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迷雾

宦海迷雾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怎么可以这么怂

美酒配美人,烛火相交映。

顾楠双眼迷离,看着眼前添酒布菜的心上人:“若是能早些遇到你该有多好。”

春娘心中一动:“大人莫要说些痴话。”

“不痴。”顾楠拉住春娘的手。

这双小手一如当初,白皙,暖嫩。

春娘有些不适,试着索了索手,却被顾楠拉的更紧。她想到今晚的目的,也就放弃了挣扎。

“大人还说不痴。先前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又怎能遇到。”

“你不记得我了?”顾楠盯着春娘。

春娘看着顾楠,自己确实未曾见过他,又怎么会记得他。

“大前年,城外福禅寺。”顾楠提醒到。

春娘猛然想起,那是她出嫁之前去求福。当时好像是遇到一些乞丐,送了他们一些吃食:“难道,大人是那时的……乞丐?”

“我当时受重伤,只能混入乞丐保命。若不是你施舍我食物,特意将食物放入我手中,我是抢不过那些乞丐,也等不到两天后的救援。”顾楠特别激动:“后来我好了就到处找你,等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却已经有了孩子。你怎么可以那么快就成亲了呢?”顾楠瞪着一双发红的眼睛:“居然还有了孩子。他有什么好,你要为他生儿育女!”

春娘看着这样的顾楠有些害怕,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

索性那次顾楠倒是没有闹什么,但是把春娘吓得不轻。

春娘有点暗恨自己,当时若是不理那些乞丐,是不是现在自己一家人还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所以你猜测是顾楠害了你丈夫?”六扇门佥事张瑞金问。

“我,我那时只是有所怀疑,但是没有证据。”春娘双目直愣,继续回忆。

那次之后,顾楠还是一如往常,没有什么变化。

春娘后来偷偷跟踪了顾楠,不过才两次就被顾楠发现。

“春娘,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发现春娘的顾楠非但没有生气,还很开心。

“啊,我,是的。”春娘赶紧展露笑容。

“等你孝期一过,咱们就成婚。”顾楠开心把春娘举起来转了个圈又搂在怀里。

跟踪失败后春娘借口说要帮着顾楠先照料一下他家。

顾楠说他父母早亡,他自己一个人住在锦衣卫所里。

春娘有些失落,想到他家打探消息都没有机会。

谁知,过了几日,顾楠突然告诉她买了一所房子,让她有空去看看。

那所房子就是他们后来成婚的房子。

春娘看着在新房子里忙里忙外的顾楠想自己是不是冤枉了这个男人。

改变发生在他们成婚前几日。

春娘的儿子病了,她带孩子去看病,碰到了曾经给她夫君看病的郎中。

“咦?怎么这病这么奇怪?”郎中把完脉若有所思。

“可是我的宝宝有什么问题?”

“这位夫人,之前我看过一个类似的症状,也是找不出病因,人却病的越来越重。”

春娘心里咯噔一下。

现在宝宝的症状确实和她夫君当初刚起病时一样。

春娘心里害怕极了。

“你家可是得罪了什么人?”郎中问。

“先生何出此言?”春娘紧紧的拉住郎中的袍袖,她的心里已经有了结果,只是需要一个外力帮她确认。

“似是中毒症状。建议你报案吧。多注意一下,看看谁能接触到孩子……”

能接触到孩子还有夫君的,除了她和公婆,也就只有顾楠了。

春娘抱着宝宝,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的家,遇到了等候多时的顾楠。

“苏苏。”宝宝张着小手要顾楠抱。

顾楠拿出一块糕点递给孩子,顺手把孩子抱过来:“来,叫爹爹,给你好吃的。”

“爹爹。”宝宝奶声奶气的叫,满足的抱着糕点要啃。

“不许吃!”春娘疯了似的将糕点打落,抢回孩子。

孩子哇的一声哭了。

“怎么了,这是?别吓着孩子。”顾楠要接过孩子,春娘赶紧将孩子搂得更紧:“他病了,不能吃这些甜的。”

“那你也不至于这样啊。算了,不说了。宝宝不哭啊,你看爹爹给你娘亲准备了什么?”

