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兴汉,竟然要靠张角之子?

第14章 私下交易

“殿下,袁绍帐下别部司马刘备求见。”卫兵通传道。

“请,快请!”刘靖儿急忙起身,照着铜镜捋了捋额前的乱发。

可惜卢植被他留在上党看家,不能和他一起见刘备。不然只要师父一发话,刘备还能有不为他效力的道理?

他正这么胡思乱想着,帘子一挑,一个人影闪了进来。

此人大约三十来岁年纪,身高七尺有余,器宇轩昂,大耳无须,臂长过膝,正是刘备。

刘备在刘靖儿面前躬身下拜,大声道:“刘玄德参见上党王!”

刘靖儿急忙起身将他扶起,笑道:“玄德公是中山靖王之后,按辈分讲可以算是我的皇叔,何必行此大礼?”

出乎他的意料,刘备连连摇头,口中疾呼:“死罪,死罪!殿下是孝景皇帝第十三代孙,在下是孝景皇帝第十八代孙,要是论辈分,殿下可比我高多了!”

关于皇室辈分这点事,刘靖儿花了两辈子,还是没整明白。

“哦,哦……”刘靖儿有心要和他套近乎,又说道:“听说玄德公与我一样,都是卢先生的弟子,那么我叫你一声师兄,总是应当应分的吧?”

刘备本想推辞,但一抬头,正与刘靖儿真挚的目光相遇,不禁大为感动,内心暗道:“果然是帝室贵胄,这为人处世的气度,从小就不同凡响!”

刘靖儿见刘备没有再推辞,就与他面对面坐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我自从拜师以后,从未在师父家见过师兄,不知师兄这些年都在哪儿?”刘靖儿问道。

刘备叹了口气道:“说来惭愧,我本因战功被任命为安喜县尉,可朝廷派下来的督邮索贿不成,就要将我免职。我实在是气不过,怒打了他两百鞭以后,辞官不做了!”

想不到日后以仁德闻名天下的刘玄德,也有如此年轻气盛的时候。

“哈哈哈!”刘靖儿拊掌大笑道,“打得好,打得好!佛祖尚且做狮子吼,更何况遇到这种人间不平事!”

刘备见刘靖儿对自己这种出格之举竟然如此支持,不禁向他投来感激的目光,继续说道:“后来,我听说各路大军集结河内,想要讨伐董卓,我正有心匡扶汉室,就去投奔了袁绍,想为讨贼兴汉出一份力,可没想到……”

“可没想到,袁绍得贤才而不能用,是不是?”刘靖儿问道。

“唉……”刘备默默点头,“殿下懂我。”

刘靖儿坦诚地说道:“师兄恕我直言,袁绍此人虽然出身名门,也算是个英雄,但是私心太重,不识大局。这次的积分排名你也看到了,他坐拥人数最多的一路兵马,却无所作为,甚至比不上刚来没多久的韩馥、孔伷。师兄跟着这样的人,混个温饱可以,想要建功立业,却是难比登天。”

其实,刘备心里也有同感,只是碍于人多口杂,一直没有和别人说。

他一拍大腿,叹道:“可惜刘备已过而立之年,依旧一事无成,上不能报效国家,下不能建功立业,夫复何言!”

刘靖儿见气氛已经烘托得差不多了,便拉住他的手问道:“靖儿与师兄同为汉室血脉,现在我身为联军盟主,正是用人之际,不知师兄可愿来帮我?”

“愿意,愿意!”刘备大喜过望,“承蒙殿下看得起刘备,刘备怎敢推辞?只是……”

“师兄还有什么顾虑?”刘靖儿问道。

“我刚投奔袁绍没多久,如今贸然改换门庭,恐被天下人耻笑。更何况袁绍此行本来就没有带多少将官,他肯不肯放我离去也是个问题。”刘备担忧道。

“这一点师兄可以放心,”刘靖儿笑道,“你先回去打点行装,其他的事交给我来办!”

---------

第二天一早,袁绍照例来到了刘靖儿所在的大帐前。

积分排名的事情还没整明白,他眼下的困局也还没得到解决,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讨个说法。

他一撩开帘子,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就是刘靖儿那张笑脸。

“哎呀呀!”刘靖儿夸张地叫道,“本初,你可帮了我大忙了呀!”

但是袁绍此刻实在是没什么心情跟他扯淡,张口便说道:“殿下,我这次来是为了——”

刘靖儿却打断了他,继续兴奋地道:“这位刘玄德,是如假包换的汉室宗亲呐!”

袁绍觉得有点无语,试图言归正传:“殿下,关于排名的事——”

“你是不知道,”刘靖儿说得唾沫横飞,“我远离洛阳久矣,好久没见到亲人了。今日见到玄德,一见如故呐!”

袁绍屡次想提积分的事,都被刘靖儿打断,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无语的状态,内心暗道:“谁愿意听你讲你们老刘家那点破事!”

刘靖儿又喋喋不休地说了一阵子,才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关心地问道:“本初此来,是为何事?”

袁绍赶紧说道:“关于积分排名的事,还请殿下帮我想想办法。排名垫底的事……实在是丢人呐!”

刘靖儿露出苦恼的表情,沉吟了好一阵子,才说道:“本初,我和你说实话,要想攒积分,领兵出征是最好的路子。但是我刚才与刘玄德交谈,觉得他虽然仪表堂堂,但未必是上阵杀敌的好手。真要让他上了战场,万一有什么闪失,我有何面目去见历代列祖列宗?”

袁绍本来已经做好了出兵作战,以表真心的准备,怎奈他眼巴巴地盯着的都是冀州那块肉,对与董卓交战实在是没有兴趣,又不舍得损失自己辛苦募集来的兵马,所以才又来找刘靖儿,想着搞点歪门邪道的路子,请他通融通融。

刘靖儿与刘备如此意气相投,可以说是天上掉下来的意外之喜。他听了刘靖儿的话,急忙说道:“殿下说的正是!说实话,玄德刚投奔我没多久,究竟有没有这个能力领军打仗,还是个未知数啊!”

“你之前不是说,他是一员猛将么?”刘靖儿露出洞穿一切的眼神,玩笑着说道。

袁绍见刘靖儿没有责怪的意思,便也笑嘻嘻地拱手道:“上一回没说实话,殿下莫怪,莫怪!”

“那这样吧!”刘靖儿略一思索,开口说道,“刘玄德毕竟是汉室宗亲,我既然见了他的面,就不能不管。你叫他到我这里来,作为你让我们亲人相逢的回报,我会替你加上五分,向天下证明你为社稷出的力,如何?”

袁绍大喜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只是……这样会不会贻人口实,引起旁人不满?”

“这一点本初不必多虑!”刘靖儿拍拍袁绍的肩膀,笑道,“下次出战我会带上你的将旗,功劳也算你一份!”

“如此就拜托殿下了,”袁绍拱手道,“我一回去就告知刘玄德,要他火速前来见殿下!”

他生怕刘靖儿反悔,飞也似地出了帐子,朝自家营中快步走去。可走着走着,他却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不由得停下脚步,回头怔怔地望着刘靖儿的大帐。

多财善贾,长袖善舞,这是个十来岁的孩子能干出来的事?

拂马饮江水

作家的话
感谢大家的支持,明天会上网站的推荐,希望各位看官帮忙收藏推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