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三国:乱世书生

仙魔三国:乱世书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牛角山匪

赵斐的回归,众人就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连腰杆子都挺直了些,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他们需要的仅仅只是一个反抗的勇气,就像是当年陈胜吴广一般,这就是领袖。

“当世人王,竟是当面。”

郭嘉至今还不敢相信,有些慌乱,因为这本就是捅破天的事情。

上一次的人王降世还是一千年前,只有记载中的只言片语,君道王道早已崩坏,就算出世也该是人皇,郭嘉想不清楚,但是他的直觉就是这样告诉他的。

也许任何一个其他像他这般聪明绝顶的谋士都不会有这么大胆的想法。

……

黄巾军营,中军大帐。

玉颜绝色的姑娘轻轻捋了捋耳边碎发,看到这个样子,倒真的像是一个英姿勃发的女将军。

不是张宁还会是谁!

“阿翁,我们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那是世家大族,根本就不是好相与的。

再这样下去只会带来更大的民不聊生,到最后也只是为别人做嫁衣。”

军帐里三个人沉默了,因为这件事情的结果,就连他们自己也许都没有想清楚。

张宝开口劝慰:“小宁,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你该操心的,只要你快快乐乐的生活,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好的事了。至于其他的,就像师傅说的,我们也只是想搏一搏而已。”

老二极为真爱金银财宝,对于自己的这个小侄女也是最为关心的,向来属于貔貅的他在这个小魔女面前向来都是节节败退,只是这一次,却率先开口反驳。

“好了,既然回来了就先下去休息吧,这里也没有你的什么事。”

张角一眼就把张宁打发了,似乎对于他们来说,现在这里本来就是男人的战场,可不会给女人面子。

张宁气哼哼地离开了。

她叫张宁,字文萱,取自左慈文华似萱草,泠泠不可近之意。

自幼失去了母亲,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只剩下了自己的父亲和两个叔叔。

都说男人照顾不了孩子,自己却被人这三个大汉养到了如今。

锦衣玉食,冷夏暖冬,不是不知道,就是因为所有都清楚,才更清晰。

一定要拦住他们!

……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现在给我立马乖乖走出来投降,否则别怪大爷手中的刀,刀想无情了。”

山洞外面一个大汉遥声呼喊,语气颇为嚣张,甚至郭嘉都有所不及。

赵斐皱起眉头,为什么会想到郭嘉呢?他自己也不清楚,转过头看向刚刚领他进来的李二。

“山洞周围有布置吗?”

李二点点头又摇摇头,看这个样子有些憨憨的,不过办事倒还算勤快靠谱。

“真是的,怎么教的你,说话都说不清楚了?”老头子一个摸脖,清脆悦耳,声音挺大的,但是也只是声音大而已。

“也不算布置了吧,仅仅只是在周围隐秘的地方摆了一些陷阱。”

郭嘉疑惑地看过去,居然在洞口放了陷阱,倒是也不怕自己踩上去吗?

“文略兄,维京之际还是要赶紧想办法退敌啊!”

赵斐这才想起身后是跟了人的,而且还是曹阿瞒身边最值得信任的谋士。

“奉孝啊!这几日你在我们身边儿蹭吃蹭喝的,可真是好不快活啊!怎么?是时候展现一下自己的才能了吧?”

赵斐的话带着些挑衅,就算你有才能,也要有用武之地才好,现在不就是你证明的机会吗?

emmm……

咳咳咳,你是不是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现在都被人堵在门口了,你问我?

我倒是知道怎么治你们只要把你们周围的树林点起来,绝对活活把你们烧死。

郭嘉挠了挠头,装作一番仔细的思考,然后清了清嗓子:“俗话说的好,狭路相逢勇者为胜,山上的土匪虽然烧杀抢掠,可是人数绝不会太多,毕竟颍川皆士族,只要挥一挥手指弹指可破,不如择勇士带领青壮冲杀出去?”

“虽然说以静制动,可是终归也不能坐以待毙呀!”

赵斐点点头,装作一番满意的样子。

唉,说的都是屁话,就知道指望不上你,还选勇士带头,就这些老弱病残,到最后还不是我身先士卒?

爷是学文的,是个书生好不好!

若是海晏河清,何须负戈而行!

脑袋一转,随后拿起山洞里的猎弓,掏出一把斧子便走了出去。

“山洞里的人再不出来,老子可就放火烧山了!”

话说这王大壮,本是渠县的无赖,游际山草村落,也不知道听。哪个读书人说牛角山上埋着牛角王的宝藏,带着一大波小弟,噌噌就上了山。

搜寻无果,牛角山有些大,最后只得在这里落了草,满脑子就是所谓的宝藏。

兴许是被骗的多了,倒是有了些精明的样子,狐眼庞眉。

正得意之时,就看到一个清秀书生背着弓提着斧头走了出来。

“还真是第1次见呢,你们该不会就想凭着这破烂斧头来与我缠斗吧!哈哈哈哈——”

王大壮甚是得意,看来自己真的找对了路。

赵斐根本没有理他,搭弓射箭信手拈来,箭离弦之后划破长空,等到王大壮再抬头的时候,箭尖已至。

黑气缭乱,险险改变了箭道。

呼呼呼——

王大壮猛烈地喘息着,等到缓过来之后,一下子就炸了毛:“兀那小儿,怎敢逞凶,须知你爷爷我乃是十人敌,定要让你人首分家!”

没有射中,赵斐有些疑惑,但是也没有多想,只当是多日未接触有些生疏了。

随后再次搭弓,三星连珠。

这还是当年在长白山上跟一个老猎户学来的,倒是记得,没想到久久未用轻而易举便使了出来。

王大壮这次有了准备,拿起手中斧钺就开始格挡,刚刚用劲力堪堪逃过一命,他已经不敢大意了。

他还没有觉醒星象,现在这些微末黑气是长久积累而来的,来自血脉深处的力量。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第一箭挡在斧钺之上,后震的力量就把他手掌震得发麻,第二箭沿着边缘透过去,第三箭直奔心口。

人间赵

作家的话
咸鱼惹~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