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里的东丈

神雕里的东丈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遇袭

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了五日,东丈两人跟着商队也无惊无险的驶出了杭州地界,要说这几天可是让东丈真真切切的开了回眼,领略到了古人的风土人情,行脚商,独行客,云游道士,形形色色的人均是见了个遍,略为遗憾的是,没见到东丈最期待的打斗场面。

这头东丈叔侄是怡然自得的领略了遍沿途风光,商队后头跟车的人就没那么惬意了,一个个已经不复几日前初见时得体了,均是蓬头垢面,眼窝深陷,一路风尘仆仆,衣服不说破烂,但也没有一块是不脏的,面上都是一副睡眠不足且疲劳过度的德行。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东丈总觉得这个商队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点匆忙,并不是那种为了按时交接任务的赶,而是隐隐为了躲避什么东西而着急赶路的那种匆忙。

这个发现让东丈也隐隐有了些许不安,就这么提心吊胆的过了一个月余,商队抵达了襄阳地界,这时候东丈很明显的感觉到整个商队的人都隐隐松了一口气,整个队伍都多了些欢快的氛围。

追随商队赶路的人也都换了一批又一批,是夜,东丈跟着几个护卫围着篝火看二叔在那忙活,跟其他人不同,东丈总觉得这个夜静得有些诡异。

仿佛平日里那些虫鸣鸟叫声都少了许多的感觉,也不知是不是东丈自己太过敏感,也但愿是自己多心了。

待大家吃过晚食,各自睡下的时候,东丈忍不住还是悄悄的跟二叔说道:“二叔,我总感觉今晚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总之我们多留个心眼吧。”

但二叔显然并没有往这上面想,哈哈一笑道:“我看可正常得很哩,你莫要想那许多,赶紧睡觉吧,明儿还得赶路呢。”

说完便自顾自的躺倒就要睡觉,东丈见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硬拉着就要躺在篝火旁睡觉的二叔,指了指货车旁护卫最多的地方,说道。

“我们去那边睡,别讲话,听我的。”

强制压下了要反驳的二叔,东丈不容置疑的拉着二叔就往守卫力量强的地方挪去,看见东丈这么强硬,二叔也只好由着东丈而去。

开玩笑,大型古装爱情动作连续剧,东丈不知看过多少,行商每每出事,外围人员肯定是首个收割对象,这时候不往护卫最多的地方跑还往哪跑。

就这样,叔侄两就选择待在护卫堆附近席地而睡,就在东丈艰难的熬过了子时,时间悄悄来到丑时的时候,整个商队就连盯梢的护卫也已经迷迷糊糊的之时。

在火光的照耀下,东丈隐隐瞥见有刀片反光的折射,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悄悄不做出大动作扭脖子环顾了下四周,果然看到四周有一伙十多号黑衣人悄然摸了进来,已然到了商队的中层圈。

也不知外围那些跟车的人如何了,大概已是凶多吉少了吧,东丈悄摸摸的掏出早已藏在身下的石块,往货车上一顶大缸掷去。

砰!!!

一声巨响让这个安静的夜变得尤为刺耳,同时也惊动了商队所有的人。

呛!!!

呛!!!

呛!!!!

四周假寐的护卫们同时拔出了身边的佩刀,随即便看到了不远处的黑衣人,为首的中年护卫闪身上前对其喝道:“在下恒远商号柳宏才,列位难道不知这是皇家指定之物吗,尔等如何胆敢?”

听了中年护卫的喝骂,周围的黑衣人并没有任何的回应,均不言不语,动作统一的纷纷拔剑欺身而上。

中年护卫本也没指望自己报出自个名号能吓退对方,但没想到这些劫匪听见是皇商的货物竟然也无动于衷,骇然这群匪徒胆大包天之余,也暗叹这群悍匪虽没将皇商放在眼里,但却也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匪徒,便也运气大喊一声迎敌就往匪首奔去。

而东丈也终于看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武功,但却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这群匪徒是以自己团队为目标来打的,显然看旁人跟旁人打跟自己人被人打差别还是很大的。

闲话少说,只见匪首助跑两步便拔地而起,足足越过几人,跳出了两丈有余的高度。

这可把藏在不远处的东丈给看呆了呀,在后世,就算是最顶级的跳高运动员也不过三米多四米吧,好像,可这人这一蹦,已经是后世二层楼的高度了呀。

在后世,自从马大师倒下的那一刻,东丈的武侠梦已经宣告彻底结束了,但现在,看着这个月光下的匪首,东丈的血又渐渐热了起来。

这就是武功了吧,东丈心里这般想着的时候,匪首跟中年护卫已然交上了手,只见匪首人在空中身子程前倾姿势,手中剑猛地往中年护卫头颅刺去,速度堪比后世的快枪手。

速度过快迫使中年护卫只能站定原地架起佩刀往边上格挡开,顺势还往人还在空中的匪首甩了一刀,避无可避的匪首也灵活的反手挡下了这记劈斩。

铮!!!

