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月明

昨夜月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宜其室家

年轻人毕竟精力旺盛,众人喝了会儿茶,便又上马弯弓搭箭,让侍从向空中扔出皮球,趁其在空中时向那球射去,朱棣连中两箭,常茂中了一箭,一直玩到未时,才散去回家。

“娘,我回来了!”文庙正教沐晟临王羲之的《乐毅论》,一抬头,竟见沐春已经回来了,身后还跟着景隆和朱棣,不禁笑道,“回来了就好,我今日让你柳红姐姐做了紫藤饼,待会儿都吃些吧。”说罢,文庙忙站起来准备出去吩咐小丫头去准备,转身跟景隆和朱棣说道,“你们这两个孩子快坐着,在自己家不必拘束。”

不一会儿,柳红便端着一盘紫藤饼上桌了,还带了一小碟煎好的玉兰花瓣,这紫藤饼便是以紫藤花瓣为馅儿,佐以花生、瓜子、芝麻等,又加了些芝麻蜂蜜,饼皮酥脆,吃起来口齿留香,特别是一口咬下去便看到那紫色的花瓣半遮半掩,春天的感觉瞬间铺面而来。这玉兰花瓣则是由玉兰花裹上面糊、鸡蛋之后,下油锅炸至焦脆,吃起了不仅不腻,反而芬芳通透,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几个孩子今天都没怎么好好吃饭,又玩了半天,正是饿的时候,沐晟只吃了两瓣玉兰和一个紫藤饼,那一盘子就被另外三个哥哥叔叔给抢光了。文庙精通药理,琢磨出来的吃食常常别致可口,就连朱元璋有时也会到沐府吃饭,不由得对沐英和文庙更为亲厚。

“姑姑,我父亲下个月就回来了,听说徐达将军和冯胜将军也要跟着回来。”景隆吃完最后一口紫藤饼,拿出怀中的手帕仔细擦了擦手,随时注意保持自己的优雅形象。

文庙一听说文忠要回来,开心地眼睛里都放出了光芒,“哥哥和叔父要回来了,我要提前酿一坛子今年新的梅花酒给他。”

沐春见母亲如此看重文忠舅舅,都不由得有些吃醋,“娘,你对文忠舅舅也太好了吧,如今桃花也已经开了,前些日子父亲让你帮他酿一坛桃花酒,你都嫌麻烦呢。”文庙瞥了他一眼,那手指头戳了戳这个小没良心的,“臭小子,你文忠舅舅两年没回来了,边疆寒苦,这次回来不知道多久又要出去了,你忘了小时候文忠舅舅教你练武了吗?”

朱棣听说徐达将军也要回来,不免心中一动,拿着紫藤饼的手都跟着顿了顿,抬头道,“庙儿姐姐,你见过徐玉锦吗?”

文庙正想着给文忠能提前做些什么吃的,忽的被朱棣这么一问,愣了愣,这孩子,怎么突然问徐玉锦的事情。

景隆见屋里都是自家人,便开口道,“姑姑,老四他看上徐玉锦了,不好跟皇爷爷说,便想先问问您的意思。”朱棣见景隆提起,第一次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拿手挡住半边脸,不由得又想起了徐玉锦,竟忍不住笑意又勾起了嘴角。

文庙见他这般,心下便知晓了七八分,朱棣这孩子平日里像个小霸王似的,这么腼腆倒是头一次,看样子是真的上心了。她笑道,“徐玉锦这孩子我见过,景隆,你还记不记得,她跟你一样,都是至正二十二年出生的,当时我还去徐达将军的府上探望过谢夫人呢,差点呀,就跟你定了娃娃亲了。”、

朱棣听到这里,连忙看向景隆,景隆一副“我没有,不是我”的表情,“哎呀,姑姑,十几年前的没影儿的事儿,你就别提了,老四想问的是徐玉锦她现在怎么样?”

