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阳道长历险记

第28章 海角

天上人间,有着两处极乐之所,不为人知的,是云深不知处的天外天,家喻户晓的,则是天涯若比邻的海角阁。龙蛇混杂,鱼龙潜跃,这里有着随处可见的商机,同时也是已知中最大的销金窟,在这儿,百万千万只是一个普通的数字。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然而让你忘记尘世烦恼的极乐背后,这里同样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方。

今天,一艘载满货物的大船航行至此,它很平凡,因为像这样的船只随时可见,它也很不平凡,因为那帮人并不是寻常的商贾。当先一人手持珍珠翡翠白玉伞走出,他是个十足的暴发户,浑身上下都是金光闪闪,甚至就连牙齿也镶成了黄金之色。

在他身后左侧,是个不曾见过的生面孔,光着脑袋的他满脸杀气,一双冷眼不断打量着周遭,似是那身华贵的衣服有些不合身,走动间露出了一身铜浇铁铸的躯体;而右侧,则是一个负剑持萧的少年郎,他同样是满脸杀气,不过这个人还算小有名气。

“他是天字榜的顾云朝,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当起了护卫?”

也该奇怪,顾云朝虽然是个穷剑客,可人穷志不穷,他从来都不屑做些不入流的工作,曾有人出价千金买他的身手,却被他打断腿扔了出去。也是可笑,有本事的人注定碌碌无为,穷困潦倒,郁郁不得志的他碰到了生命中的贵人,也从那天开始,他发誓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而在他们之后,又是出现了一个海角阁的名人。

小鬼!

人的名,树的影,比起顾云朝,他才是真正的震慑了在场之人。

小鬼是什么人?

人如其名,他就是逃出轮回的恶鬼,他的心思不可测,他的修为更不可测,曾有人想要买他的命,结果那个买命之人,连同他一家七口,被挂在了城墙之上暴晒七天而亡,就连旺财和管家来福都未能幸免,如此狠辣自然引人瞩目,可他依然活的很潇洒,与他敌对的则是下了黄泉。

可现在的小鬼满脸谄媚,居然做起了仆人的工作,气喘吁吁的推着一只黄金囚车跟在了那个暴发户的身后。囚车中是一个集慌张与不安的少女,她同样穿着一件尽显奢华的华服,她的身上还散发着令人迷醉的异香,眼尖的人很多,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件化形的法宝。

在场之人都是明悟,这帮人来者不善啊!

陆羽第一次穿名贵衣服,为了符合暴发户的形象,他浑身上下都是华贵之物,那重量加在一起没有几百斤也有几十斤,再加上那把三四十斤的珍珠伞,他是几乎走一步路都要停顿一下,早就没了刚开始的兴奋劲,现在只想快点找到客栈脱了这身累赘。

陆羽瞄了一眼笑眯眯的小鬼,内心极度无语,顾云朝和小鬼都是熟人,不适合做幕后的暴发户,梵天则是因为肉身太过夸张直接被否决,自然就只能让他上了。他们也不是直接过来的,而是先去往扶桑购买了大量奢华之物,小鬼更是别出心裁,为每个人量身打造了符合人物设定的服饰。其他人还算正常,轮到陆羽的时候,小鬼却是突然使坏,贵不要紧,重要的是一定要重,只有这样才能彰显身份。

最开始陆羽还是很兴奋的,他又哪里知道这小鬼的心思,现在才发现被他坑了,穿成这样,走一步就要晃三晃,气势是有了,可也把他折腾的够呛。

就在陆羽汗流浃背的时候,小鬼也偷笑着找来马车,一行人直奔海角阁最大的客栈而去。他们的登场如此超凡,各路探子都是赶紧将这个消息传到主子耳中,没多久,这帮人抓到化形法宝的事情就成了家喻户晓。

客栈中,陆羽脱得只剩一条裤衩,很是狼狈的躺在了软床之上,可把他累坏了,其他人则是聚在一起商议接下来的事项。交谈时,小鬼不断用眼角瞟着大喘气的陆羽,他的嘴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咳咳,非礼勿视!”

却是梵天看不过眼,很是严肃的提醒他。

小鬼愕然,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陆羽几乎光着身子,不过他可不在意这些,“又不是没看过,大惊小怪。”

梵天挑眉,眼角开始抽搐,他们中,也只有陆羽不清楚真相,不过他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说说你的打算,你该不会真的要将小白推上拍卖场吧?”

小白闻言有些慌张,害怕的缩了缩身子。

“当然不会,既然同坐一条船,我自然也将你们当做了同伴,怎么会出卖你们!”

小鬼很是夸张的站了起来,就差指天发誓了,他道:“我说过这只是一个用来交涉的幌子,我们真正的目标是夺取控制权,当前首要之事是先吞下一个地盘,既可以立威也可以作为退路,太大的我们啃不动,太小的没意思,我的想法是先把千金堂端了,谁赞成,谁反对?”

虽然路上有所了解,但他们还是不清楚对方的实力,自然不好开口,顾云朝作为本土人则是很了解这些,“很难,千金堂没什么了不起,可他的背后是霍克老爷,得罪了他我们可不是对手。”

小鬼拍着胸膛保证,“这不是难事,那个老头最是贪婪,我们只要给出更多的利润,他准会点头,我今晚就会去找他。”

顾云朝吃惊,“你想要独自去找他?太危险了,他身边高手如云,若是不成,你很难全身而退。”

小鬼点头,他的眼神又瞟向了陆羽,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说道:“我没想过要全身而退,受些皮肉之苦是自然的,只希望你们都记得我的好,就算将来闹翻也不要对我赶尽杀绝。”

他说得轻松,陆羽则是皱眉,梵天更是极力反对,“胡说八道,什么皮肉之苦,你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若受伤岂不是……”

陆羽没说话,一路上他找机会问过梵天,可一向知无不言的梵天,却偏偏对小鬼的身份守口如瓶,他也只能放弃了追问。

见陆羽没有反对,小鬼当即咂嘴,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他笑道:“这是我必须要承受的,因为我的受伤也是一个契机,用来以后名正言顺的反目。”

好深沉的心机,他已经开始谋划下一步了!

道小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