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下界记

第52章 成婚

胡西风回到齐华峰后,就立刻来到息楼里,敲着沐玉岚的房门,里面没人应只有小声的抽泣,他顿时就觉得头大了。

“玉岚!玉岚呀,你开门啊,我这真是急糊涂了,对不起啊玉岚!”胡西风硬着头皮,又敲了敲,可还是没动静,屋里抽泣的声音也没了,这让胡西风可就难受了。

不知多久“你走吧!我不想见你。”屋里响起了沐玉岚的声音,嘶哑且低迷。他听着又是一阵的自责。

眼珠咕噜一转,计上心头“你!你是不是因为他?好!我我去宰了他!”胡西风大喊一声,脚下用力跺了几下,移开房门前的位置,果然几息后沐玉岚房门打开了,她急急的追了出来,冲着前面喊道:“西风你回来!!啊!!!”

胡西风看她出来了,便从后抱住她,几步就进了房间。但其他房间的人却冒头道:“能不能不要喊了!”

屋内胡西风坐在榻上,沐玉岚则被他抱坐在他腿上,冷着脸看向一边,无论胡西风怎么劝,就是不肯原谅他,这可是将胡西风这个大少爷给难住了,忽地他想起那了那小子说的话来,没成亲!!

心思电转之间胡西风,立刻站起来,把沐玉岚放在一边,看也不看她就冲了出去,沐玉岚看他走了,想追上去可是心里就是一酸,根本迈不开步子,委屈的扭头趴在榻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胡西风风驰电掣下了山,到自己常去的执法堂那集市中,大肆采购一番,而后又踩着飞剑急火火的回了齐华峰,到了之后先去拜见了师傅齐德友。

“弟子胡西风拜见师傅,我想请师傅帮徒儿做证婚人,徒儿爹娘皆不在这极西之地,唯有请师傅您给徒儿主持了。”胡西风跪在地上诚恳道。

齐德友很是意外,但也没有特别惊讶,因为这是迟早的事儿,“好!你毕竟是传我衣钵的徒弟,所谓一个徒弟半个儿嘛,为师就暂代你的爹娘给你主持一回便是。”

“多谢恩师,那择日不如撞日便是今天吧!东西我都买好了,我这就回去准备!”胡西风一溜烟的跑走了。

“哎!你这孩子........。”齐德友看看天,已经快入夜了,谁娶亲在大半夜啊,让他哭笑不得啊。

胡西风首先到了章林的后厨,和这位师兄说出自己要娶亲的事情,让他把用饭的时候向后推迟一点,章林听闻后先是恭喜了他,而后也看了看天,笑道:“师叔啊,今天天色已晚,这时候不对吧!”

胡西风坚持道必须今日就办了,然后把自己买的喜字、喜烛、大红球、红丝带、什么的都交给了这位师兄,让他在饭堂布置一番,自己则大步走进息楼,敲开慕容师姐的门,又拿出一堆东西,请她布置息楼这边的房间。

“你倒是有情意,可人家愿意嘛?别到时候我们都通知到了,新房也布置好了,用不上乐子可就大了!”慕容晓枫幸灾乐祸的说道。

“玉岚那边我自会劝她同意的,这边就麻烦师姐了!”说完便转身敲开了沐玉岚的门,在她开门后手迅速抓住她的手,将她带到水榭的凉亭中。

“玉岚!你还在生我的气嘛?”胡西风微笑道。沐玉岚背过身没做声,胡西风将她的身子扳过来,拉起她的手道:“玉岚,之前我是冲动了些,但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关心则乱,你在我心里的分量其实很重的,虽然过去我是因为你妹妹才接纳你的,但现在不同以往了,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的,你看你能不能...?”胡西风双眼灼热的直直的看着她。

沐玉岚心里本来是很委屈的,但被他这般真挚的蜜语所打动,心里的小鹿早就跳个不停了,脸也早已羞红了,以前总以为自己只是被他爱屋及乌的一只金丝雀,可今日听着他的言语,才知自己原来在他心里也有着一席之地,是呀,如果他是不在乎她的,又怎会如今天一般,暗道自己以前还真的是好傻。

沐玉岚看着他的星眸,什么都不想去想了,双手轻抚他的脸颊,将自己的双唇送上,轻吻他那干干的不毛大地。

他感受到前所没有过的心动,霸道的抱她在怀拥吻不息,很久很久后,沐玉岚重新变回那个常常害羞的少女。

胡西风则一改刚才的深情,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捧鲜花,言辞间很正式的微笑问她:“今有少爷一人,家中并无婚配,姓胡名西风,年十五是个翩翩少年郎,然却生的玉树临风高大威猛,遂!他想聘妻一名,今吾许下诺言,天地为凭,誓要与佳人偕老,望佳人玉岚不弃,与我结连理之好,共修大道!”

