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异沙洲情

第6章 高跟鞋的联想

鄯月赶紧的闭上了眼睛,那些什么春宫图的书她也没有少看,为了博学多广,她几乎把那暗室里面所有的书籍都看完了,知道此时作为一个女子应该怎样做,首先,微微的闭眼,营造出主动迎合的姿态,随后,轻咬嘴唇,形成无限撩人的姿态,最后等鱼儿上钩。

等了半天,她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但是想着这个应该是需要一点时间的,于是继续眯着眼睛等待,等待……

一旁的凌绝尘瞄也没瞄那个迎春的少女,径直的飞到了自己的床上,躺了下来。

咦,为什么还没有动作——鄯月终于忍不住了,微微的睁开一只眼睛,结果发现那个人正安然自得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然后还传来了微微的呼吸声。

怒了,她怒了,气势汹汹的走到了床边,抬起自己的一只手径直的往下劈去。

凌绝尘立即睁开了眼睛,并没有闪躲。

“嘻嘻,天冷,我过来蹭蹭,蹭蹭。”手一缩,作势就往床上钻。

眉头一紧,现在很是后悔自己当初做的那个决定,真的是,以后凡是碰见女子,自己铁定绕道走,绝对不会再多管闲事。

鄯月在努力的向前爬着,但是发现自己好像在原地踏步踏,于是抬头看着上面那个面容俊朗如星辰的男子,想起了自己今天刚刚学到的一个词语,装萌。

手脚立即不动了,眼睛睁大,下嘴唇全部埋进了口中,双手祈祷一样的放在胸前。

看到这一幕,凌绝尘也是露出了吃惊的表情,手一甩,可怜的小月月就被这样甩到了旁边的软塌上,然后一张毛毯飞了过来。

鄯月也是很识时务的一个人,喜滋滋的接过毛毯,像猫儿一样的把自己卷进了毛毯之中,然后侧卧在软榻之上安睡着。

没过多久,少女淡淡的呼吸声传了过来,带着许些不一样的气息,暮然间让自己觉得身心安宁,从小就生活在这个沙漠绿洲的他,孤独已经成了习惯,在这片绿洲旁边被狼儿们咬死的人大有人在,而自己每次都只是坐在树上默默地看着,不会出手,这一次他却破了例。

第一次看到一个女子能如此的坚决,竟然肯为了大局,不惜暴露自己的本性,杀一人而立威信,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上,一般的少女只会努力的把自己变得更为乖巧一些,好让男子好好地疼爱,但是她却不一样。

第一次看到一个女子能如此的果断,以身犯险,救下众人,在遭到如此严重的背叛之后,还是相信那些之中有着好人,于是满怀着信心往前走去,是,的确是累了,没有武力了,但是身后还有一群会听命于她的狼群,她还是没有召唤狼群,一个人慢慢地朝着那进一步的死亡之地走去,嘴角靥花,千媚生恣。

第一次能看到这样奇葩的女子,那个在临死之前只充满着愤怒的眼神让自己觉得应该救,应该让这样一个女子活下来,不过现在自己还是有点后悔,因为没想到这个女子居然这么的,这么的……

也是因为自己第一次的出手,才导致后来第二次的出手,明明知道她可以驭兽,但是还是怕她受伤,真不知道自己的心为何现在变得这么软了。

起身,站到了窗前,看到了那抹小小的身子在发着抖,叹了口气,轻轻地关上了窗子。

“神祇,你喜欢沙漠里面的鹰吗?”一方宽大的绣着朵朵精致莲花的水袖径直落在了旁边童子的头上。

童子低下头,立即就打算下跪以表示沉默的时候,一道劲风阻碍了自己准备下跪的趋势。

“好了,我去休息了。”带着些惓缅的声音悠悠的在这个室内回响着。

等到童子抬起头的时候,满室莲花幽香仍旧那样的浓重,但是人却已不在了。

翌日清晨,一抹光线透过窗纸射到了还在软塌上睡觉的鄯月身上。

顿时鄯月一个咕噜就从软塌上爬了起来,准备再次欣赏沙漠的日出,那一次从树上看到的那美轮美奂宛若仙境般的金阳跃出的景象在她心目中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直到十几年在华美精饰的宫殿美玉之中,留在自己心目中最深的却是那一个金光铺满漫地黄沙璀璨明亮异常的场面。

突然眼神随意的瞟了一下,居然看到了那抹黑色的身影,身影旁边有一个桃红色衣衫,淡绿色镶边的勺勺女子,头发徐徐如水般倾泻在肩上,女子微微颔首,尽显无限的娇羞的神色。

鄯月怒了,忘记了她在是房间里面,离地面有着五六丈高的屋子。两只脚踏上了窗檐,径直的准备飞扑过去。

和女子正在对话的凌绝尘听到了这一声异响,赶忙的冲了过来。

差点就接到了鄯月的凌绝尘第一次露出抱歉的神情。

鄯月光看着他脸上难得的表情,忘记了自己现在是在草丛里面,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草丛里面有刺啊。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啊……”

这一声响彻云霄,让还在安眠的狼儿们均是一惊,立即醒来,一副戒备的姿态。

这时那个始作俑者赶紧的走了上来,“绝尘,怎么了。”

这一句绝尘让鄯月停止了嚎叫,恶狠狠地盯着眼前这个,要不是她,老子会跌入草丛吗?

“没事,就是一个人掉了下来。”凌绝尘说完一脸淡然的看了看他的空中房屋,心中想着他这座房屋还是不错的,从这么高摔下来,居然也不能摔死人,看来要改进一下了,以后要是有什么刺客来的话,就可以直接摔死。

鄯月以为绝尘想着要把这座屋子的高度调低,防止自己以后在这样狼狈的摔下来,嗯,自己的心中升起了一种暖暖的感觉,没关系,至少我在绝尘心目中的地位还是蛮重的,虽然,虽然是通过别人才知道他的名字,没事,她忍了,并竟他们俩才刚刚相识嘛,时间还长的是。

这个桃色若水女子看到了这个穿着黑色,黑色怪异服饰的少女从凌绝尘的专属房屋掉了下来的时候,脸色顿时黑了三度。

“绝尘,痛,痛。”这次的眼泪绝对不是逼出来,而是因为疼痛流出来的,鄯月眼波流转的摊开自己的双手。刚刚落下来的时候,自己的双手撑地就是为了避免屁股受伤,没想到屁股还是受伤了,但是她不可能对着他指着自己的屁股,并竟她还是女子,需要一点娇羞感,想到这里她就一肚子的火,凭什么这个花开叶绿的女子可以表现的如此婉转动人。

米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