文庙也不过是起了顽心,故意逗逗他俩,见状连忙说道,“玉锦这孩子,自幼聪颖好学,徐达将军也一直视她为掌上明珠,之前听文忠哥哥说,还专门请了先生教她读书,不仅读《女诫》之类的书,就算是经史子集,也无一不通,过目成诵,之前义父还称赞她为‘女诸生’,记得吗?而且最近义母常召她进宫随行,你之前都没注意到呀?”说罢,文庙笑着看向朱棣。

朱棣连忙换另一只手挡住脸,竟觉自己面色有些发烫,略紧张地搓着手指,脑子里却总是忍不住想起徐玉锦那张英气自信的脸庞。

文庙看着他,挑了挑眉,“哎哟哟,我们家老四也会想自己的婚事了呐?”说罢,掰开朱棣的手,看着他通红的面颊,忍不住轻笑出声,“你放心,玉锦是个好孩子,既然你喜欢,姐姐自会帮你的,不过,也要让玉锦亲自同意之后,我才好跟义父去说。这种事情,总要两厢情愿的好。”

朱棣点点头,“我自会让玉锦同意的,父皇那里,就有劳大姐了。”

“明日义父便要前往中都了,义父一向简朴勤勉,老四,既然你有了这个心思,那便不能像之前一般打架闯祸了,好好地开始学着做个亲王,你守谦弟弟明年就要前往桂林封地了,估计再过几年,你也要去北平了,该多跟你父皇学些真东西了。”文庙郑重地劝道。

“大姐放心,我如今已经十五岁了,做事知道轻重,必不会再惹出事端了。”朱棣感激地看了看文庙,这个姐姐虽然跟他并无血缘关系,却一直很照顾他,文庙对他的好,他都记在心里。

等到傍晚天色渐暗,沐英才从大都督府回来,此时景隆和朱棣早已离府了,文庙便笑着跟他讲了今日朱棣所求,“这孩子,难得有这个心思,那魏国公家的长女甚是聪颖,两人倒是良配,不过还是要让徐家的姑娘亲自点头,这事我才能去说。”

沐英点点头道,“如此甚好,他二人情投意合了,这门婚事才算是喜事。”说罢低头看向文庙,如今文庙虽然三十多岁了,带着身为人母的那种不一样的温柔体贴,眼中好似有一汪清水,足够将人融化,跟十几岁的她有了一种割裂感,却更让沐英心动。

他伸手帮文庙理了理发丝,“听说诚意伯感染了风寒,改天我去看看他吧,毕竟之前他还教沐春念了两天书。”文庙惊讶道,“刘先生病了?”

沐英叹道,“毕竟六十多岁的人了,有时候一点小病就要折腾好几个月呢。”文庙点点头,也不免叹道,“刘先生是个文人儒士,年纪大了都少不得这里痛那里病的,你说文忠哥哥和叔父常年征战在外,日后老了怕不是病痛更多呢。”

沐英见她有些悲戚的感慨,忙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想什么呢?文忠兄长离六十岁还有二十多年呢,况且行军之人本身体魄就强壮些,哪里就那么容易病了?”说罢一把抱起她,仰头道,“庙儿,我饿了。”

文庙搂住他的脖子,笑道,“今天做了香煎鲤鱼和红烧肉,放我下来,我让柳叶端过来。”沐英抱着她不肯撒手,仰头冲着她笑,文庙不禁锤了锤他的肩膀,嗔道,“都多大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第二日,马皇后召文庙进宫,文庙便带上昨日里还留下的紫藤饼一起进了宫。刚进坤宁宫,便看见马皇后身侧站着一少女,正是徐玉锦。文庙昨日已经听沐春讲了马场之事,见此刻徐玉锦面色红润开朗,便知此事已成了七八分,向马皇后行完礼后,便将紫藤饼递了上去,笑道,“我新做出来的紫藤饼,昨儿下午老四和景隆在我那里都说好吃,便想着拿过来给您常常,也不过都是些寻常的原料,配上了府里刚开的紫藤花。”

徐玉锦听到文庙提起了老四,心中不由得一跳,等她昨日回府之后,哥哥才告诉她燕王是故意让她的,她从小到大,见过的皇亲贵族不在少数,可燕王跟他们都不一样,既不是文质彬彬的儒士做派,也不是像常茂那样有勇无谋的憨憨做派,也不像李景隆那样看着无一不通实则无一不精的绣花枕头,更不像秦王和晋王那样表面英武内心暴虐。

