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造现在

第9章 金钱交易

通往县城化肥厂的泥沙道路上,行走两人,其中一名年纪较大的中年男子,双手握着木板车把手,拉着空板车一步紧接着一步向前而行。

板车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交通不发达年代,人们上街赶集靠双脚,稍微好点的则是自行车赶路。

木头的车把上持着一杆旱烟枪,烟枪在半空中来回晃动着,烟头上一丝弯曲变幻的白色烟飘起。配合着。

王平借着脑海里的记忆,同中年男子拉了不少家常,这些话都是中年男子爱听的,中年男子面色终是露出一丝笑容。

看到时机成熟,王平开始套问道:”二叔,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我们要去化肥厂买化肥,不是去供销社吗?”

对于父亲骨折的事,他已经猜出十有八九是和化肥有关。是和外部垄断化肥销售的黑恶组织有关,还是内部,他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王平更认为是和垄断化肥交易的黑恶组织有关。至于和化肥厂有直接有关系,可能不大,化肥厂必竟是国有企业,就算有勾结,也不敢直接打断别人的腿。

“以前是,但自从发现化肥好用之后,化肥是越来越来越难买了。”

二叔右手离开车把,向下拿起烟枪,递进嘴里,眯起眼睛深深吸一口旱烟,枪头红光一亮便暗淡。

“不是按计划购买吗?怎么会越来越难买?“王平继续套问道。

“叔还没有说完呢?“

二叔口吐白烟,眯起眼睛回味的道:”凭票购买,大家都有份,但是大家用化肥的时间,都集中在一起。

“一到用化肥的时间,家家户户都要。而化肥是依次下来的,谁先买,谁后买,都是大问题,后买的,肯定会错过播种的时节。”

“所以为了公平,如果化肥量不多,就集中几个点上,先到先得,如数量充足的话,就会发到供销社。”

“是这样啊,二叔,怎么就我们两人买化肥,其他人呢?“王平又问道。

“其他人去买市场上的化肥了。“二叔叹了一口气说道。

二叔的话,更加坐实了王平心中的想法。

王平继续接着话题问道:“二叔,市场上的化肥价格,一定比计划的化肥内的价格更高吧。那我们去化肥厂能买到吗?”

“应该能吧,这个不好说,不过我想应该能吧,今天和昨天不一样。”二叔不确定的道。

“算是对我爸的补偿吗?二叔你就告诉我实际情况吧,我已经长大了。”王平点破话题问道。

二叔转过头看了王平一眼,接着道:“小平,等下如果对方不卖,我们就回家。”

“难道说里面的水很深吗?”王平反问道。

“小平,你已经是大孩子了,这里面的水很深。虽然你是大孩子,但你还是个孩子,这里面的事你不要管,这是为了你好。”二叔语气略带一丝严肃道。

年少终是轻狂,做事不经过大脑。王平家可就一个儿子,如果王平出事,他要怎么面对王平一家,二叔目光对视王平想道。

“二叔,我大概都已经猜出来了。”王平目光正视着二叔道。

“要不小平,你先回去,二叔一个人去拉化肥吧,或者你就在这里等我回来。”二叔止步开口道。

“二叔,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不会乱搞出什么事,我可不笨,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我知道的一清二楚楚。”王平解释道。

他次前往化肥厂,本来就不打算去搞事,他看来,虽然是年少轻狂的少年,但内心早已经是成熟稳重。

他是见见那些人,把他们深深的记在脑海,等待时机给他们深深的一刀,一刀致命,一刀毙敌,成年的世界就是简单,面见微笑,背后下狠手。

二叔也随即一想,农家的孩子一吓就不敢动了,还会出什么事。

于是二人又开始拉家常,聊天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两人走到化肥厂,化肥厂依旧如往常一样,空车进,满车出。