顾楠揭开桌上的红布,里面是成婚用的首饰。

之后的日子,春娘毫无成亲的喜气,整日活在提心吊胆里。

孩子的病不仅丝毫不见好,还越来越重。

成亲的当晚,孩子没了。

春娘对顾楠是抗拒的,后来见反抗不行,决定给孩子报仇。她假意逢迎,翻身在上,趁着顾楠放松的时候,用发簪刺死了他。又趁夜在床下挖了洞,将顾楠的尸体藏了起来。然后说要趁着春意整理院子,将屋中的土移了出来。

春娘招认完一切,跪坐在地上:“只求速死,或许还能赶上我的宝宝。他还那么小,他一个人走黄泉路,一定很害怕。”

“确实在锦衣卫所顾楠的住处搜到了毒药。”张瑞金说。

春娘惊喜的看着他,然后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夫君,宝宝,我给你们报仇了!哈哈哈哈哈哈……”

案件的批红很快下来了,春娘被判斩立决。冯彰、孙信君御下不严,各打二十大板,罚奉半年。因之前刘怀仁批准了顾楠成婚的喜金,属于纵容属下作奸犯科,被判打二十大板,罚奉一年。

欧阳江不服,去找张瑞金对峙:“毒药的来源都没查清,凭什么结案。”

“查了,是从宫里出来的。”张瑞金头也不抬的继续写着文书。

“宫里出来的就不能查了吗?六扇门就这点本事?”

张瑞金放下笔:“这么跟你说吧。具体是谁那出来的咱们心里都有谱,但是没有证据。那人是新贵,谁敢拿他?我们不仅查了药,还查了顾楠。他几乎没有下毒的机会。陈家贵生病的时候,顾楠正在江浙抓人。陈欣荣病发的时候,顾楠刚刚回京。”

“那你们就让他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那是慢性毒药,毒发需要时间和量。与其你在我这里发牢骚,不如回去查查锦衣卫内部是不是出了问题。卫所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刘怀仁迎风站在船头。

月光洒落在漆黑的河面,被风吹碎,波光粼粼。似银衫随风飞舞,又似玉光摔落九天。

随风隐隐传来歌舞与欢笑之声。

王震的船上灯火通明,人影往来,衣香鬓影,觥斛交错。

魑魅魍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么多年,刘怀仁早已见惯了生死,生死于他早已不能撼动他的心灵,可是此时,他的内心却感到悲伤。

两岁的娃娃,奶声奶声的叫爹爹,在娘亲怀里撒娇。春娘的宝宝,只因政敌想打压刘怀仁,却害的他小小年纪没了性命。

刘怀仁想起那个姑娘,那个有着温柔声音的姑娘,世界上最漂亮的姑娘。那个还在等着他的姑娘。为母则坚。娇弱的姑娘每日孕吐到几乎吃不下东西,却为了不让腹中的胎儿饿着,勉强自己吃东西。每日会唱好听的歌,每日会讲动人的故事。满怀希望盼着宝宝来到世界上,满怀期望着宝宝平安健康快乐的长大。

王震,我必杀你!

未过几日,行刑官来了。

王震隔着船,伸着脖子,垫着脚,看完了刘怀仁挨板子,心满意足的回去继续看歌舞。

东厂有自己的特制伤药。等到渭河的时候,刘怀仁的伤口已经大好了。

换船的时候,王震皮笑肉不笑的说:“刘大人,身体可大好了。”

“托王大人的福,已经大好了。”

“刘大人快点养好身体,这没几天就该到甘肃了,到时可别耽误了军务。”

“自是不会。”

王震冷哼一声,挤了一下刘怀仁,带着自己的人率先上了大船。

刘怀仁毫无准备的被挤了一下,连连退后了两步,已经大好的伤口似乎被抻着裂开了,疼的他瞬间一头冷汗。

“督主!”韩琦赶紧扶了一下刘怀仁。

“无事。”刘怀仁看着洋洋得意的王震的背影,心中明白,这次他们两个必定有一个是回不去了:“上船后约束咱们人,吃食用度与他们分开。”

“是。”韩琦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船只驶出没多久,天空的云开始聚集,明艳的天空渐渐的变得阴暗。待到入夜的时候,淅淅沥沥开始下起小雨。

刘怀仁担心雨夜行舟遇到大水流,要求靠岸停船,等明日天晴再走。

“刘大人,您不会因为一点点雨水就不敢行路了吧?这要是下雨不走,刮风不走的,何时才能到甘肃?延误了军务您可担得起这个责任?”

刘怀仁看着王震这会儿说怕延误军务,心里冷笑:“王大人说的极是,是我格局小了。”

“行,那就这么着吧。您岁数大了,早点歇着吧,我就不在这耽误您休息了。”王震带着人趾高气扬的走了。

“大人。”韩琦觉得他家大人怎么怂了。

“今晚必不会太平,你看好咱们自己人。”刘怀仁开始整理自己的武器。

“大人是说他们今晚会动手?”韩琦立刻有了精神。

“不是,是小心水下会不会有什么漩涡或者激流,让大家都警醒点,别白白喂了水里的鱼。”

穆元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