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

第56章 傻柱的春天

看到傻柱色眯眯的样子,压在秦淮茹心头的那块巨石,轰然落地。

就这傻子,我能耗他一辈子。

秦淮茹一只手优雅地挽起耳际的长发,另一只捂住小嘴窃笑。

这笑声如水透骨,让傻柱骨髓一阵酥麻,下意识的闪开身:“秦...秦姐,进...来。”

秦淮茹有意无意的用馒头,在傻柱身上蹭一下,钻进屋内。

秀发从傻柱在鼻子上撩过。

傻柱嗅到一股成熟女人独特的味道,忍不住吞咽一口唾液。

“哎呀,我几天没来,这屋子里就乱成这个样子了。”

秦淮茹说着,就挽起袖子,露出嫩藕般的小胳膊,开始收拾房间。

她似乎后背上也长了一只眼睛,肥美总能正对准傻柱。

像磁铁一样牢牢顶住傻柱眼球。

傻柱看了两眼,再也受不了,跑到厨房舀了一瓢凉水,一饮而尽。

透心凉。

然后,又跑回房间,蹲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看。

“哎呀,太热了。”秦淮茹干了一会,莹白额头上渗出点点汗水,汗水顺着光滑脖颈,滑落沾湿衣襟,稍稍凌乱的发丝紧贴面颊。

她在傻柱的瞠目结舌中,一个,一个的缓缓解开黑色纽扣,露出里面大红毛衣。

该鼓的地方鼓,该大的地方大,让傻柱这个老光棍一阵火热。

“秦姐...这样不好吧,贾旭东还活着...”傻柱就算是笨蛋,也知秦淮茹这是要让他尝尝甜头。

多年的付出,终有回报。

傻柱一时间不敢相信。

听到贾旭东,秦淮茹眼角的委屈瞬间上身,长叹一口气,红着眼看向傻柱。

半抱怨半撒娇:“雨柱哥哥,你也知道,贾旭东他...躺在床上不能动...”

“我现在和守活寡没有两样。”

“雨柱哥,这些年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总想找机会报答。”

“要不...我...今天...”

说着秦淮茹吞吞吐吐起来,皓齿紧咬鲜红嘴唇,脸色羞红,低着头扭扭捏捏。

春天来了!

傻柱不傻,转身“匡当”关上房门,如饿狼般冲秦淮茹扑去。

秦淮茹“咯咯”笑着,轻巧转身,躲在一旁,让傻柱扑一个空。

“等等,柱子哥,我有事问你。”

火山快喷发出来。

傻柱急不可耐:“啥事,秦姐,你快说...吼!”

秦淮茹翻身坐到椅子上,翘着腿,笑道:“听说你要相亲了?”

“是...卫东哥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傻柱毫不犹豫出卖了王卫东。

为女人,俺插兄弟两刀。

秦淮茹撩了撩头发,眼眶微红:“柱子哥,你不等俺了吗?”

“这么多年,俺帮你收拾屋子,洗衣服,洗裤衩,你还不知道俺的心意?”

“俺就想和你在一起。”

说着,演技飙升,一行热泪从眼角流出,顺着面颊,“葡挞,葡挞”滴落。

这可怜兮兮的表情,加上幽怨的声音,让傻柱心疼极了。

不过,已经答应奶奶和王卫东了,如果不去相亲,太对不起人。

看来火候不到,我就再添把柴火。

秦淮茹用手擦拭眼角,继续说道:“俺知道这不现实,到时候我一个寡妇,拖家带口,有孩子不说,还有一个婆婆。”

“你一年轻小伙没结过婚,怎么瞧得上俺。”

“也许,可能打心眼里,你也没喜欢过俺。”

“这么多年,你帮我,只不过是你可怜俺,同情俺。”

“更何况,这院里的街坊,厂里的工友,尤其是许大茂一定会笑话你,看吧,傻柱找不到媳妇,最后找了一个寡妇当媳妇。”

“但是,俺还是要给你在一起,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俺知道,只有俺对你最好。”

傻柱抿了抿嘴,哑口无言。

在他眼里,秦淮茹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傻柱身为八级大厨师,月工资三十七块五,平时在厂子里横着走。

再加上,无论哪个年代,没有饿死的厨子。

也算是白牛王子。

厂里的年轻女工,没少给他暗送菠菜。

他都不为所动,原因就是,他是按照秦淮茹的标准挑选媳妇。

可,秦淮茹,只有一个。

贾旭东还没死...

秦淮茹见傻柱面色赤红,愣在原地,接着补刀:“俺知道,你嫌弃棒梗,小当,小槐花,讨厌他们进你屋里翻东西。”

傻柱连忙解释:“咋可能讨厌呢,我这些年,可是把他们当亲生儿女对待。”

面前这个傻子,已经完全傻了!

秦淮茹心中大定,面露媚色,走到床边,斜躺在床上。

轻舔鲜红嘴唇:“既然这样,你还去相亲吗?”

粉颊绯红,神情放浪。

火山开始冒黑烟。

傻柱连声道:“等...等等...俺这就去告诉卫东哥,相亲不去了!”

“小秦姐姐,你等着俺!”

傻柱搬块大石堵住火山口,顾不得穿棉袄,就冲出去。

刚出门就碰到了正在遛弯的一大爷。

一大爷见他火急火燎的样子,再看到秦淮茹在傻柱屋里鬼头鬼脑。

心中顿时明白秦淮茹已经得手。

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徒弟,这手段有我半成。

“一大爷...”

“快去吧,看好你哦!”一大爷竖起大拇指。

有了“老子”的支持,傻柱的信心更足了。

等贾旭东一死,俺就和小秦姐姐结婚,还能白捡三个孩子。

人间美好!

傻柱不再多想,冲进王卫东屋内。

******

屋内。

王卫东刚吃完饭,正在收拾碗筷。

无论在哪个时代,战场都难以清理。

边洗盘子,边叹息:

“洗碗真麻烦!”

“唉,啥时间系统能签到一个洗碗机,太阳能驱动的那一种。”

话音未落,房门被人推开。

傻柱黑旋风般冲进来。

大喊:“卫东哥,俺不去相亲了。”

王卫东拿着碗筷,脸色铁青,心中却一喜。

原以为秦淮茹会等到相亲开始,才窜到傻柱屋里,恶心人。

没想到,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太好了!

王卫东苦笑两声,轻轻把碗筷放到桌子上,面色和煦地走到傻柱面前。

笑道:“想好了?”

傻柱已经被秦淮茹勾去魂魄,重重点头:“卫东哥,俺想好了!”

王卫东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充满笑容:“不错,不错!”

“还是卫东哥理解俺。”傻柱长舒一口气。

他就怕王卫东生气,见王卫东态度和缓,悬在半空中的心也算落了地。

说完,傻柱转身就想走,秦淮茹还在床上等着呢!

火山口的那块石头,已经开始晃动,

快堵不住了!

王卫东喊住他:“傻柱,你知道我在部队时,每天都要练军体拳。”

“回到地方,没有对手,手脚都有点痒了。”

“要不,今天你就当一回陪练。”

“啥?”傻柱愕然,愣在门口。

大中午,为啥要练拳?

王卫东不再多说,大步上前,右脚如闪电般踢出,一脚踹中傻柱心口窝。

火山熄灭。

我会开卡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