时翎惊讶道。

凯森摇摇头,“都是些过去留下来的古董了,你现在还驾驭不了。”

面对满目琳琅的架子,时翎随手捡起一把剑,“这是……”

“放下,你的创能绝对不适合你用剑。”凯森扫视着整个房间,命令般地说道:“既不是身体强化型,也不是附魔型,更没有破除魔力的稀有能力,用剑和找死没什么两样。”

时翎又试探着拿起一把枪,以询问请教的姿态说:“那这把……可以吗?”

“枪?嗯……热兵器啊……不适合你。”凯森咂咂嘴,不满意地摇了摇头,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盒子丢过去,“用这个吧。”

时翎手忙脚乱地接住,那竟是一副扑克牌。

“我没记错的话,你曾经学过一段时间的魔术小花招?”凯森一手撑着下巴,仿佛在回忆什么,“我记得是你小学还是初中的时候吧?”

“等,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时翎不舒服地上下审视了一下凯森。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只是对另一个同样也是单人组队的家伙很感兴趣,就翻看了一些档案,包括你报的课外辅导班。”凯森双手揣进长袍的衣兜里,不再和时翎多说,“走吧,要晚了。”

目送着音璃带着凯森和时翎离开,部长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在她的身后,时翎在会议室遇到的那个戴银框眼镜的冷漠青年缓缓走来,“你这是让他们去送死,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打算,但是如果你想靠这些还不了解暗面的宝宝们增强温提斯的实力,是不是想的太容易了。”

“恰恰相反,就是因为太困难了,才要让他们尽快积累经验。”部长转过身,仿佛是怕被别人听见似的,偷偷问对方:“听说你也没有组队?今年可是你正式进入温提斯第一天,不和这些新人熟悉一下?”

“有必要吗?一群蜜罐里长大的孩子而已,时翎的能力不足,凯森完全是被他家里惯坏了,明明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战场,偏要作出一副出身名门的样子,你不会真的相信这种人能接过温提斯的重担吧?”青年单手推了推眼镜,不想再和部长徒费口舌,离开之时留下一句话,“还有,虽然你是我的引路人,但是我从小在这里长大,部长,你想要拯救温提斯的方法,我不认可。”

……

传送室,可以进行空间传送的地方。这里可以定位到其他的城市分区,从隐秘的地方到达。可以进行传送的地方不多,一般只能尽可能传送到离目标地点最近的地方。

一辆车子从废弃的工厂里冲了出来,飞驰在人烟稀少的道路上。

“啊……”时翎扒着窗户一阵干呕,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的胃吐出来才好。音璃悠然自得保持着高速驾驶,“放心,第一次都是这样,以后习惯就好了。”

“咱们这么搞……不会被卫星发现吗?”时翎瘫倒在座椅上,无力地问到。

凯森像是在看傻子一样,“首先,那么多卫星成分不一,我们组织内部就有。其次,你是觉得创能连定位都解决不了吗?前辈们隐藏于人群当中那么久,积累的经验远非你可以想象的。”

音璃似乎恢复了精神,全身都是干劲,车载音响里放着不知名的外语歌曲。不就是失踪案吗!看我把它解决了!有一件事音璃没有告诉时翎,一般来说,带新人的都是上一年的表现不好,才会被惩罚带新人,同时也对自己进行一个重修……

这种事情跟小孩说干什么!

“那……那是……”时翎终于从眩晕感中回过神来,抬头刚想看看周围的风景。天上乌压压的黑云直直闯入他的视线里,乌云中隐约倒映着奇怪的影子。他揉了揉眼睛,再看去却发现影子消失不见。

“看来这个地方的创能强度,似乎比我们想象的要高很多啊。”凯森低着头轻笑着,继而转变为开怀的大笑,“期待吗?时翎?这可是你面对的第一个创能事件,这种事件一般内部人员称之为,泄漏!”

泄漏吗?时翎低下头,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打开了牌盒,从里面取出整幅牌,牌叠在手指间不停变换着形状,旋转分裂,萤火虫似的能量在双手周围若隐若现。他感觉到自己和这副特制的牌建立起了微微的共鸣,似乎将它完全掌握在了手心,能够操控每一张牌。

也就是在这时,他明白了除了隐身之外的另一个能力,隔空感知。他似乎可以感应出周围是否有物体存在,哪怕不用眼睛去看,哪怕隔着障碍物。这副牌强化了他的能力,使自身可以被时翎操控,如臂使指。

“很期待。”

这个回答出乎凯森的意料,“哦?”他得意地勾起嘴角,“期待吧,就让这次行动,成为你冒险的开始!”

月飒伯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