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月明

昨夜月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5章 东路军险

却说李文忠自正月二十六出征之后,一切顺利,一直从居庸关赶赴应昌,又听说中路的蓝玉已经先后在野马川和土刺河击败了元军,徐达大军正在全力赶赴和林,李文忠不免也加快了行军步伐,毕竟他这次主要任务就是配合徐达中路大军从西北方向扑袭元军。

等居庸关一过,李文忠便直趋和林,到达口温后,见元军败退,李文忠率军一直追至胪朐河,只是明军辎重繁多,行军速度要比元军慢上很多,李文忠策马在驻营外的山坡上眺望远方,只见胪朐河如同一条玉带蜿蜒在葱葱郁郁的草原上,李文忠不由得感叹道,“两百年前,成吉思汗便是在这里运筹帷幄,横扫天下的。”周显问道,“左副将军,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李文忠想着前些日子蓝玉的捷报,又想到如今已经六月份了,出征半年还未有收获,不免也有些立功心切,便说道,“传令下去,命韩政保护辎重,其余等人,皆随我带上二十天的粮食,追击元寇!”

曹良臣不免问道,“文忠,你不觉得此次元军不太正常吗?都没怎么打,他们就都跑了,好像一直想把我们带到某个地方一样。”李文忠回头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不管元军什么目的,都要迅速出击,已经半年了,再拖下去要到什么时候?”

曹良臣虽说年纪比李文忠大上不少,可毕竟李文忠才是主将,见他这样说,也没有再反驳,便跟着周显一起传令下去。

李文忠握了握腰间的剑柄,那剑穗已经有些污渍泛黄了,只有顶上的白玉兰还晶莹剔透,折射出夕阳的光线,李文忠望向波光粼粼的胪朐河,想起了七年前在新城外和李伯升的那一场战斗,似乎溪水和胪朐河很像,只不过那次的溪水,尽成血色。

待到第二日清晨,李文忠点兵完毕,率领众骑兵带上二十天的口粮开始追击元军,一直追到了土刺河,只见北元太师蛮子哈剌章率领部众全部渡河,列阵以待,看样子,倒不像是溃逃之态。李文忠有些迟疑,但是想来已经追了好几天了,若是此刻退兵,必然影响士气,乃是大忌,只能率军继续进逼,他也曾估算过敌军的力量,既然此番王保保选择了与徐达大军相对,那蛮子哈剌章这里的军队人数,想必不会比自己的多。

李文忠一想到这次率军出征,半年仍无所获,不免有些焦急,见自己率军进逼之后,敌军又稍稍退却,便继续追了上去,一直追到了阿鲁浑河,让曹良臣与自己兵分两路,左右夹击。李文忠渐渐发觉元军人数正在逐渐增多,且观察其逃跑的形态,倒是并无溃乱之势,相反,元军看起来个个都生龙活虎、跃跃欲试。

李文忠心中一沉,只怕这次元军是有备而来、以逸待劳。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陡然睁开那双漆黑的眸子,沉声道,“列阵!准备迎战!”敌军显然是在守株待兔,可若是此刻撤退,元军必然冲杀上来,到时候只会一败涂地,李文忠接过常荣递来的长矛,紧紧握住,不论如何,此刻,只有竭力迎战一条路可走了。

李文忠一马当先,冲杀出去,只是这元军皆善骑射,还未冲至敌军中,便见元军箭如雨下,李文忠身着铠甲,倒还无妨,只手握长矛尽力格挡着箭羽,依旧冲杀上去。众将士见主将如此勇猛无畏,虽然连续几日追击有些疲乏,也是不甘落后,奋勇上前,想来已是没有退路了,还不如死前多拉一个元军垫背。

如此一来,元军精力充沛,可谓是龙精虎猛,而明军在主将李文忠的率领下,皆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更有不少人都与元军有着深仇大恨,因此虽然筋疲力乏,却也靠着顽强的意志力跟元军搏斗着,竟是一时难分上下。

