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

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傲娇冉秋叶

看到傻妞没有流血,应该没事。

不过作为肇事者,王卫东还是要负责到底。

他关切的问道:“同志,你脚踝是不是崴了,让我看看要紧不。”

这话让冉秋叶愣了一下,那地方能给男孩子看吗?

她本想拒绝,却神使鬼差般的点一下头,哼出一个蚊子声:“嗯...”

脱掉小白鞋,纤细小手掀开黑布裤脚,露出红色秋裤和浅白色线袜。

半褪袜子,露出白皙光滑小脚丫。

小脚丫的脚踝处,有一片浅红擦伤,并没有渗血。

褪掉袜子后,冉秋叶才醒过神来,心中呐喊:我在做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

冉秋叶,你羞死人了...

她脸刷地一下红到了脖子根,不敢抬头,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王卫东看到脚踝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

他擦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笑道:“同志,我撞到你,你也撞到我,所以我们扯平,对吧?”

“扯平了...”冉秋叶正淹没在羞涩中,下意识怔怔的回答。

“那好,既然扯平了,我还有事,再见!”王卫东说完,转身就向扎在远处的自行车走去。

他还要去和一位叫冉秋叶的女老师相亲。

现在已经迟到了。

冉秋叶看到王卫东麻利的转身,这才想起自己是受害者。

他...这就走了,我脚还疼着呢!

她正准备张嘴大喊,一下子看到了散落在地上的两本《人民画报》。

一本是她的,另一本不是她的。

顿时明白,这青年就是王卫东!

冉秋叶更加生气了,冲着愈来愈远的身影喊道:“王卫东!”

谁喊我?

王卫东愣住了,迟疑了半天,才转过身来。

他看看地面上的两本画报,再看看那个一脸怒容的傻妞。

顿时明白,傻妞就是冉秋叶。

他脸上堆满歉意的笑容,走过去:“同志,你是冉秋叶?”

说着,王卫东还不忘细细打量。

冉秋叶身穿剪裁合身的黑色棉服,围着一条红白相间棉围脖,扎着双马尾,眉毛弯弯,乌黑眸子里隐约透露出高傲,再搭配上棕色噶亮小皮包,活脱脱一个知识女青年。

这是一只白天鹅。

冉秋叶也在打量王卫东。

嗯,长得倒是不错。

头发又黑又浓,额前碎发上汗珠滴答,两道粗黑的浓眉下,一双明亮的眼睛里光芒闪烁,透着忠厚和坚毅之色,身材魁梧,看上去孔武有力。

并且还有一辆二八大杠,工资确实不低。

冉秋叶十分意动。

不过刚才的撞击真的很疼,让她心中充满委屈。

况且,明知道相亲,还敢迟到!

还有,他都看过我的小脚丫了...

不能轻饶他!

冉秋叶决定难为一下王卫东。

她习惯性的摆出一张臭脸:“你就是王卫东?”

“是,我是王卫东,迟到了。”王卫东挠了下头,略带歉意。

虽不打算和她相亲,不过迟到总是一件有失礼貌的事。

冉秋叶抬起手腕,看一眼手腕上那块银光闪闪的手表,小嘴微抿:“嗯,你迟到了半个小时。”

“并且,还撞倒了我。”

说着,她歪着小脑袋,双眸紧盯王卫东:“说吧,该怎么解决吧?”

“怎么解决?”王卫东有点迷糊。

还能时光回溯,回到半个小时前?

不过,他还是歉意一笑:“冉老师,你说...”

冉秋叶的那老师特有的语气,让他不知不觉喊出了口。

“这样吧,你的情况我都了解了,老实说配不上我。”冉秋叶秀眉微皱。

她知道错不在王卫东,决定不在纠结撞击的事情。

毕竟冉秋叶本身不是胡搅蛮缠之人。

既然相亲,那就应该进入正题。

配不上...现在的女青年都这么直接吗?

王卫东哑然失笑,不过旋即想到,这个年代民风淳朴,青年男女谈朋友本来就是奔着结婚去的,也就释然了。

有些见一面是相亲,见两面是结婚,见第三面就是洞房。

像许大茂那种打着相亲旗号,用点小恩小惠,到处祸害小姑娘的噙兽不多。

“不过呢,我现在给你个机会。识字吗?”冉秋叶语气中无时无刻不带着高傲。

王卫东感觉到好像在课堂上被老师提问,下意识的回答:“在部队跟文书学过,会读报纸,能写字。”

嗯,会读报纸,能写字,已经超过了大多数人。

冉秋叶对王卫东的好感又多了一分。

不过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

我冉秋叶可是书香门第出身,自幼饱读诗书。

这时脚踝上的疼痛已经消减很多,冉秋叶的心情也逐渐好了起来,她仰着粉嫩小脸盯着王卫东说道:

“说一段最能代表你文化水平的话。”

“如果我觉得还行,就算原谅你了。”

这个要求让王卫东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考试吗?

冉秋叶当老师,当傻了!

他本想扭头就走,又想到还有事情需要拜托冉秋叶,只能眉头紧蹙的思索起来。

前世的他是一个人体艺术摄影师。

对于文学,诗词歌赋那是一窍不通。

描述女孩优美的外貌,只会一句:“窝艹,大漂亮。”

最有文化水平的话...

想了半天,他猛的一拍大腿,有门了!

作为穿越者,必须知道一个暗号!

王卫东盯着冉秋叶鹅蛋般的小脸蛋,缓声说道:“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

在异世界,无数穿越者就是凭借这句暗号,相聚在一起,成就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业。

“啥?”这个暗号,让冉秋叶那张可爱的小脸,一时之间竟有些呆滞。

她一直以文学诗词为傲,从来没听过这么奇怪的诗句。

“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王卫东重重点头。

“你耍赖,这是数学,不算数!”冉秋叶明白过来,跺着脚,小脸气得通红。

“不算哦...”王卫东再次挠头,准备开动大脑,回忆前世的记忆。

可惜,他的记忆大多被一些稀奇古怪的诗词占据,说出来会显得不尊重女同志。

不过,他还是想到一位著名诗人。

这位诗人的诗句,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让李白低头,杜甫落泪,李商隐扭头就跑。

我会开卡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