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兴汉,竟然要靠张角之子?

第51章 彼之奸臣,我之亲人

张让厉害的点就在于,明明每句话听起来都是在设身处地地替刘协着想,但是却让刘协浑身不得劲。

要是他真的不允许张让说下去,那满朝文武会怎么想?

孝灵皇帝生前做了什么坏事,现在连提都不让提?

明明张让有证据,却不让他当众说出口,是不是说明他刘协确实在诬陷刘靖儿?

“果然是长袖善舞的老权臣,这招以退为进玩得妙啊……”刘协这样想着,忽地眼前一黑,几乎要昏过去。

“陛下,陛下!”刘备一边暗暗将他扶起,一边不动声色地问道,“关于刘靖儿身世的事,陛下有把握么?”

刘协仔细地回想了当年父亲将他叫到身旁,告诉他这件事的前后经过。他还记得,自己当时因为震惊,不小心打翻了一个烛台,手腕上因此留下了一个细小的疤痕。如今,疤痕依旧隐约可见,这件事怎么可能会是假的?

“有把握。”刘靖儿看着手上的疤痕,一字一顿地说道,“确实是父皇亲口告诉朕的。”

刘备听他这么说,长出了一口气:“那咱们就别被他唬住了,让他说!”

他站直了身子,大声说道:“张让,陛下心中无愧,不怕你巧言令色,你说吧!”

张让恭恭敬敬地谢过圣恩,才直起身子悠悠地开了口:“先帝自从在宫中开办市场以来,常常有微服私访之意,老奴再三劝谏,却终究还是没能让他回心转意。记得那是光和六年秋天吧……先帝见四海平安无事,又动起了微服出巡的念头,老奴实在是不敢违背圣意,就在一天晚上,带着先帝溜了出去。”

“什么?”刘协惊讶道,“这事朕怎么不知道?就算朕不知道,难道大臣们都看不出来么?”

“自然是看不出来。”张让微笑道,“那段时间国泰民安,先帝本就不怎么上朝的,官员们送上来的奏章都由我们这些近侍批阅,他们又从何得知呢?”

“好了好了!”刘协不愿意听他再提灵帝生前那些荒唐事,赶紧摆手道,“你说重点吧!”

“我带着两个卫士,跟着皇上溜出了宫。我们一路向南,大概是走到函谷关附近吧,先帝偶然间喝了山里猎户拿鹿血泡制的药酒,浑身燥热难忍。于是,我就在附近的村子里找来一个刚及笄的少女与先帝交媾,先帝很是满意,命我暗中照顾她,她就是上党王的生母了。”

官员们见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侃侃而谈,内容竟然还是灵帝的床笫(zǐ)之事,全都羞得面红耳赤。

“后来,这名少女在诞下一子的同时难产而亡,孩子由好心肠的乡人抚养。当我得知了这件事,便把孩子带回宫里,交由庾美人抚养。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

“够了!”刘协一声大吼,站了起来。

他见张让果真说清了刘靖儿身世的来龙去脉,言语之间还揭发了他父亲私自出宫、与村姑私通的丑事,不由得更加气急败坏,指着张让的鼻子骂道:“你这狗奴才,一辈子祸国殃民,坏事做尽,现在死到临头,还要与那刘靖儿狼狈为奸,动摇我大汉根基!像你这种大奸大恶之徒,早就该死在董卓刀下,现在才叫你死,都算是便宜你了!”

“陛下说得对!”刘备也不失时机地从旁附和,“张让罪恶盈天,咱们可不能放过他!”

“是啊!阉人说的话怎么能作数?”两边的队伍里有人喊道。

黄琬也高声叫道:“天下就是被张让搞乱的,大家不能再受他的蛊惑!”

在场的官员们对宦官有着更加刻骨铭心的仇恨,被他们这么一撺掇,纷纷骂骂咧咧起来,甚至有人已经撸起袖子,就准备冲上来打人。

刘靖儿心里很清楚,他们是想转移话题,把众人注意的焦点引到对张让的愤怒上。但他却毫无办法,因为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张让确实是个彻头彻尾的奸臣。

他忍不住偷偷地拿眼睛去瞟张让,却发现张让也在盯着自己看,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但就在下一秒,他突然一抖袖子,手中变戏法似地多了一柄匕首,径直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整个大殿再次陷入了沉静。

又或者说,刘靖儿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他感到自己的脑袋“轰”地一声炸开,就像大雨来临前,层层乌云中的雷电交加。记忆仿佛回到了白虎观里,他与张让的初次深谈。

“张让!”刘靖儿大叫着扑了过去,腹部的创伤因此再度撕裂,殷红的鲜血从浆洗的囚衣上渗了出来,但他却毫不在意。

“殿下……”张让的嘴角渗出血来,轻轻说道,“成大事者,应当铁石心肠,殿下不可为我流泪,赶紧走开!”

刘靖儿的双手颤抖不止,他大口大口地吸气,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过了半晌,直到门牙已经把嘴唇咬出血痕,他才鼓起足够的勇气,朝张让轻轻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张让仰面躺在地上,欣慰地狂笑,面容可怖,“我张让自知荼毒生民,祸乱朝纲,百死难赎……但是我不怕死!我今年五十八岁,已经活够了,先帝对我恩重如山,我不能对不起他!就算我豁出命,也要替上党王证明清白,我不能让先帝的子孙自相残杀呐!”

他的举动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那些刚才恨不能生啖其肉的大臣们,亲眼见到他为了证明先皇子嗣的清白,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心里不禁五味杂陈,也都不再作声。

“先皇!我……虽然……年老体衰……”张让刚才那一刀,直接扎进了自己心窝,现在已经气若游丝,“还是……可……以……做……杀……”

刘靖儿背过身去,指甲狠狠地抠进掌心里。他明白,张让这些话不是对灵帝说的,而是对自己说的。

“老奴虽然年老体衰,却也不是一无是处,仍然可以做殿下手里的杀人刀。”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用自己的生命,铸成了一把守护他的杀人刀。

拂马饮江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