李文忠更是拼死搏杀,已不知亲手斩杀了多少敌军,铠甲已成血色,他漆黑的眸子再次变得殷红,像是地狱归来的修罗般令元军胆战心惊。忽的,一只飞箭袭来,李文忠坐于马上,正在杀敌,实在是顾不过来,只听座下的马儿嘶鸣一声,马蹄已站不稳,李文忠连忙站起借力腾空,两脚踩在元军的肩膀上横扫周围一片。而后身子一旋,一脚踢飞了下面的元军,只是元军人多势众,见他已经没有战马了,更是不要命的扑杀上来。

“将军小心!”只见其亲兵刘义挡在李文忠面前,举起狼牙棒奋前突击,朱文忠连忙拔出佩剑,剑穗随之上下飞舞,李文忠趁元军晃神之际,一个旋风格扫过,周围四名元军应声倒地,只见他剑招凝重,轻重进退,每招俱狠辣异常,一时之间,竟吓得周围的元军不敢再近身。

“将军!快上马!”只见指挥使李荣忽的乘马袭来,待快到李文忠面前时,一个腾空持双鞭落地,李文忠连忙握住那马上的缰绳,翻身上马,重新夺回长枪,拼死厮杀。却见那李荣虽将自己的战马给了李文忠,但也不是个笨的,拿双鞭一挥便将近身的一名骑兵挑下马来,夺了元军的战马后,便跟着李文忠一起继续作战。

不知双方厮杀了多久,李文忠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再用大脑思考着杀敌了,而是见到敌军便凭着平日里的剑招砍去,脸上只露出一双猩红的眼睛,他骑马踩在尸体上继续厮杀着。因着李文忠重新上马,众将士看见自家军队的主将还在奋勇杀敌,这才稳住了军心,明军开始大举反攻,元军见明军如此不要命,终于心生胆怯,开始退兵。

“将军,一共歼敌一万八千人,俘获人马一万两千余,指挥使周显、常荣、张耀都战死了,宣宁侯那边,全军覆没。”李荣驾马走至李文忠身旁,缓缓说道,眼中带着一丝悲伤。

李文忠握紧剑柄,看着地上尸横遍野,又望向元军逃离的方向,用有些沙哑的嗓音低声道,“让大家就地休整一下吧。”李荣领命,策马退去。

待李荣走后,李文忠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忙摸索着找到水壶狂饮起来,快两日了,他一直忙着和元军厮杀,竟滴水未进。似乎恍惚间,他听到周显和常荣还在自己身边喊道,“将军!”“平章大人!”已经牺牲了这么多人,此次若不活捉蛮子哈剌章为众兄弟献祭,实在是憋屈。

李文忠率军稍作休整后,又抓来俘虏问了问徐达中路的战事情况,这才知道徐达中路大败。“此刻王保保所领北元主力应该还在和林,正在我军和韩政辎重后方之间,此番决不能再次攻打和林了,王保保主力尚存,而徐达的中路军已丧失战力,再去和林便是自取灭亡。”李文忠心道。

“传我令,继续向西!”李文忠沉声道。

一路追击到了称海,却见元军重新聚拢起来,列阵以待,他皱起眉头,虽说刚刚一战是元军溃逃,可是我军伤亡也十分巨大,如今已经死了三名指挥使和一个侯爵,多日的奔袭和殊死作战过后,士气早已疲软,而元军却还保留了实力,只怕此刻应战,大有不妥。

“传我令,就地扎营,收兵据险而守,将之前俘获的牛羊,杀了犒劳一下大家。”李文忠传下令去,独自坐在山坡上,有些疲惫,他拿出小妹出征前重新给他做的平安符,眼神中才有了一丝温柔,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告诉小妹让他不要绣了,每次出征前都送他一个平安符,现在他都有十几个了,还专门拿一个漆木盒子装着放在书房,可是小妹还是坚持重新给他再绣一个。

李文忠见那平安符里鼓鼓的,才发现里面还塞了三颗止血丹,还放了一些外敷的止血的药粉。他自己留了一颗,拿出另外两颗准备待会儿给李荣送过去,此次若不是他把战马给了自己,恐怕自己也不免要受伤的,而他如今也已经身受刀伤,还有一处箭伤。

“哥哥,你一定要平安归来。”李文忠又想起自己出征前小妹说过的话,心底一片柔软,又有些感慨,此次虽然不算大败,可是也并无什么光彩的战绩,实在是打的难受。

又过了两日,李文忠见之前带的二十天的粮食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虽说称海水草肥美,可是整日里抓羊抓牛吃也不是个事儿,于是便下令撤退。