刀剑相撞,匪徒人在空中一个漂亮的转身便稳稳的屈膝落到了地上,面上目光阴霾的盯着持刀中年护卫,只一个眼神人便又如毒蛇般刺向了中年护卫。

瞬间,刀剑相撞的声音又瞬时发出,两人那腾转挪移,侧身躲闪还能相向挥刀的情形深深的印在了东丈的眼中。

这,这种身手只怕后世的体操运动员也很难做到的吧,而且刀剑相撞的声音之大堪称刺耳,可想而知那种力量能有多大了,就在东丈有些看得入神的时候,中年护卫在匪首一剑快似一剑的攻势下渐渐露出了颓势。

在换气不稳的格挡下终于被匪首一剑划过了胸腹,就在匪首眼角展露喜意正要提气给中年护卫最后一击的时候,中年护卫却也在岔气中强提一口气迅速拉开了距离,而后急声道:

“阁下不妨看看周围,你的弟兄此时还剩几许?我承认自己不是阁下的对手,但拼着这条命也能把阁下拖到陷入重围,不信,你可以试试。”

眼角余光迅速打量了一番四周,事实确实如中年护卫所说的那般,黑衣匪首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个临时队伍除了自己外,其余人的身手并没有那么的出众。

本来跟自己一般身手的人原来是有十一个人,但出现了一些意外,才导致了这个临时拼凑出来的队伍,然后计划就是趁夜色趁众人放松警惕的时候给商队来个措手不及,但万万没想到,这些个临时拼凑出来的歪瓜裂枣连这么些时间也撑不住。

看着不远处只剩下三两个黑衣人在面对几倍于自己的护卫围剿下负隅顽抗,眼角又瞥见自己四周开始有成型的护卫渐渐成合围的阵型向自己收缩,匪首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但很快就被决然取代。

看着犹自喘着粗气的中年护卫,匪首便心里有了决定,人瞬间就提剑冲向了他,而目光一直提防着匪首的中年护卫也瞬间反应过来挥刀甩开刺向自己的长剑。

而匪首则借着反冲之力身子一闪便往一个近身的护卫奔去,没等那护卫反应过来,长剑已划破了护卫的喉咙,而后身形不停的往林中奔去。

合围过来的护卫见状欲要前往追赶,却被中年护卫喝住:“都别追了,把剩下的解决了,然后赶紧收拾残局,咱们连夜出发。”

听罢,众人也不知觉的松了口气,而后便一窝蜂的围向了仅剩的两名黑衣人。

这是东丈第一次看到真正意义上的杀人,后世里的电视不算,而真实远远要比虚幻要残忍得多,只见那两名黑衣人里三层外三层被几十个护卫围困着。

两人的蒙面面巾早已不知什么时候被掀飞,看面庞也就二十七八岁年华,此时两人正背靠着背做最后的殊死搏斗。

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肚子已经被划开,左手紧紧捂住肚子妄想止住那涓涓往外流的鲜血,仔细看去,依稀还能看到肠子也跟着血液在往外冒头。

但他的右手仍旧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长剑,眼神绝望而狠辣的盯着面前的敌人,像这样的困兽之斗,谁先冲上前头往往都得吃亏。

两名黑衣人已然萌生死志,心里想法多半是能拉一个陪葬且够本,一双还赚到的想法,不管谁上都会被疯狗似的被缠住。

果不其然,这边刚想完,看到这两伤痕累累的匪徒,合围众人中就有两个年轻的护卫忍不住持刀欺身而上。

伤势较重肚子开口的那名匪徒见状,眼神瞬时闪过一抹疯狂,继而也挥剑相向,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持刀护卫见自己所挥的刀直直往黑衣人身上砍去,可对方却不躲不闪,任凭钢刀在自己肩上劈砍至胸腹。

大量的鲜血附带着年轻护卫那渐渐露出的得意笑容喷洒而出,可那笑意并没有能保持多久便被不可思议的且惊恐的神情取代。

年轻护卫眼睛往下翻去,只见一把长剑对着自己的胸膛穿透而出,两人这才在年轻护卫不甘绝望的悲吼出声而倒下。

且还伴随着黑衣人那畅快疯狂的笑声……

细蚊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