王平向化肥厂望去,高高的工业烟筒排放着工业烟雾,废气污染着这片天地,似乎也隐藏了不可告人的阴谋。

板车被二叔推进路边干枯的水沟中,车轮牢牢的卡在小水沟里,确定不易滑动后,二叔才丢下车把手,向着化肥厂门卫室走去。

二叔的脸上已经挂满笑容,一名门卫正端坐椅子上闭着眼睛,正闭目养神。二叔伸出手轻轻的敲了几下木台子,不多也不少,刚刚三下。

“老表,我来找李主任。”二叔极尽客气道。

二叔从身上取出一盒好烟,抽出一根香烟递过去。盒装的香烟是二叔舍不得抽的香烟,只有遇到人贵人才舍得拿出来。

门卫伸手接过香烟道:“你进去吧,还是在老地方,记住不要到处乱跑。”

“好。“二叔点头道。

二叔拉着王平走进了化肥厂,两人在办公区找到李主任。李主任并没有和他们说化肥的事,只是说去请示厂长,让他们在这里等等。

一间单独的办公室内,一名中年男子正端坐在最中间的办公桌上,他是化肥厂厂长。

办公桌的左边放着一本账本,账本上记录着最近几个月化肥的进出交易,每当看到一笔大额的化肥划出,都让他高兴不已。

他右手用钢笔在纸张上写上一串数字,相加乘于一个小数,最后得到一个数字。

看着得出来的数字,他的脸色立刻变的阴沉起来,似乎有人欠他几百万一样。

“唉~”

他大叹了一声气,不高兴的自语道:“还差一点,还差一点,我的进口大彩电,大彩电啊。”

房间的木门上发出“咚~咚~“敲门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面色一沉大吼道:“请进。

木门被轻轻的推开了,李主任小心的走了进来,来到办公桌面前站立。他目光注视着厂长,如同坏孩子见严厉的校长,不敢多动一分。

“什么事?“厂长目光盯着桌面的数字问道。

“厂长,他们来了,化肥要给他们吗?”李主任问道。

“不给,一点一滴都不能给,每一点一滴可都是钱啊。“厂长坚定的道。

“厂长,这样不好吧,昨天我们和他们商量好,如果不给的话,他们闹出什么事,就不好了。”李主任担心的道。

“哈哈,闹出事,太好笑了。李同志,你太高看那些穷哈哈了,就算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闹出什么事来。”厂长笑着道。

“可是厂长,我主要怕,万一,他们把昨天的事给抖出来,那就不好了。”李主任道。

“李同志,你天天在想什么?”厂长拍着桌子大声问责道:“昨天发生什么事?那穷哈哈自己把腿给摔断,关我们什么事?”

“有谁看到了吗?在说化肥我们可是按照程序走的,上面给批条我们就划货,其它的事我们都不管,你明白吗?“

“可是昨天他们那么多的人都看到了。”李主任小声的道,生怕激怒到厂长。

“你怎么这么笨呢?他们敢说吗,他们不敢。他们只要敢说一个字,永远别想用到一把化肥。”厂长看着李主任霸气道。

“我明白了,厂长,那我就把他们给赶出去。“李主任道。

“没事,你出去吧。“厂长说道。

他便从身上取出一盒,别人送他的白金龙香烟,抽出一根白色的香烟的,轻轻的咬住,取出一根火柴划燃,火苗扑的一声吞噬了火柴头。

看着燃烧的火苗他似乎想到什么事,立刻大声的向未出门的李主任大吼道:“等下,你给我回来。“

“怎么了?厂长。“李主任马上转身小跑过来道。

“没什么大事,把他给我好好教训下,给他们好好长一个记性。“厂长冷笑着说道,语气生硬寒冷。

“厂长这样不好吗?“李主任为难的道。

“你不给他一个教训,下次还有其他的人来,到时麻烦更多。“厂长教育道。

他在心里想道,真没有用,打个人都不敢。还想发财,能成什么大事。

“好,现在就去做。”李主任弯头哈腰点头道。

“记住,下手一定要狠。死一个农民,就跟死一个蚂蚁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赔一点钱就行了。“厂长望着李主任出门的背影冷冷的道。

“好的。“李主任在门口小声道。

李主任走出办公室后,厂长一个静静的坐在办公椅上。他的目光注视着门口,伸手吸上一口香烟,嘴巴贪婪的说道:“谁也不能阻挡我发财的路,一切向钱看齐。“

“大彩电哦,就快到手了。”

随即一声笑容在空旷的办室里回荡开。

墨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