若说气度不凡的话,恐怕众多皇子中难分伯仲,严毅英武当属秦王朱樉,顾盻有威当属晋王朱棡……可是燕王他除了气度不凡,那一双眼睛中透露出的狡黠更让她感兴趣,况且他昨日在马场的做法也还算是风度翩翩又智武双全,虽然后来能发觉是在让着她,可是那种不着痕迹的让招,如果不是技巧远高于她又心胸宽大,是没有办法打出昨日那般水平的。最重要的是,他的确也算是英武非凡……想着想着,徐玉锦都不知道自己的思绪飘到哪里了。

马皇后见她发呆,以为是她在殿里待久闷了,便笑道,“你出去玩会儿吧,记得找个宫女跟着,刚来没几次,小心待会儿迷路了。”

徐玉锦连忙谢恩,踱步离开,不过她并不喜欢跟着宫女一起走。一来她自由散漫惯了,而来这皇宫她也是自幼常来,只不过之前都是母亲带她来的,最近马皇后听说她“女诸生”的称号之后,就常常单独召她进宫,与她一起探讨经史子集。

不知不觉,她顺着地上花瓣的方向,渐渐走到了御花园中,此时桃花开得正盛,徐玉锦望向满园的桃花,不由得身心舒畅,不由叹道,“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忽的身后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徐玉锦转身过去,正好看到朱棣身着一袭墨染交领白衣走来,只见他头戴玉冠,倒是显得翩然俊雅、丰俊临风。

朱棣平常善骑射练兵而疏于经史子集,昨日听文庙姐姐提起徐玉锦博学多才之后,回宫忙翻了翻之前先生教过的四书五经,找了些应景的背了背,见徐玉锦在吟诗词,便只记得起《诗经》中的“桃夭”了。只是待“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脱口而出后,他才想起来这是一首新婚贺诗,便不好再说出“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这两句了,只恐唐突了人家姑娘。

徐玉锦见他欲言又止,一双漂亮的杏眼映着桃花,黛眉弯弯,“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朱棣见她自己接下了这句诗,不免有些吃惊,看向徐玉锦,正好撞见她笑盈盈地看着自己。朱棣的心扑通跳了一下,不由自主地上前两步,站在了徐玉锦面前,“我一直在想昨日败给玉锦姑娘之后,送什么彩头给你。”

徐玉锦饶有兴致地望着他道,“那你想好了吗?”

“我想把燕王王妃之位送给你,不知你是否愿意?”朱棣将这句话说出口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看向徐玉锦,轻轻勾起嘴角,眼神温柔地扫过她的脸颊。一阵春风吹过,几瓣桃花落在徐玉锦的发梢,更显其俏皮可爱。

徐玉锦有些吃惊,抬头正好对上朱棣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眸,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盯着朱棣的眼睛,试图从他的眼睛里看出自己的倒影。

“我数三个数,你若是不回答,我就当你同意了。”朱棣见她也不跑开,只是盯着自己看,更觉她有趣可爱,轻声缓缓道,“一,二,……”还没数到“三”,朱棣只觉唇边一片柔软,徐玉锦蜻蜓点水般地拂过他的唇边,便转身离去了,她的步子一如既往地松快稳健,并不慌乱。

朱棣望着她的背影,摸着她刚刚吻过的地方,竟不敢乱动,生怕刚刚发生的事情只是一场梦。一直等看不到徐玉锦的背影了,朱棣这才将手放了下来,看着自己肩上的桃花花瓣,不由得低头轻笑起来,慢慢唱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朱棣已经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这么发自内心地开心过了,他抬头望向万里晴空,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徐玉锦之前进宫的时候,就见过朱棣的,只不过那个时候朱棣还没有注意到她,只顾着听镇国将军府的冯夫人和曹国公讲话,她也知道朱棣不爱读书,喜欢演武骑射,所以自己也常常缠着允恭哥哥教自己骑马,若说朱棣对她是一见钟情的话,那她便是步步为营的胸有成竹。先好好读书引起皇后娘娘的注意,之后便可进宫陪伴皇后娘娘,以期能偶遇到他,见他对自己不甚在意,便开始学习骑射,若是昨天他没有注意到自己,那总有一天,她会耀眼到让他不得不注意的。

想到这里,徐玉锦并没有小女孩儿的羞怯,反而像是终于得偿所愿一般,走起路来都轻快不已,照原路回了坤宁宫。

松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