沐玉岚手捧鲜花正低头闻着,忽听闻他如此的言语,瞬间抬头望向他,心绪动容之际,竟有一行热泪划过双颊,羞涩点头。

“哈哈!成了!成了!”赖姓师弟没忍住率先喊道。“胡师叔可是个有情郎啊!你们呀,都学着点!”傅清月娇笑道。

“我就知道胡老弟可以的!拿钱拿钱!”章林催促着众人把输出的玄石拿出来。

“刚才我怎么觉得那么酸呢,原来在这你侬我侬啊,哈哈哈”孙师姐出来笑道。

“你看看人家胡师叔,连求爱都与众不同啊,我就没见过谁人娶妻之时,吹捧自己高大威猛的!哈哈哈!”王师弟快要被胡西风的言辞搞的笑岔气了。

“那是你不行!人家胡师叔,下午大战鹰雾峰首座,冲冠一怒,威名响亮的很,现在派中那可是无人不知了,哈哈。”慕容师姐站出来,将下午的事情说与众人听。

旋即又对另一位师妹道:“林师妹,还不考虑一下,多好的男人啊!就在眼前了,还多金前途又是我派顶尖的。”

“你就知道打趣我!今日可是胡师叔大喜的日子,你休要来胡说!”

“咳........好了好了都去喜堂吧,新娘子们都要换衣服了!”孙师姐赶着众人道。

被众人起哄一说,沐玉岚和胡西风脸都要变成猴屁股了。沐玉岚在众人走后被胡西风拉着回了房间,她进入屋中立刻被震惊到了,屋里已经被布置的火红一片,窗上的喜字,香堂上的红烛,最重要的是喜床上的红衣和凤冠,有些麻木的看着这些东西。

“夫人换上吧,为夫在外面等你?”胡西风在她耳边坏笑出声。这声音似有魔力一般,为她削去了,重重压在自己心头的紧张之感,身为修士今生本以为,再无缘穿上的红衣,而今就在自己眼前。

再说另外两间房里,沐玉玲也身着大红喜袍,她身侧是痴笑出声的慕容师姐,小丫头平日里虽大大咧咧的,但到了此时也很羞涩,看着对面笑的前仰后合的师姐,更加不好意思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而颜静虽身穿喜袍,却显得极为镇定,因她知道,即便此时嫁给胡西风,也不会有洞房之事,所以更为放的开,然而心中那也是极为甜蜜的,毕竟今日自己也是主角之一。

等众人簇拥着几位新娘子出现喜堂的时候,胡西风已经穿上金丝红袍,腰间悬挂赤金玉带,头顶着紫金飞鹏天元冠站在堂中好不帅气,望着自己的三位夫人缓缓而来,胡西风心里别提多美了。

高堂仅有一位,就是师傅齐德友,此时他笑容满面,端坐于主坐之上,想着曾几何时自己拜得玄晶一脉,上代首座高擎为师,便立下今生大愿,誓要振兴玄晶一道,可是等到师傅坐化之时,玄晶一脉依旧是危如累卵,几欲断绝传承,而他自己平生亦是无儿无女,仅有的一位道侣,也在三十年前坐化于山上,从此他便清心寡欲坐等大限将至,可如今自己门下出了个,胡西风这么个怪才,也算是大兴晶道了,这位弟子呢对自己也是颇为尊敬,今日更是求自己主持他的婚事,这让齐德友心中老怀甚慰。

“吉时已到!一拜天地!”胡西风由红绫花球牵住三位新人,同拜天地。

“二拜高堂!”他手牵花球转过身去,再拜师傅齐德友。

“夫妻对拜!”他与三位夫人,一一完成对拜。

“送入.......呃....送入谁的洞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时间哄堂大笑,三女同时大羞垂头。

最后三女由慕容晓枫一一送回息楼洞房中。

胡西风留在喜堂给众师兄弟师姐妹们上菜,都是上次的材料做出的美味佳肴,吃的众人赞不绝口,连章林都吵着要拜师学艺了。

本来胡西风成亲众人要随礼的,但是诸位师兄师妹囊中羞涩,便由胡西风反赠了,每人皆是两件上品法器,上品玄石一万块丹药若干,便是和胡西风有过节的吕均,也都一视同仁了。

孙师姐则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传音给他问:下次还什么时候成亲,定要通知她,她一定要到场祝贺,胡西风知道她的意思,则嬉笑着打趣她:师姐你想什么时候嫁过来,那我就什么时候再办喜事,哎,师弟我决不食言,哈哈。

让他没想到的是,孙师姐如此厚颜的人,竟然也会脸红,这真是奇了。

当然自己师傅齐德友,胡西风也没有忘记,将五枚极品原石晶的袋子,悄悄塞进他的衣服兜里,老人家摸进一看,差点没吓出声来,一块极品原石晶,最少能切出两块极品玄石,齐德友立刻就不撒手了,眼睛贼溜溜的,生怕别人看见跟他抢。

