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她被世子爷盯上了

第49章 嫌弃

说着,钱老夫人掏出婚约,当着侯夫人的面将其撕了。

侯夫人还没回过神来,钱老夫人已经将婚约撕成碎片。

“老夫人,你……”

侯夫人难以置信的看着钱老夫人,震惊得挺直身板,那怕钱老夫人亲口说了取消婚约,侯夫人也并未当真。

侯夫人沉住气与钱老夫人周旋,是想看看钱老夫人到底要耍什么把戏。

让侯夫人万万没想到的是钱老夫人真将婚约撕了。

钱老夫人将撕碎的纸片放在桌上,站起身来说道:“打扰夫人了,老身想说的说完了,这就告辞。”

侯夫人忙站起身来,“老夫人,这……我送送老夫人。”

钱老夫人看看面带惊色的侯夫人,让她想起几日前她来侯府提婚约时侯夫人的表情。

彼时的侯夫人也是一脸惊色,只是惊色里带着怒气…

还有彼时的自己,小心翼翼地赔着笑,甚至有些卑微的讨好。

那像此刻,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舒爽,感觉呼吸都顺畅许多。

果真,人不求人一般大!

钱老夫人心情大好,满脸堆笑的说道:“不用,夫人请留步。”

侯夫人执意将钱老夫人送到大门口,看着钱老夫人的车走远,侯夫人才转身进府。

“乐哥儿还在府里吗?”侯夫人转头问下人。

下人欠身应道:“回夫人,世子爷在雅苑。”

侯夫人对韩嬷嬷道:“去雅苑!”

石景扬听说母亲过来了,起身迎了出来。见礼后问道:“阿娘,钱老夫人走了?”

侯夫人点点头,说道:“走了。”

石景扬将侯夫人迎进屋,亲自给侯夫人倒了杯茶递过去。“钱老夫人为何事而来?”

话出口,石景扬都觉得自己有些急了,忙装着若无其事,随口问问的样子。

侯夫人沉浸在喜悦里,并未注意到石景扬的表情,接过儿子递过来的茶杯,低头抿了一口,直到此时,她还有些恍惚,感觉像做梦一样。

“解除婚约。”

“什么?解除婚约?”石景扬惊呼出声,难以置信的看着侯夫人。

看到同样震惊的儿子,侯夫人波涛翻涌的情绪才渐渐平息下来,

“不敢相信吧?钱老夫人就是为解除婚约而来的。这下好了,咱们不再为此事发愁了。前日,我还为这事进宫寻娘娘拿主意。”

侯夫人又抿了口茶,满心的喜欢,面上依然淡定从容,“钱老夫人的行为虽让人费解,这事对咱们来说是好事。”

侯夫人的语气里透着轻松,说完,侯夫人说道:“乐哥儿,你也老大不小了,你的亲事该定下来了。唉,乐哥儿,你想什么呢?阿娘与你说话,你听见了吗?”

石景扬的思绪早飘了。

原来,不只是他想从这桩婚事里解脱出来,她也有同样的想法。而且,她比他还急切。

凭什么?她凭什么急吼吼的来解除婚约?

他哪里不好?哪点不好?哪点配不上她?

家世,相貌,人品他哪点输于旁人?

以至于遭她嫌弃,让她这般急切的想要摆脱他。

天子骄子般的石景扬,第一次尝挫败的滋味。

侯夫人的声音将石景扬从思绪拉回来,“阿娘,钱老夫人是怎么说的?她为何要取消婚约?”

侯夫人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儿子,说道:“钱老夫人说,宁大小姐觉得这门亲事不相配。这宁大小姐小小年纪,能想明白这些道理,到是个明白人。”

不相配?真是好托词。

侯夫人接着说道:“我刚刚与你说的话,你听见了吗?你的亲事该定下来了。你的亲事,娘娘与太子都很关心。”

石景扬往后靠了靠,说道:“阿娘,这事不急。来年儿子要参加武举考试,等儿子考下武状元,再说亲不迟。”

侯夫人可不这么想,她从儿子的失神的表情里看到一丝的落寞,不由得皱起眉头,说道:“你是威远侯府的世子,用得着拿那个武状元来加持自己?”

石景扬解释道:“阿娘,咱们武将之家,往后,是要统领千军万马的。而军营里,将领最信服有本事之人。儿子若考下武状元,会省去很多事情。”

侯夫人想了想,说道:“议亲并不耽误什么,你准备你的武举,议亲的事交给阿娘。”

石景扬摇头道:“哪里会不影响?多少会有影响的。儿子做事需心无旁骛,儿子今年不想议亲,还望母亲体谅。”

侯夫人放下手里的茶杯,两眼盯着石景扬打量,半晌问道:“乐哥儿,与阿娘说实话,你心里是不是有人了?”

石景扬赶忙摇头,连连否认道:“没有的事,阿娘可别乱猜。儿子心里若有人,还不请阿娘帮忙议亲?”

侯夫人想想也是,说道:“那好吧,最迟到明年武举之后,到时必须议亲,明白吗?”

石景扬举起右手发誓道:“记下了,儿子保证,武举后,一切听从阿娘的安排。”

侯夫人得了儿子的保证,站起身来道:“你忙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送走母亲,石景扬回到书房,对跟在身后的青山和青云道:“在外候着,别让人来打扰。”

青山从自家主子的话里察觉到一丝怒意,抬头瞄向自家主子,想确认自己的判断,只是,他还未看到自家主子的脸,自家主子已经将门“嘣”一声合上。

青山忙欠身,扬声道,“是,小的明白。”

“爷这是怎么了?好端端,怎么生气了?”青云小声问道。

青山将食指竖在嘴边,示意青云禁声,再指了指屋里,“小心爷听见。”

青云往外走了几步,顺带拉了一把青山,小声问道:“爷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恼了?生夫人的气?”

青山摇摇头,他也百思不得其解,世子爷刚刚还好好的,转眼的功夫,怎么就恼上了。

屋里,石景扬靠在椅子上陷入沉思,她竟然让钱老夫人来取消婚约。

看来,这座侯府,她是半分也不眷念。

也对,她若对侯府有眷念,又怎会投湖自尽?

想到落湖之事,石景扬精神一振。

禾木火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