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阳道长历险记

第18章 根源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那个邪修显然也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了练家子,他走入林中之时根本没有防备,先是被幻阵迷了方向,晕头转向间又跌入深坑,底下等着他的都是削尖的树枝,等他一个纵身跃起,又不知从哪飞出无数纸人,声声爆炸声响过后,已经是遍体伤痕,全身上下几乎没了一块好肉,他顿时怒了,“是哪个混蛋设了这些陷阱,也不怕遭天谴!”

陆羽老远就听到了咆哮声,笑道:“这邪修确实有些本事,咱们布置的陷阱他是一个没漏,可他居然生生扛住了这么多攻击,听他中气十足的嗓门,只怕并未伤到根本,至多受了些皮外伤。”

梵天有些凝重,换了他可不会还有这么好的精神,看来接下来要打硬仗了。

等他们赶过去的时候,那个邪修已经破解了所有阵法与陷阱,当然,他可不是凭借手段破解,而是用身体硬抗过来的,这体质真的是令人想要赞叹。

先动手还是有效果的,黑夜下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邪修的样子有些气急败坏,他的喘气声也是很重,正拄着一根长形兵器大口吸气,此刻见到陆羽他们出现,当即红了眼,“原来是你们两个混账邪修,尽用些旁门左道的手段,究竟是何居心?我且问你们,古刹之中的孩童是否无恙,你们有没有伤害他们?”

陆羽与梵天闻言一愣,莫非有什么误会?邪修也是个暴脾气,见他们不答话还以为是孩童已经遭了不测,顿时就仰天长叹,“我在岸边发现小舟就有了猜测,没想到成了真,你们这两个邪修,准备偿命吧!”

邪修对邪修,摆明是误会,陆羽他们也有心解释,奈何将他们当做邪修的邪修不给机会,那人哇哇大叫的冲了过来,离得近了才看清,他挥舞的长形兵器是一把降妖宝杖,他本人更是一个光头和尚。

危难之际,陆羽的识海突然放空,他对人生又有了新的领悟。滚滚红尘,行人匆匆,如果能够静下心来听取辩解,那便是少了许多错事,他的感悟很正确,可此时不是发表感慨的时间,老和尚的攻击大开大合,梵天很自然的避了过去,而更为轻灵的陆羽却是愣在当场,于是那一杖就狠狠的击在了天灵盖之上。

没有想象中的鲜血迸溅,陆羽道身不动,手中桃剑却是随心而动,巧妙的挡下了那一下,似是而非,如梦似醒,这个状态下的他比之常态要厉害的太多,脚踏出一步,剑肆意而舞,人在御剑,剑在御人,手中无剑,剑在心中,正是御剑术。

这绝非他当前境界所能使用的招式,梵天只看得头皮发麻,完全无法用自己的认知去解释眼前的一幕,因为不想破坏他此刻的心境,他也没有出手的打算,想知道这个状态下的陆羽战力是多少。

老和尚自然也发现眼前之人的异变,内心不由赞叹一声邪修厉害,不过仇还是要报,他还是一往无前的攻了上去。此举实在有些不明智,半梦半醒的陆羽太可怕了,他若不动手还好,一动手即刻面临狂风骤雨的攻势。

密林之中龙吟不断,也不知他们交手了多久,过程又是何等凶险,等待的人有了紧张与彷徨。饱受煎熬的小白忍不住了,就在她想要有所行动的时候,一声闷雷让她止步,缓缓抬头,她看到了惊人一幕。

那是怎样的场景,天上雷云翻滚,好似九天之雷都受到了召唤,尽数汇聚于此。

“这是雷劫?”

桃精柳怪不知何时出现的,他们眼中也是惊讶无比,“此等威势,的确是传闻中的雷劫。”

只有天所不容之物得道才会降下雷劫毁灭,他们交手的到底是怎样的怪物!

他们自然不知,唤来雷劫的并非老和尚,而是陷入空灵之境的陆羽,他此刻面上有了些许妖艳,神情更是有些狂热,连带说话的声音也有了改变,不是说难听,而是好听的有些过分,这根本不是人类该有的嗓音,“只要你们继续追寻真理,那么不管多少次我都会回来,我会一直存在,直到你们的尽头。”

受到召唤的雷霆之力在他掌中汇聚,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很不妙,观战的梵天只觉得头皮发麻,他知道不能让他继续下去,这一招若是出手,那么绝对是惊天动地,他对着发愣的老和尚喊道:“咱们先联手制服他,其他的事情过后再说。”

交战半天的老和尚已是精疲力尽,他无法想象,这样的一个年轻人非但使出了御剑术,更是掌握了雷法,闻言也是点头,“好是好,可要怎么做才好?”

梵天脱去了僧袍,露出钢筋铁骨般的肉身,“在我和他缠斗的期间,你找机会用佛门狮吼震醒他。”

匆匆交代完的梵天活动了一下手脚,他没有什么厉害的神通,有的只是一身无坚不摧的神力,当下就铆足了劲轰出一拳,目标自然是陆羽毫无防备的身后。

这一拳的劲道足以开山裂石,速度更是无与伦比的快,然而就在靠近陆羽的时候,他的拳头撞上了一面无形的气墙。一击无功,梵天不等他反应,又是挥出了更强更猛的一拳,一力破万法,这一下非但打碎了气墙,还将陆羽打的飞出几百丈,沿途也不知撞断了多少粗壮的大树,他的生死暂且不论,天上的雷云渐渐散去了,危机总算解除。

老和尚有些傻眼,连带着眼皮狂跳起来,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梵天可没有半点放松,他飞快追了上去,临走前不忘招呼一声,“快跟上来,我需要你的帮助。”

这……有必要吗?当然有,虽然施法被打断,但陆羽尚未从那个状态醒来,他的嘴角有些血水,看着梵天的眼神有些幽怨,梵天直呼受不了,“你一个爷们不要露出这样的眼神,万一我真的爱上你,你逃不了的。”

也不愧是他,此时还有心情说笑,不过此时陆羽的身上的确很不对劲,梵天有种错觉,他面对的并非陆羽,而是一个沉睡了不知多久的老女人。

道小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