却说那元将蛮子哈剌章见李文忠大摇大摆地安营扎寨,又是杀牛生火、又是将所获马匹释放野外的,不由得心生疑窦,他这次算是被李文忠打服了,有些怕他,因此只是怀疑明军有所埋伏,并不敢轻举妄动,见李文忠率军离去,他们便也慢慢引军而去了。

只是追击了快二十天,人困马乏,更是不知如今已经走到了哪里,如今粮食已经吃完了,可是却已经找不到韩政的辎重队伍了,李文忠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向前走去,没有粮食了就顺路去抢劫一下元军,才勉强够用。只是走着走着,原先水草肥美的草原渐渐落在了身后,如今正值六月,又误入沙漠,李文忠说道,“去问问留下来的俘虏,这是到哪儿了?”

李荣领命,不一会儿回来答道,“回将军,这是桑哥儿麻。将军,如今将士们口渴难耐,不知这沙漠之中,哪里才有水啊。”

李文忠嘴唇也已经干裂,阳光照在他黝黑的脸上,“就地休息一下吧。”

李文忠第一次感到无奈和些许绝望的恐惧,他也不知道桑哥儿麻是什么地方,此次出征本是要和徐达的中路军一起进攻和林的,可是现在他连自己在哪儿都不知道了,自从二月份开始追击元军以来,他已经和外界失去消息快五个月了。

李文忠想起小妹在出征前对自己的嘱托,不由得心头一酸,她现在一定很担心自己吧,从出征以来,一直没有自己的消息,也不知道她今年吃了天霜丸之后咳疾有没有再复发。李文忠望着天上的烈日骄阳,默默在心中祷告,“求上天庇佑我军平安回家,众将士皆有妻儿父母,我愿用我十五年的寿命来换取上天垂下甘霖!”

李文忠闭上眼睛,他现在连眼泪都流不出来,喉咙干涩难耐,有些恶心想吐的感觉,连头都开始有些发晕。

所谓人困马乏,人马本是一体,如今人口渴难耐,马又何尝不是?

李文忠忽见自己所乘战马一声长鸣,因饥渴而不停地用马蹄刨着脚下的土地,刨着刨着,忽见一泉水涌出,众将士这才得以活命,走出沙漠。

之后李文忠一路经河套平原而下,此时元军才反应过来李文忠的真实意图,知他并无反攻的实力,正要追击,恰好碰上汤和出陕接应,元军追不上李文忠,只能将汤和的接应部队痛打一通,才算北还。

元军本想着借此诱敌深入的战略,以和林为诱饵保卫和林,歼灭明军精锐于沙漠之中,可不曾想徐达中路军溃败之后,李文忠集中精锐骑兵,采取运动战的形式,一路由东打到西,粮食吃完了就到处去抢牧民和元军的牛马,这才得以保存明军最精锐的兵团,虽未和王保保正面交战,但这高超的指挥艺术也是体现得淋漓尽致,至少蛮子哈剌章不敢再和李文忠这“瘟神”交战了。

若说李文忠率领的东路军是“瘟神”的话,那跟随冯胜出征西路的傅友德则是“混世魔王”了。

他先是率领五千骑兵攻打西凉,击败元将失刺罕;之后又进攻永昌,击败元太尉朵儿只把,杀敌数千;之后冯胜便将主力军放心地交给了傅友德,傅友德也算是如虎添翼,亲自率兵在此攻打元军于扫林山,活捉元平章管著,杀敌五百余人;六月初又击败元将上都驴,元军全数覆灭;六月中旬傅友德再次攻打亦集乃路,元军守将伯颜帖木儿开城投降;傅友德大军继续前进,在别笃山口遇到了元岐王朵儿只班率领的元军主力,又击溃元军数万人,抓获文武官员二十余人,岐王朵儿只班孤身一人逃走;最后又率兵追至瓜州,击败当地元军,缴获牛羊等大量战利品。七战七胜,为颍川侯傅友德也。

却说文庙连着四五个月都没有听到李文忠东路大军的消息传回京城,不免心中担忧万分,忙进宫去找义父询问,她又不好去乾清宫,只能前往坤宁宫先拜见马皇后。

松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