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造现在

第15章 经济困难时期

绿皮的火车慢慢悠的晃到终点站——省城站。省城站里,王平靠着手中的介绍信,买到前往下一站的火车票。

离火车开车还有五个小时,他从省城站里走出来,他准备利用这几个小时在省城转转。

他是一次来到八十年代的省城,自然要好好看看这个城市,这个叫做大城市的城市。

他行走在省城的街道上,目光四处张望城市街景,八十年代的社会与环境,对他来说,就如同进电影了拍摄现场一样。

整个省会城市,没有太多的高楼建筑,绝大多数的大楼是在7层以下,7层高楼是省城最繁华的地方。

离开繁华的地区,是大量的二层到三层的红砖长楼,红色配着楼顶黑色的瓦片,再加一个大院,形成了家属大院,如供电局家属大院。

楼与楼之间的巷子,成了小商小贩的最爱的集市。他们推着板车或就地铺上化肥袋子,摆上商品开始叫卖,更好的在板车上面安装一个自制的黑色遮雨布。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进口的轻便折叠伞……。”

“新鲜的……。”

“进口的味之素……。”

道路中间则行驶着这个时代特有无轨电车,无轨电车是用两辆方头方脑的白色汽车并接成一辆,中间一个黑色的折叠活动的连接层。

电车顶层上,伸出一双长长的取电弓紧紧的拉住输电线,随电线滑动,为电车输送动力。

与其说是省城大城市,不如说连王平前世的小县城都比不上。

电车行驶到一个站停下,上来了几名中年男子,他们身穿着蓝色衣装的工作装。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长着国字脸,浑身五大三粗,一看就是一位做活的好手,他的衣袖里沾着一大片黑色干涸的机油,裤子上扎进了一根轻薄的金属长丝条。

从他衣袖上的机油与脚上的金属长丝条,王平猜出他应该是做机械加工的,搞车床机床类的。

他的脸色发黑且板着一脸生气的面孔,似乎有什么事让他愤怒不已,但他却又不能为力。他手向前一挥,紧紧握住车内的防摔把手。

他义正言辞的叫道:“这些领导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谁说不是呢,今天早上那些领导同志连地面都不扫了。还说什么要进行改革,以后这些扫地的工作,都让我们工人同志来做。”国字脸身旁的工人道。

“别说了,现在改革开放了,一切都要改革,以前这些扫地的工作,是他们领导来做,但以后就不是了。”另一名工人男子小声的说道。

“要是他还在就好了。”国字脸男子眼神暗淡的说道。

“好,别说了,说这些又没有用,让他们听到就不好了,还是想想以后,怎么过好日子吧。”另一名工人开口说道。

“唉,”国字脸男子叹了一口气,接着道:“以后工人老大哥,在也不是老大哥了。”

对于工人同志的谈话,王平只是的听着,他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们。虽然这条路是对的,但是他们却实是要失去一些东西。

就如同电车一样,并不会为来晚的人多停留一分,但却让更多的人早一点回家。

“对了,你儿子找到工作了吗?”其中一名工人换了一个话题问道。

“你不说还不好,你一说我就更加的生气。”国字脸中年男子咬着牙气说道。

“别气,这事生气也没有用。”国字脸身旁的工人安慰道。

“我知道,但一想到这件事我就气。你们也知道的,我儿子下乡搞运动呆了五年的时间了。好不容易盼到回家,等着分配工作,结果出了这一档子事,我在厂里算是白忙活了,各个领导白跑。”国字脸的男子无奈的道。

国字脸男子口中的这一档事,是指政府减少在职职工子女工作招录的指标,增加了从社会方面开始招收名额。

如果上面不变动的话,恐怕王平现在还在家里种地,根本没有机会拿到介绍信,溜到特区去。

“李大哥,这也没有办法的事,现在厂里基本没什么活了。搞不好,下一个月就会让大家停工待业,招人也就是走走过程,应一下上面的要求,上面的事自然有上面人的打算。”国字脸旁边的中年男子道。

“停工怕什么,国家会养着我们的,我们可是这个国家的基础。”国字脸男子脱口而出道,丝毫不担心停工。

“李大哥,现在可不能这样说了,日子越来越不让我们工人好过。如果还和以前一样,我儿子中专毕业应该能够进入我厂,结果就是因为那些外来的农村人,让留给我们的名额变少了。”另一名工人继续说道。

这是他在厂里欺负那些农村老实的人的原因,在他眼里,一切好的事都要好的都要留给他们,因为他们才是厂里的主人。

“还有现在治安很差!大家可要看好自家的儿子,免的他们惹出来事。”一名工人插一句嘴说道。

“为什么要这么说。”国字脸中年男子开口说道。

“你还不知道吗?现在城里有好多闲散人口,每天有好多的事都是他们惹出来的,听说公安局里都快住满了。我天天担心我儿子和街上混混,出去惹事被抓进牢里。”一名工人道。

“这么多的人没有工作,天天在社会上游手好闲。又是年轻人聚在一起,搞不好就惹出什么乱事来,这一段时间我得让我爱人看紧我儿子。”另一名工人接着话继续说道。

“你说的对,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呢,我回去以后也让我爱人紧盯点。”国字脸男子开口说道。

“快到机械大院,大家准备好下车。”一名工人开口说道。

电车在站台了停了下来,几名工人相继下车,转身走进了前方不远处的红砖大院子里。

车厢里的乘客说着相同的话题,工作有多难找,那里又出什么事了,物价又上涨了。

这一切王平都听在内心,对于他们的想法。王平有部分赞同,有部分不赞同。不管怎么样,这个国家终将向着复兴之路而去,永不停步。

王平坐着电车回到火车站,登上了南下的火车,这次火车头不是蒸气机,而是内燃机。

改革开放的第一步,也是最难走出的一步,就是如何安排好数量巨大的人口,换一句话说,就是如何给两千万人找一份工作。

这是当时主要的工作,从1979年到1980年城市里积累了高达2000多万的待就业人员,而这2000万人员全部城市人口,而农村人口早已经有了工作,就是种地。

墨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