夜半众人喝的斜斜晃晃的走在山路上,只有胡西风什么事都没有,在众人之前抵达息楼,立刻钻进颜静的房中,将桌子推道床边,摆上给她留的菜肴,看着她湖喝海吃,好不快意,最后俩人喝了连理酒,便倒在榻上温存了一会,胡西风想着不能再下去了,便逃也似的出了她的屋,颜静哈哈大笑扔了他一只绣鞋。

出了屋马上到小丫头的门前,敲敲门便进去了,让胡西风哭笑不得的是,小丫头居然睡着了,嘴角上还挂着晶莹的口水,帮她把被子盖好,也在桌上留些酒菜,暗道连理酒只能来日再补了,退出房间。

最后整理了一下衣裳,推门走入了玉岚的房间,沐玉岚还依然坐在囍床上,听见门响身体马上直起,在桌上放好东西后,将香堂上摆着的两支巨大红烛点燃,走到她面前挑起喜帕,佳人娇艳欲滴,

胡西风将她拉起,笑笑施礼道:“让娘子久等了!”沐玉岚期待这一刻好久了,含羞还礼道:“夫君!”

“来,你饿了吧!过来吃饭吧,都是你没吃过的!玉玲她们吃过都睡了!今天只有我们俩个”胡西风微笑道,“夫人,请!”

见她羞涩的小嘴,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虽然也是一种风情,但胡西风还是决定喂她,拾起玉筷一盘菜一盘菜的介绍给她,然后再夹到她口中,沐玉岚很是喜爱这种,被他宠溺的感觉,好想这一刻永远不要过去。

最后由胡西风将,酒鸩满到一只巨大的杯中,抱过沐玉岚同喝连理酒,最终将她打横抱起,芙蓉帐也悄然落下,在彻夜的红烛之中,沐玉岚度过了,女子一生之中,从少女锐变为夫人的一夜。

两日后,沐玉玲的连理酒也再昨日补上了,小丫头醒了之后噘嘴大哭了一通,经胡西风劝慰后破涕为笑了。

本来胡西风要新婚要在此多留些时日的,可是李飞羽来了,三天后便要启程去天宝学院报名外院试炼了,而之前为了给妹妹炼制飞剑,两姐妹俩人把胡西风之前给的玄石凑了凑,沐玉岚这才去鹰雾峰请人炼制,得知此事胡西风大感对不起姐妹二人。

今日胡西风便将颜静和沐玉岚两姐妹叫道同一间屋内,将自己剩下的所有上品法器摊了一地,让她们各自挑选三件,又分别给了三人修炼所需的丹药,两块极品玄石和上品玄石三万块,中品玄石五万,三姐妹都很开心。

特别是小丫头玉玲,抱住胡西风就是一顿啃,而后将胡西风勾的火气上涌,往俩个姐姐那里一推就不管他了,跑到外面玩飞剑去了,毕竟年纪还比较小,玩心还是很重的。

颜静见事儿不好,就先跑了,苦了沐玉岚又羞又气被胡西风擒住,温存一阵过后,问她道:“我给你的功法你修炼到几层了?”

“那本......没,没修。”沐玉岚躺在他怀里喘息不已,不敢承认自己早就修炼至三层,她已经知道那功法代表的含义了。

胡西风看见她的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不由分说便抱起她,很快和独角峰相同的大范围玄气聚集便上演了,一时间所有人都抓紧机会,进入修炼,只有小丫头一个人在外面玩,说不出的快乐。

周围玄气被抽走了,齐德友有些惊讶,但想到只要胡西风回来了,山上便隔三差五的就会出现什么怪事,也就见怪不怪了,听说这小子被派去北山城出任务了,后来听说北山城附近有大坑出现,他就一口茶喷了出去,不用想也知道是这个小兔崽子干的,现在只要他不用符咒把山推平,齐德友都懒得出去管了。

昨日将蛇骨交给何老头,提了几个条件,这老小子看见蛇骨双眼大睁,呼吸都粗了,他说什么便是什么,想想就觉得好笑。

整整一日的时间,胡西风强行助沐玉岚提升修为,这种强行就好似灌顶一般,本来以她的资质入派这些日子只修炼至三层,但和胡西风双修后硬生生提升到了第六层,和后期修士便只有一线了,其实还是可以继续的,但她是凡人资质,如果提升太过迅猛,以后便不利于她进阶筑基,只能停下让她稳固修为,不能再次急于求成了。

即便如此沐玉岚也开心于自己修为的提升,之前完全不明白双修的好处,知道以后反而被她逆推了好几次,让他产生了自己被强了的错觉,而自己的修为也提升到中期一玄的程度。

雪凌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